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國大陸雖是土壤相連, 英國管治近一百六十年期間, 於揮之不去的夷人政制下, 與大陸同胞之間有脫之不開民族血緣中, 形成了非常複雜的矛盾心態, 形成了中華民族中十分特別的一群 香港族

這個族群雖然沒有生物檢索表以資鑑定, 但總括而言: 香港面向海洋, 具有勇向大海招手的氣魄; 由於自然資源的缺乏, 養成了以勞營生的勤奮特質, 從歷史而觀之, 香港基本上沒有與中華大地斷絕過交往, 本土文化仍是中華文明的衍生派系, 香港中國的版圖這是無可質疑的事實, 故此”香港族”是中華民族的奇葩!

延陵科學綜合室希望藉《香港志》向我們的網友共同探討自鴉片戰事之後香港發展歷史, 我們儘可能以我們關於香港歷史的館藏文物作背景,在苦於藏品不多,同時,我們將繼續收集文物, 并隨時進行網頁更新,希望儘量完善本志的內容,《日寇志》文物館藏統籌及歷史研究的征雲在本志中仍是相同角色,希望我們的努力能夠回饋網友的支持!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

 

 


 

 

香港的由來及概要

 

土沉香, 又俗稱香樹 Aquilaria sinensis (Lour.) Gilg 亦有牙香樹、白木香或女兒香之名。屬於桃金孃目瑞香科的常綠喬木,葉互生, 革質而有光澤, 卵形 , 長5~11厘米, 寬3~9厘米, 頂端短漸尖, 基部寬楔形, 側脈14~24對, 疏密不等。花序為傘形, 花黃綠色, 有芳香氣味。這種植物特別之處在於它的木質部分能分泌一種琥珀狀、半透明的樹脂, 稱為"土沉香", 這種樹脂能作香料及藥物, 有鎮靜、止痛、收歛、驅風、治胃病及心腹痛等疾病之效。

這種原產南中國的植物於宋朝時在香港新界沙田大嶼山被大量種植, 農民把樹脂從上述產地由陸路運到尖沙頭 (尖沙咀), 經渡舢運至今天的香港仔, 作為土沉香的集散地, 土沉香經此輸往中國及東南地區,甚至抵達絲綢之路的沿途地區。由於香港仔一帶(當時稱為石排灣)為聞名的土沉香產品的出口港, 故被稱為「香港」, 意即「香的港口」, 此後「香港」代表現今香港島, 雖然十九世紀時被英國人稱為 「維多利亞城」, 但不被一般所沿用, 十九世紀未期英國人除佔領香港島外, 還租借了九龍新界, 「香港」一詞從此包涵整個其管治的區域, 一直使用至今, 甚至將來, 如今, 無論發生在香港島九龍半島、新界及離島的事, 皆是香港的事。

 

 

土沉香(Aquilaria sinensis (Lour.) Gilg ) 標本, (延陵植物標本閣 館藏編號: NSF-346)

 

 

 

香港的衛星影像圖

香港位於中國東南沿海, 北緯 22˚90' ~  22˚37', 東經 113˚52' ~ 114˚30' 之間, 由香港島九龍半島、新界大嶼山及230多個島嶼組成, 總面積1103.72平方米, 境內地少山多, 市區面積約佔15%, 農地少於1%, 年平均氣溫22.8˚C, 最寒冷為一月, 平均氣溫15.8˚C, 最炎熱為七月, 平均氣溫28.8˚C,  2001年人口約680萬。

香港文化屬於海洋文明, 有人認為: 其淵源甚至比內陸的中華文明更為古遠, 由於文化遺產的缺乏, 有關說法仍待深究, 但是香港中華文明交融的可靠記錄為商代, 近年在元朗廈村發現的日月祭器, 可以支持這種說法。

我們暫且擱下十九世紀中葉以前的香港歷史, 1840年鴉片戰爭後, 由於政府的無能, 香港將要面對她從來沒有的歷史命運, 也因為塑成了她的不凡魅力以及與眾不同的國際地位, 革命志士在此構思宏圖推翻獨裁, 挽救黑暗的中國, 英國人藉由推動東西方的文化交流及貿易, 使香港成為 "東方的明珠"。

 


