專輯

短足角蟾(Xenophrys brachykolos)研究


概 要


 
香港瘰螈: (左)自然生境 (中) 幼螈; 經過約 8 個月之後發育為 (右) 成體

迄今為止, 香港已知的兩棲綱動物共有24種, 佔中國兩棲動物 8% 左右, 其中 22 個品種同時亦可見於中國大陸, 首先發現於香港的香港瘰螈 [Paramesotriton hongkongensis (Myers et Leviton) 1962] 和香港湍蛙 [Amolops hongkongensis (Pope et Romer), 1951], 除了其模式產地以外, 前者僅見於深圳, 後者則分布於廣東大亞灣, 有報導在福建亦有紀錄, 上述兩個皆為較稀少的品種, 盧文氏樹蛙(盧氏樹蛙)(Philautus romeri Smith, 1953)更堪稱特有物種香港瘰螈香港湍蛙及盧文氏樹蛙因其特殊學術意義及數量的稀少而被列入瀕危物種, 受到本港法律保護


 
香港湍蛙: (左) 附在石隙內的卵堆;  (右) 成蛙

但是另一種被列入瀕危物種但亦為本地法律保護的物種, 由於最初被列入中國既有品種的亞種而被忽略, 但經研究且晉為獨立種後, 據悉分在福建及越南的發現皆未能核實, 但在香港卻有穩定的分布紀錄, 雖然其成蛙的行蹤甚為隱蔽, 但是蝌蚪群卻常見於局部生境區; 相較於盧文氏樹蛙的聞名遐邇, 短足角蟾 [Xenophrys brachykolos (Inger et Romer), 1961]卻顯著名不經傳, 亦因此對牠們的習性了解甚少, 我們希望藉本專題作簡短的論述聊起人們對短足角蟾的關心, 保護這種和盧文氏樹蛙一般稀少的香港原生無尾目兩棲動物 


生物學分類位置

兩棲綱 Class: Amphibia
      
無甲亞綱 Subclass: Lissamphibia
                 
無尾目 Order: Anura
                    
 ● 變凹型亞目 Suborder: Anomocoela
                          
鋤足蟾科 Family: Megophryidae
                                 
角蟾屬 Genus: Xenophrys
                                           
短足角蟾角蟾香港角蟾 (國內文獻 ) Xenophrys brachykolos (Inger et Romer), 1961
                                                              
   Megophrys brachykolos Inger & Romer, 1961
                                                                           Fieldiana, Zool., 39: 533,  Holotype: FMNH 69063, 模式標本產地: 扯旗山, 香港島, 香港, 中國
                                                                          
延陵動物志憑證標本: NAR-53, 蝌蚪期蛙期 浸製標本
                                                              
   Megophrys (Xenophrys) brachykolos Dubois et Ohler, 1998, Dumerilia, 4: 14.
                                                              
   Megophrys minor brachykolos  Fei, 1999, 《中國兩棲動物圖鑑》p.118.

 

       A. 突出於下唇而呈盾形的吻部
   
   B. 角狀突起 
   
   C. 三角形斑塊 
   
   D. 無蹼的趾 
   
   E.  Y 形紋飾 
   
   F. 皮膚上的細瘤粒 
   
   G. 腿上深色的斑條
   
   H. 短小的後肢 

 

短足角蟾主要特徵


生物學特徵

: 未明, 文獻亦沒有相關資訊


  A. 開始長出後肢芽(小圖:  口部特寫-1. 閉合時狀態; 2. 開張時狀態);   B. 長出前、後肢(23C, ~16天後)
  C. 準備離開水體(23C, ~24天後)    D 離開水體(23C, ~25天後)

蝌蚪期: 一般體長 3 厘米, 背側呈紅褐色, 向下顏色較淺, 近尾部有數列深色的圓點, 尾部收窄至尾端呈尖形, 頭部圓鈍, 口部收縮成"U"形, 如牛角形狀, 但張開時則呈漏斗形, 口膜上有排列整齊的瘤粒喜穩藏於水中的石礫中, 從野外收集時前肢已有肢芽的蝌蚪約經兩週 (16天, 平均氣溫23°C)完成伸出前、後肢, 24天尾部開始收縮, 隨後再經過十數天(不確定數據)完成變態過程, 期間未有蝌蚪有明顯地進食飼料的現象, 故此蝌蚪的食性仍屬未知


  E. 離開水體後的幼蛙, 尾部漸漸被自身吸收 (23C, ~28天後));   F. 尾部幾乎完全消失 (~26C, ~28天後))
  G, H. 正常生活的幼蛙 (~26C, >1月後)

蛙期: 剛完成變態過程的小蛙一般體長 1 厘米左右, 眼部比例較大, 但已經具有本物種一切的鑑定特徵, 據文獻載野外生活的個體平均體長 4 厘米, 此項數據我們未能核實但經人工飼養者一般體長 2 厘米, 體背呈銅褐色, 兩眼之間的位置有一個深色的三角形斑塊, 後肢背面有數深色斑條,  體腹灰白色綴以很多灰黑色斑點 頭寬大於頭的長度, 吻部突出於下唇而呈盾形, 眼部以上有一角狀突起。皮膚光滑, 僅背部有很細小的瘤粒。後肢特別短少, 趾間無蹼。