 

 
 
大清帝國與英吉利
 

  《清史稿》內有關與英國建交的記載(延陵圖書館藏) 
 清高宗乾隆皇帝  英國全權大使喬冶.馬戛爾尼(George.Macartney)

清乾隆五十年公元1793914日,英國借為乾隆皇帝祝壽為名,派出使團出訪廷,喬冶•馬戛爾尼(George.Macartney)英國全權大使,率領代表團覲見乾隆,並為乾隆皇帝帶來了很多西洋式的精美禮物,雖然從表面上看來,英國政府在兩國在正式建立關係,表面上充滿著誠意和友好,奈何卻因覲見禮節上發生了衝突,馬戛爾尼因此行未能功得圓滿,然而在另一個方面,英國卻有著另一個目的,英國政府和東印度公司的指令,以照會形式向廷提出了六項要求,要求政府開放天津舟山等通商口岸,除這些要求之外,英國還希望廷將舟山附近的一個島嶼和廣州附近一處地方讓給英國,這顯示出英國早在十八世紀未期,她便有著開拓遠東殖民的意圖,然而乾隆皇帝卻斷然拒絕,他給英使馬戛爾尼的回覆是:「天朝尺土俱歸版籍,疆址森然,即沙洲嶼,亦必劃界分彊,各有專屬……

  

(左)西方版畫描繪鴉片貿易的生產倉庫  (右)十八世紀吸食鴉片的中國人

罌粟花的種子(虞美人草  IceIand poppy )〔Papaver rhoeas.L

同屬的山罌粟Papaver nudicaule.L 罌粟果上的白色乳汁濃,是提煉鴉片原材,也稱為藥罌粟

英國這些意圖,本初多在於她的住來上貿易方便,英國人喜歡中國人的絲綢、茶葉和瓷器,但中國人卻不買國貨,由於貿易上的逆差嚴重,英國商人不得另想辦法設法走進中國市場,在他們「貨品」中並選擇了醫學上用來麻醉神經的藥物,是利用殖民印度種植的從罌粟花中提煉而中國人古稱它為`阿芙蓉`俗稱大煙土,也美稱為福壽膏,初期只有上流社會,才配得上享用高尚開銷,是個人身份的表現,然而它卻逼使中國走向亡國滅種的道路------鴉片(Opium)。

乾隆時期的廣州十三行景貌


 

  鴉片香港

 

`頂戴花翎`是清朝官員的徵(冬常服冠)

馬戛爾尼倖倖而歸十數年後,霍斯伯格(James.Horsburgh)展開了歷時多年的華南沿海勘測,同時繪製沿岸地圖,當中香港成了他精測海岸地形的重點研究,這些勘測研究成的資料,給英國政府提供香港水域的有關情報,霍斯伯格指出汲水門是一處很有利的停泊船隻的地方,而且還指出香港水域內有很多有利於軍事地點,鯉魚門可成為優良軍事誘f等…..其後1816英國阿美士德(William Pitt Amherst)東印度公司代表斯當頓(George Staunton)出使廷,並要求改善通商辦法,使團一行到達珠江口時,駐代表斯當頓出海迎接,會合的地點便在博寮洲北面香港瀑布灣,當年香港的美麗景緻,水陸環繞的地形,使人留下了深刻的印像,後來也成了他們利用作為販運鴉片的走私地。 1820清嘉慶二十五年,由於商在中國沿海販賣鴉片嚴重,兩港總督阮元海關總督達三佈告禁止販賣鴉片,洋船不得駛進黃埔,因此英美商船只能匯集在香港西北方的零丁香港水域成了鴉片販子流連的大後方。

(左)英皇喬治四世的親筆簽署George Reg  喬治四世皇朝   (中)英皇喬治四世     (右)道光皇帝

兩國在正式建立關係 的初期,表面上都是比較友好,1820嘉慶皇帝崩,其子旻寧繼位,是為道光皇帝,同年1英皇喬治三世亦在位期間死去,其子喬治四世成為英國漢諾威王朝(Hanoverians)第四代君主,在同一年間,兩國皆有皇位更替,從禮節上雖然彼此間仍有慰問和對新皇的祝賀,但實際上廷對英國政府默許商人在中國販賣鴉片,己到了不容忍的地步,但英國商人卻把鴉片從印度等地運來,卸人躉船再由本地鴉片煙販交錢提貨,更不理會廷所頒佈的禁令,成了商季節性走私活動,在這樣的情況迫使下,滿清政府於道光十七年1837正式禁止販運鴉片煙土,敕諭兩廣總鄧廷楨嚴辨鴉片煙商,並要求驅逐活躍於零丁洋和香港水域一帶的鴉片煙躉船,鄧廷楨兩次通過行商傳諭英國商務監督查理.義律(Charles.Elliot),要求他令躉船離開中國水域,同時鄧廷楨下令驅逐私佔淇澳島的洋商,但商卻南下九龍,在尖沙咀一帶私建殖民區,儘管鄧廷楨三令五申,英國商務監督義律卻不大理會警告,故意拖延時間,此時義律卻向英國政府提交一份詳細的備忘錄,建議派專使率兵艦來,慾以軍武力逼使滿清政府,將非法的鴉片貿易轉為合法化

 

(左)英國人輸入鴉片所用的盛盅(新界出土)   (中)欽差大臣林則徐     (右)鴉片煙躉船

1838英國政府應義律請求,由印度防區艦隊司令馬他倫(F.Martland)率領英國戰艦韋爾斯利號和亞爾吉琳號前往支援,遂以強勢姿態兵臨廣州內河,與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交涉,馬他倫卻擔心軍寡不敵無只好退回銅鑼灣義律有感恫嚇手段並沒有住何作用,1838清道光十八年,道光帝發出諭旨林則徐奉命為欽差大臣到廣東查禁鴉片,當時英國輸入中國的鴉片繼續增加,而且形勢更為巖峻,道光十九年三月十日,林則徐到達廣州,雷厲風行地禁止鴉片販運和黑市買賣,十八日林則徐責令廣州商館盡數呈繳鴉片,並嚴辨鴉片煙販,第二天又通過過海關監督禁止外國商人離開廣州前往澳門並下令捉拿賣鴉片的煙販,迫令鴉片販子繳出鴉片二萬餘箱,並且要各國商船保證以後不再販運鴉片。等國商人都簽字答應,但唯獨英國拒交,當時英國人在中國的商務監督義律極力破壞這次禁煙運動,阻止外商交出鴉片。

()原為國軍事文件女皇手令上維多利亞的親筆簽署  Victoria Reg  維多利亞皇朝

 () 1837登基的維多利亞女皇漢諾威王朝(Hanoverians) 第六代君主 

但後來卻下令全體商繳出鴉片煙土,但不是直接呈繳而是代表英國政府轉交,義律的目的是要把繳煙變為兩國政府間的事,將非法的鴉片變成了英國政府的貨物,義律的計劃埋下了兩國軍衝突的導火線,加上林則徐採取強硬措施,封鎖商行,斷絕商行與囤積鴉片商船間的來往。18395月,煙販被迫交出鴉片共237萬斤鴉片, 6 3 日至25 林則徐派人在廣東東莞虎門太平鎮海灘上,挖了兩個方形大池,在池水中撒鹽,製成鹽滷。再將沒收到的鴉片放在池中浸泡,再加石灰的化學作用下全部當眾銷毀。    

(左)英國商務監查理.義律(Charles.Elliot) (中)英國外交大臣麥尊(Lord.Palmerston) (右)英國鴉片人商威廉.渣甸(William.Jardine)

林則徐在虎門銷毀鴉片的同時,英國註華商務監義律英國鴉片商人威廉.渣甸卻 展開了他們的計劃,威廉.渣甸(William.Jardine)本是英國商船上的隨船醫生,來後開始鴉片,當時在中國販賣的三分之一鴉片煙,都是他所創辨的怡和洋行所提供了,義律透過鴉片商渣甸回國會見國外交大臣巴麥尊(Lord.Palmerston),要求派出遠征軍來威廉.渣甸還去信巴麥尊應如何備戰,雖然巴麥尊十分雀躍,但在英國會卻遇到十分大的阻力,時間是1840年的4月,辯論持續了3天,一些英國國議員指出,「這場戰爭我們勝之不武,一旦戰敗我們便會英明盡喪!」更有指出,「大英帝國的這面旗幟將會變成一面海盜旗,保護嗅名遠播的鴉片貿易,我不相信英國政府會慫恿國會進行無恥不義的戰爭!」儘管如此,五百多名國會議員投票,但最後卻以9票之微,通過出兵議案,鴉片戰爭正式開敘幕……  