習性研究

極為隱蔽性的夜行蛙類, 擅於跳躍, 人工飼養個體喜藏身於枯葉底部, 雖然儘可能按其生境提供濕潤的石礫及枯葉堆等環境, 但是由於食性的不明, 由蝌蚪期便進行人工飼養個體順利進入蛙期後不久, 由於短足角蟾的顎部較為軟弱, 強制餵食的難度極大, 開始出現發育不良, 加上不能適應氣候的變化而有兩個體夭折。有見及此, 我們把其餘所有活體迅速放回香港島的原生境中, 以求增加其生存機率。至於野外, 平時很難發現成蛙, 故此對其食性的可靠資料仍未有可靠的報導。我們在蝌蚪出現的區域追蹤成蛙, 僅有一個不能確實的紀錄。


自然分布

1961年盧文恩格描述新種的模式採自香港島扯旗山, 主要分布於薄扶林水塘附近, 及後在港島其他地點如大潭水塘附近一帶、西貢蠔涌新界西北部的林村, 以及大嶼山(昂坪大東山的部分區域)有持續可靠之紀錄, 出現在海拔 20~750米的溪澗林地中。 雖然本種在香港的數量不多, 但分布地區及紀錄是十分穩定的。根據文獻報導: 早前在中國福建省及2000年在越南諒山(Lang Son)及北河(Ha Bac)皆有可疑發現紀錄, 但至今上述所有地點再沒有可靠證據支持有關紀錄, 迄今為止, 本種被認為很可能是香港獨有。

總括而言: 本種對環境的適應能力較弱(至少在人工飼養條件便是這樣), 據稱短足角蟾因都市化建設及控蚊行動而致種群日益減少 (IUCN Red List Profile for Xenophrys brachykolos相關網頁)。


後 記

為了把未夭折的個體放生以求增加其生存機會, 我們把在人工飼養下完成了變態歷程的幾個短足角蟾的幼蛙放回了牠的故鄉 ― 香港島, 拔腿躍走的小蛙亦懶得回眸便消失於眼前, 這和無聲夭折在蛙籠內的同樣給人無限的暇思 ......

自然與社會, 一樣使人摸不著頭腦。

 7 月 1 日早 上, 天色陰暗, 烏雲濃罩著這個海島的上空, 與地面上宣揚太平盛世的飄飾顯得格外的不和諧。當筆者感受到我們這個「短足角蟾的研究計劃」十分失敗之時, 心情頓時異常沉重, 但恰巧給傳媒報導有人聲稱「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是個十分成功的例子聊以無限的安慰: 縱觀過去十年, 政府不因為一連串的政策失誤, 「董建華式」宏圖大略的夭折, 香港形象的下滑以及中產階層淪為貧戶的趨勢日益嚴重等等影響, 仍算是十分成功的話, 我們這個「短足角蟾的研究計劃」也是否要重新評價成敗呢? 當然, 我們的科學研究不能與傀儡戲相提並論, 筆者很快清醒過來!

我們因不能使短足角蟾活下來而自責; 而政府卻不因十年以來經濟以至市民性命的損失而有半點反思

政府不因十年以來經濟以至市民性命的損失而有半點反思。」―  維多利亞公園的人群, 他們也許是為上述原因而集結在一起, 下午二時許, 港島上空多雲幸好大雨沒有掉下來, 對於一些無法改變現況而不願妥協的人,「七·一大遊行」成為了現代香港式的「戲龍王」活動,  不少人在慶幸安然度過惶惶然的一年, 但又不可消除怨氣與抑鬱的心理作用驅使下,  祗能趁此機會狠狠給政府 ~ 這個無能的傢伙與傀儡們一點戲弄, 從而獲得了心靈上的安慰。

如果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是這樣想話, 那未免太可悲了!


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


主要參考文獻

[1]  費梁、葉昌媛、黃永昭、劉明玉 《中國兩棲動物圖鑑》, 鄭州河南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0.
[2]  鮑嘉天等蛙蛙世界~ 香港兩棲動物圖鑑, 天地圖書出版社, 2005/06.
[3]  許狄思 費嘉倫編,何迪媛譯《香港動物原色圖鑑》, 香港政府印務局, 1989.8.
[4]  Inger, Robert F., and J. D. Romer. A New Pelobatid Frog of the Genus Megophrys from Hong Kong , Chicago Natural History Museum, 1961
[5]  趙爾宓 香港的兩棲和爬行動物《 四川動物》P.56,1997年16卷2期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