 


 

鴉片戰爭的海上戰

 

鴉片戰爭爆發  船艦在廣州港口激烈海戰 畫中顯示清廷水師正處於下風

鴉片戰爭時英國皇家海軍使用艦船的類型,兩側皆有火力強大的新式大炮,而且船速極快。後來還有使用蒸氣推動的復仇女神號,火力更強!                                    本演示模型為艦HMS BEAGLE

朝海軍稱為水師,所使用艦船基本沿用朝製作的海船技術,大炮火力遠比不上軍,而且射程不遠,船速慢,機動性能差,相比艦已相當落伍   (本演示模型為明清時期的水師戰船 )

1840年由16戰艦四艄武裝輪船與28船組成的英國海軍,搭載四千名士兵,在澳門外海集結,英軍卻沒與林則徐交鋒,而揮軍北上,在戰略上他們的第一步在先攻佔舟山,然後繼續北上朝白河前進,北京紫禁城頓時陷入混亂,當局勉強收下致道光皇帝書,林則徐遭免職,流放到伊犁琦善被指派為特使,與和,簽訂穿鼻草約,同意賠償六百萬元,割讓香港,重新開放通商口岸,但中英雙方事後皆拒不承認。英皇維多利亞卻非常不滿英國註華商務監義律索償太少,且佔領香港只是部份商的意願,而給外交大巨巴麥尊免去其職務,改由亨利.砵甸乍(Henry Pottinger)擔任,巴麥尊認為香港只不過是一塊荒石山地,佔據她沒有半點用處!沒有甚麼值得使他高興!  

 

           (左)亨利 .砵甸乍(Henry Pottinger)南京條約上簽字 (英國國家檔案局藏)(右)香港第一任總督砵甸乍                   

砵甸乍上任後再次發動攻擊,攻陷乍浦上海鎮江,成功封鎖漕米北運,南京門戶大開,廷被迫投降,中英雙方在汗華麗斯號上(HMS Corneallis)簽訂《江寧條約》 (南京條約),同意賠償二千一百萬元,作為焚燒鴉片公行商欠與遠征花費的補償,同時同意開放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五口通商,並設立外國租界,雙方官員平行往來,並正式把香港割讓與英國1841126日,軍正式佔領香港島,登岸的地方便是今天的口街,英文名稱「Possession 就是「佔有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626砵甸乍耆英香港交換《江寧條約》批准書完成了交割香港砵甸乍隨即根據《英皇制誥》宣佈就任香港第一任總督,公佈成立議政局定例局,並把女皇城命名為維多利亞城殖民地政府宣佈成立這個名字,標誌著風雲變幻的中國近代史的開端。  

 


 

  《江寧條約》  

(《南京條約》)

一八四二年八月二十九日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       南京
  

茲因大清皇帝,大英君主,欲以近來之不和之端解釋,止肇釁,爲此議定設立永久和約。是以大清大皇帝特派欽差便宜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鎮守廣東廣州將軍宗室耆英,頭品頂戴花翎前閣督部堂乍浦副都統紅帶子伊堨活F大英伊耳蘭等國君主特派全權公使大臣英國所屬印度等處三等將軍世襲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將所奉之上諭便宜行事及敕賜全權之命互相較閱,俱屬善當,即便議擬各條,陳列于左:

一、嗣後大清大皇帝、大英國君主永存平和,所屬華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國者必受該國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以後,大皇帝恩准英國人民帶同所屬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等五處港口,貿易通商無礙;且大英國君主派設領事、管事等官住該五處城邑,專理商賈事宜,與各該地方官公文往來;令英人按照下條開敘之列,清楚交納貨稅、鈔餉等費。
一、因大英商船遠路涉洋,往往有損壞須修補者,自應給予沿海一處,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皇帝準將香港

一島給予大英國君主暨嗣後世襲主位者常遠據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一、因大清欽差大憲等於道光十九年二月間經將大英國領事官及民人等強留粵省,嚇以死罪,索出鴉片以爲贖命,今大皇帝准以洋銀六百萬員償補原價。
一、凡大英商民在粵貿易,向例全歸額設行商,亦稱公行者承辦,今大皇帝准以嗣後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該口貿易者,勿論與何商交易,均聽其便;且向例額設行商等內有累欠英商甚多無措清還者,今酌定洋銀三百萬員,作爲商欠之數,准明由中國官爲償還。
一、因大清欽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強辦,致須撥發軍士討求伸理,今酌定水陸軍費洋銀一千二百萬員,大皇帝准爲償補,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以後,英國因贖各城收過銀兩之數,大英全權公使大臣爲君主准可,按數扣除。
一、以上三條酌定銀數共二千一百萬員應如何分期交清開列于左:此時交銀六百萬員;癸卯年六月間交銀三百萬員,十二月間交銀三百萬員,共銀六百萬員;甲辰年六月間交銀二百五十萬員,十二月間交銀二百五十萬員,共銀五百萬員;乙巳年六月間交銀二百萬員,十二月間交銀二百萬員,共銀四百萬員;自壬寅年起至乙巳年止,四年共交銀二千一百萬員。倘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數,則酌定每年每百員加息五員。
一、凡系大英國人,無論本國、屬國軍民等,今在中國所管轄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皇帝准即釋放。
一、凡系中國人,前在英人所據之邑居住者,或與英人有來往者,或有跟隨及候候英國官人者,均由大皇帝俯降禦旨,譽錄天下,恩准全然免罪;且凡系中國人,爲英國事被拿監禁受難者,亦加恩釋放。
一、前第二條內言明開關俾英國商民居住通商之廣州等五處,應納進口、出口貨稅、餉費,均宜秉公議定則例,由部頒發曉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納;今又議定,英國貨物自在某港按例納稅後,即准由中國商人遍運天下,而路所經過稅關不得加重稅例,只可按估價則例若干,每兩加稅不過分。
一、議定英國住中國之總管大員,與大清大臣無論京內、京外者,有文書來往,用照會字樣;英國屬員,用申陳字樣;大臣批覆用劄行字樣;兩國屬員往來,必當平行照會。若兩國商賈上達官憲,不在議內,仍用稟明字樣爲著。
一、俟奉大清大皇帝允准和約各條施行,並以此時准交之六百萬員交清,大英水陸軍士當即退出江寧、京口等處江面,並不再行攔阻中國各省商賈貿易。至鎮海之招寶山,亦將退讓。惟有定海縣之舟山海島、廈門廳之古浪嶼小島,仍歸英兵暫爲駐守;迨及所議洋銀全數交清,而前議各海口均已開闢俾英人通商後,即將駐守二處軍士退出,不復佔據。
一、以上各條均關議和要約,應候大臣等分別奏明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各用?、親筆批准後,即速行相交,俾兩國分執一冊,以昭信守;惟兩國相離遙遠,不得一旦而到,是以另繕二冊,先由大清欽差便宜行事大臣等、大英欽奉全權公使大臣各爲君上定事,蓋用關防印信,各執一冊爲據,俾即日按照和約開載之條,施行妥辦無礙矣。要至和約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國記年之

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寧省會行大英君主汗華船上鈴關防

  由江寧省會行

(本條約於一八四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在香港交換批准)


 

割讓九龍

 

上亞厘畢道港督府

185554日第四任香港總督約翰.(John Bowring) 正式遷入位處上亞厘畢道,新建成的港督府,使殖民政府的行政中心更具規摸,同時殖民地政府為了加強領地發展,九龍半島便是他們心中最為理想的地方這個時候的中國人自鴉片戰爭之後,民仇情緒高漲船為求自保,多向香港政府註冊,領用英國船照,懸掛國國旗,咸豐六年九月十日,有懸掛國國旗的一艘人商船亞羅號The Arrow,停泊在廣州黃埔廣東水師官兵登艇搜查鴉片與盜匪,兵在檢查的時候,拔下了國國旗,拘捕水手十二名水手。香港總督寶靈要求廷作出合理解釋,1011寶靈致函巴夏禮(Harry.Parkes承認亞羅船註冊的有效期限也已超過了十一天 因此並沒有保護權

 

香港總督約翰.寶靈

第四任香港總督約翰.寶靈(John Bowring)

  本室收藏總督寶靈手跡 

國領事巴夏禮要求廷釋放被捕的水手及賠償損失,葉名琛抗議,要求將被捕諸人同領事送回原船,並賠償該船損失,葉名琛予以拒絕。914巴夏禮要求道歉、尊重國國旗、保證將來不得再有類似事件發生,並限48小時內答覆。葉名琛回覆是十二人中有三人確為盜匪,餘九人可釋放,並指責英人不能售予船執照。而且當時國國會尚未准許香港政府讓中國船隻香港註冊9月23日巴夏禮再發通牒,限24小時內,接受其全部要求。

 

(左)一百五十多年前的香港 (右) 香港的郵政成立1841圖為於十九世紀六十年的香港郵票

924日,葉名琛欲將全部水手送交巴夏禮兩廣總督葉名琛認為,船是中國船,水手是中國人,其中有三個人是盜匪,除了這三個盜匪之外,其餘的人可以釋放。當時,英國政府為了想進一步擴張在中國的權益,18578月,英國政府派了一支海軍到香港加上18593香港總督寶靈致函英國殖民部要求英國政府採取措施割佔九龍英國政府便趁「亞羅船事件」借題發揮。中國英國的第二次衝突,已經不可避免了。當時法國因為有一名天主教徒神父在廣西西林縣被殺,於是就和英國聯手,對付中國首相巴麥尊欲趁機鼓動對華戰爭,但國會中乃有不少公正議員認為亞羅船主是民,包庇海盜有損英國尊嚴,因此上議院通過的對用兵軍費案,被下議院否決,巴麥尊遂解散下議院,召集新國會,才能得多數票通過,改派額爾金為特使,率海陸軍東來,展開第二次鴉片戰爭

(左) 聯軍攻陷大沽砲台   (右)  聯軍大沽軍水師激烈海戰

 


 

英國流氓巴麥尊

 

 

   

(左) 1860首相巴麥尊(Lord.Palmerston)   (右)本室收藏巴麥尊手跡 

1857年12月,英法聯軍政陷廣州,次年,攻陷大沽砲台,廷非常震驚,派欽差大臣到天津議和簽訂《天津條約》,在這條約中廷喪失了許多權益,並且對賠款四百萬兩,對賠款二百萬兩。6月,又藉口交換條約批准書,再次率軍艦直逼北京。1860年,咸豐皇帝倉皇逃到熱河法聯軍佔領了北京1860圓明園英法聯軍之手,這次搶劫,由克靈頓(Crant)蒙他板(Cousin Montauban)以及八里橋公爵指揮下進行英國公使額爾金(Lord Elgin)提出焚毀圓明園的主張,10月18日清晨額爾金下達焚毀圓明園的命令!聯軍所為犯下滔天罪行,是世界文化文明上的浩劫!其後這個決定還得到英國首相巴麥尊(Lord.Palmerston)的絕對同意,他對額爾金的回覆是:「若然中國皇帝皇城內的官殿,都受到同一遭遇,我便會更加高興!暗示額爾金紫禁城燒毀更合他的心意,巴麥尊(Lord.Palmerston) 這個由外首到首相,由1840年以來至1860先後主導侵略中國的偽士,是中國人永不能記的名字! 中國人眼中無可爭議的英國流氓,也是世界文明史上無恥的敗類!  

廷只好派恭親王奕訢英法議和,簽訂「北京條約」。除要求廷謝罪外、廷還需履行之《天津條約》,對各賠款八百萬兩。1860年3月18日,在英國陸軍司令克靈頓的指揮 下,軍強行侵占了九龍半島尖沙咀一帶。3月21日,在 法聯軍控制下的廣州英國廣州領事巴夏禮強迫兩總督勞崇光 在他擬定的租約上簽字,將九龍半島南部和昂船州租借給英國約上簽 字,將九龍半島南部和昂船州租借給英國。 1860年10月13日,聯軍攻佔了北京安定門。他們在牆 上安置的大炮直指王朝的心臟紫禁城。10月18日19日 ,清政府被迫在不平等條約─中英《北京條約》上簽字。該條約第六 款規定將廣東新安縣九龍巡檢司的一部分領土,及九龍半島界限街 以南部分包括昂船洲在內,割讓給英國  


 

   《北京條約》

 

  一八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咸豐十年九月十一日       北京


茲以兩國有所不愜,大清大皇帝與大英大君主合意修好,保其嗣後不至失和。爲此大清大皇帝特派和碩恭親王奕?;大英大君主特派內廷建議功賜佩帶頭等寶星會議國政世職上堂內世襲額羅金並金喀爾田二郡伯爵額爾金;
公同會議,各將本國恭奉欽差全權大臣便宜行事之上諭、敕書等件互相較閱,均臻妥善,現將商定續增條約開列于左;
第一款 一、前於戊午年五月在天津所定原約,本爲兩國敦睦之設,後於己未年五月大英欽差大臣進京換約,行抵大沽炮臺,該處守弁阻塞前路,以致有隙,大清大皇帝視此失好甚爲惋惜。
第二款 一、再前於戊午年九月大清欽差大臣桂良、花沙納,大英欽差大臣額爾金,將大英欽差駐華大臣嗣在何處居住一節,在滬會商所定之議,茲特申明作爲罷論。將來大英欽差大員應否在京長住,抑或隨時往來,仍照原約第三款明文,總候本國諭旨遵行。
第三款 一、戊午年原約後附專條,作爲廢紙,所載賠償各項,大清大皇帝允以八百萬兩相易。其應如何分繳,即於十月十九日在於津郡先將銀伍拾萬兩繳楚;以本年十月二十日,即英國十二月初二日以前,應在於粵省分繳三十三萬三千三百十三兩內,將查明該日以前粵省大吏經支填築沙面地方英商行基之費若干,扣除入算;其餘銀兩應于通商各關所納總數內分結,扣繳二成,以英月三個月爲一結、即行算清。自本年英十月初一日,即庚申年八月十七日至英十二月三十一日,即庚申年十一月二十日爲第一結,如此陸續扣繳八百萬總數完結,均當隨結清交大英欽差大臣專派委員監收外,兩國彼此各應先期添派數員稽查數目清單等件,以昭慎重。再今所定取賞八百萬兩內,二百萬兩仍爲住粵英商補虧之款,其六百萬兩少裨軍需之費,載此明文,庶免紛糾。
第四款 一、續增條約畫押之日,大清大皇帝允以天津郡城海口作爲通商之埠,凡有英民人等至此居住貿易均照經准各條所開各口章程比例,畫一無別。
第五款 一、戊午年定約互換以後,大清大皇帝允于即日降諭各省督撫大吏,以凡有華民情甘出口,或在英國所屬各處,或在外洋別地承工,俱准與英民立約爲憑,無論單身或願攜帶家屬一併赴通商各口,下英國船隻,毫無禁阻。該省大吏亦宜時與大英欽差大臣查照各口地方情形,會定章程,爲保全前項華工之意。
第六款 一、前據本年二月二十八日大清兩廣總督勞崇光,將粵東九龍司地方一品,交與大英駐紮粵省暫充英法總局正使功賜三等寶星巴夏禮代國立批永租在案,茲大清大皇帝定即將該地界付與大英大君主並曆後嗣,並歸英屬香港界內,以期該港埠面管轄所及庶保無事。其批作爲廢紙外,其有該地華民自稱業戶,應由彼此兩國各派委員會勘查明,果爲該戶本業,嗣後倘遇勢必令遷別地,大英國無不公當賠補。
第七款 一、戊午年所定原約,除現定續約或有更張外,其餘各節,候互換之後,無不克日盡行,毫無出入。今定續約,均應自畫押之日爲始,即行照辦,兩國母須另行禦筆批准,惟當視與原約無異,一體遵守。
第八款 一、戊午年原約在京互換之日,大清大皇帝允于即日降諭京外各省督撫大吏,將此原約及續約各條發鈔給閱,並令刊該懸布通衢,鹹使知悉。
第九款 一、續增條約一經蓋印畫押,戊午年和約亦已互換,須俟續約第八款內載,大清大皇帝允降諭旨奉到,業皆宣佈,所有英國舟山屯兵立當出境,京外大軍即應啓程前赴津城並大沽炮臺、登州、北海、廣東省城等處,候續約第三款所載賠項八百萬兩總數交完,方能回國,抑或早退,總候大英大君主諭旨施行。
以上各條又續增條約,現下大清、大英各大臣同在京都禮部衙門蓋印畫押以昭信守。

大清咸豐十年九月十一日
大英一千八百六十年十月二十四日
 


 

租借新界

 

(左)香港位華人立法局議員伍廷芳       (右)委任伍廷芳立法局議總督約翰.保羅.軒尼詩(John.Pope.Hennessy)

(下)伍廷芳(Wu Ting Fang)英文親筆簽署(延陵圖書館藏)

1891122日發行的開埠五十週年紀念郵票

1895甲午戰爭以後,日本海軍在黃海擊敗清廷號稱亞洲最強的北洋艦隊,`紙老虎`真相,終於暴露西方列面前  虛弱的滿清政府掀起瓜分的狂朝。歐 中國 政府 她們若 香港 英國在軍事是必 和加強其本身的防務,因此英國利用這,向滿政府提出她們的拓展香港界址要求,與北洋大臣李鴻章展開談判,最後滿政府只好屈從接受了提出的擴界範圍與條約方案滿政府同意把九龍界限街 以北 直 至 深圳河新界地域以及235個島嶼租借給英國與其他列強租借慣例一樣定 九十九租借生效後,較原英國香港行政區擴大約11倍,水域較前擴大四、五十倍,但特別的是滿政府卻保留了九龍寨城管轄李鴻章後來後來為自己辯稱,他說:「租借地方與割讓口岸同,我們仍可在主權作出操縱!」,儘管李鴻章在自圓其說,但愛國的新界鄉民卻在進行武力抗英,奮起反抗英國武力接管新界,在大埔林村上村一帶,與軍血戰,經過四天的殊死搏鬥軍最終以強大炮火成功鎮壓,也是香港開埠以來人與人最嚴重的衝突! 租借些地區人稱為「New Territories 意思是「

 

    (左)年老北洋大臣李鴻章         (右)年邁女皇維多利亞

《英國國家百科全書》1885年木版印刷的香港澳門風景插圖

維多利亞時代(1870年)的香港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

 

一八九八年六月九日,光緒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


溯查多年以來,素悉香港一處非展拓界址不足以資保衛,今中、英兩國政府議定大略,按照粘附地圖,展擴英界,作爲新租之地。其所定詳細界線,應俟兩國派員勘明後,再行畫定。以九十九年爲限期。又議定,所有現在九龍城內駐紮之中國官員,仍可在城內各司其事,惟不得與保衛香港之武備有所妨礙。其餘新租之地,專歸英國管轄。至九龍向通新安陸路,中國官民照常行走。又議定,仍留附近九龍城原舊碼頭一區,以便中國兵、商各船、渡艇任便往來停泊,且便城內官民任便行走。將來中國建造鐵路至九龍英國管轄之界,臨時商辦。又議定,在所展界內,不可將居民迫令遷移,産業入官,若因修建衙署、築造炮臺等,官工需用地段,皆應從公給價。自開辦後,遇有兩國交犯之事,仍照中、英原約、香港章程辦理。查按照粘附地圖所租與英國之地內有大鵬灣、深圳灣水面,惟議定,該兩灣中國兵船,無論在局內、局外,仍可享用。
此約應於畫押後,自中國五月十三日,即西曆七月初一號開辦施行。其批准文據應在英國京城速行互換。爲此,兩國大臣將此專條畫押蓋印,以昭信守。此專條在中國京城繕立漢文四份、英文四份,共八份。

大清國太子太傅文華殿大學士一等肅毅伯李,經筵講官禮部尚書許
大英國欽差駐紮中華便宜行事大臣竇
光緒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
西曆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六月初九日

  
  本專條於一八九八年八月六日在倫敦交換批准

 


 

隨著二十世紀的到來四書五經已不能作為強國之本

《古文集錄》[清]光緒二十七年

 

 

 

 延陵科學綜合室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 , 1999-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