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志不可忘記 亦不可原諒

 

Merry Christmas

平安夜

 

獻給過去、現在和將來保衛香港而獻身的人!


 

 

 

1941年12月8日,軍大本營中國派遣軍北方面軍,向駐上海十三軍丶第二十三軍司令部官發出「花開丶花開」特別緊急密電,通報在馬來半島的軍準備開始登陸,駐守深圳第二十三軍司令官酒井隆中將對英國遠東殖民地香港進行戰鬥攻擊!軍大本營同時向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大將,發出「登上富士山」及「虎丶虎丶虎」口令,開始發動已早有準備的攻美國夏威夷歐胡島上的軍海軍基地珍珠港

 

 

12月8日凌晨二時,美國時間12月7日上午8時珍珠港美國海軍基地受日本偷襲,近8個小時後,香港時間12月8日早上,駐守深圳日軍開始進攻香港的駐守軍,早上8時進行第一波攻擊,派遣戰機空襲啟德機場,以圖癱瘓皇家英軍防空力量,與此同時向深水埗軍營進行攻擊。

 

由1937-39年,香港政府注意到軍在中國侵略戰爭的情況,已在香港制訂應對部署於九龍半島制訂有東方馬其諾防線之秿的醉酒灣防衛線,並計劃由駐軍、加拿大軍丶星加坡印度軍參與防守香港

 

軍第二十三軍於12月8日中午越過深圳河南進,12月9日由軍中慰若林東一以黑夜偷襲方式。攻克駐港英軍的醉酒灣防線,迫使軍於12月10日撤回香港島, 12月12日日軍順利佔領新界九龍半島及魔鬼山炮台。此時主力攻擊香港的是軍二十三軍的第卅八師團。

 


 

已佔領半數香港土地, 軍於12月13由司令官酒井隆要求要求駐港英軍投降,但遭到香港總督楊慕琦(Sir Mark Aitchison Young)拒絕。軍與軍兩隔住維多利亞港對峙。雙方在維隔海炮戰,由於卅八師團未及制訂作戰方案,延遲至12月17日才完成計劃,12月18日酒井隆下令強渡維多利亞港香港本島進行攻擊,晚上軍登陸島東區,但遭遇軍頑抗阻止軍對島市區推進。19日早上軍230聯隊攻進銅鑼灣區域,繼而攻擊黃泥涌峽的 軍事防衛點,駐港英軍及援軍由島東旅及西旅組成, 東旅由華里士準將(Brigadier Cedrc Wallis)指揮, 西旅由羅遜凖將(John K.Lawson)指揮,西旅司令部被包圍,軍向黃泥涌東北畢拿山渣甸山推進,展開了黃泥涌峽戰役軍230聯隊因對地形的不了解,人數雖比軍為多但也傷亡慘重,迫使軍待命休整,軍西旅司令部失陷,指揮加拿大來福槍營溫尼伯榴彈兵營援港部隊的羅遜凖將(John K.Lawson)陣亡, 也是加拿大二戰中戰死的最高級官員。


12月20日軍防衛逐步瓦解, 已大勢已去敗局已定,軍20日凌晨沿島中部紫羅蘭山進攻淺水灣,並佔據了聶高信山深水灣丶也全遭佔領。然而軍對地形不了解,在淺水灣酒店壽臣山紅山半島等區域遭到駐港英軍頑抗,但軍已嚴重折損已是強弩之未,軍事力量已被軍分割,反攻已屬無望,加拿大溫尼伯榴彈兵部隊守衛的島南區黃泥涌峽陷落,黃泥涌水塘失守,駐港英軍斷水斷糧盡!21日駐港英軍司令莫德庇少將了解到東西兩旅已被分割,戰敗不能避免,因此向楊慕琦表示應該作最壞打算,為免士兵及平民造成更大傷亡,要作投降準備,隨即拍電倫敦請示,但未獲接納香港守軍投降建議,首相邱吉爾在得悉軍登陸島後,亦電告香港不得考慮投降!皇喬治六世亦電告香港鼓勵守軍繼續支持下去,因此府只好繼續堅持,決定繼續防守維多利亞城到最後一刻。

 


軍228及230聯隊在黃泥涌峽戰役中嚴重折損,亦拖慢了到駐守軍的進攻,正在南進229聯隊也因東旅駐守軍在淺水灣酒店壽臣山地區消耗着,因此亦無力進行進攻,228聯隊通訊員在大潭道遭受香港守軍埋伏擊傷亡過半,東旅軍在赤柱砲台炮撃,使到軍行軍受到嚴重阻礙。

 


12月22日,駐西旅守軍在黃竹坑中峽灣仔亦告失守,實際上國駐香港防衛軍已無力再戰,無力回天敗局已定。然而軍230聯隊完成休整後,繼續進在黃泥涌峽溫尼伯營部隊進行最後肅清,22日下午4時後溫泥伯營D連投降。軍防線繼續瓦解,23日凌晨日軍228聯隊攻佔金馬倫山軍殘部退守歌賦山馬己仙峽灣仔峽一帶,軍繼續西進,但當時受到赤柱炮台攻擊而受到阻延,島北面,軍兵至銅鑼灣跑馬地禮頓山一帶推進,島戰線全局形勢上,軍已完全佔優,229聯隊正向班納山壽臣山推進,圍攻軍彈藥庫所在的南朗山,此時東丶西二旅守軍已完全被分割,12月24日平安夜前,230聯隊三面圍攻禮頓山

 

 

     
府在與日本侵略軍全面攻擊島期間,駐司令莫德庇曾在12月20日接獲中華民國軍隊增援香港消悉,情報表示軍進兵日佔的深圳,此時身在香港軍海軍將領陳策證實,並表示消悉經由第七戰區總司令余漢謀確實,亦使到軍對軍的來援的軍事支持十分迫切, 然而軍的卻在軍投降後行兵至寶安一帶,並没有帶來作用,及後長沙會戰告急,而香港降局已定,此一軍事步署才告催。

   
直至12月22日,東京陸軍省憂慮軍進度緩慢由12月8日進攻開始,仍然未能攻下香港,並指示第廿三軍及卅八師團訓示,需在短時間內攻下香港全島,廿三軍樋口敬七郎副參謀長派出淺野克己阿步芳光親泊朝省前往前線了解戰況,並要求在數日內攻克全部軍據點。

 

12月24日中午,第230聯隊全進攻禮頓山,守衛的密德賽克斯營最後由西旅下令撤退,24日中午過後島西南班納島亦遭軍攻陷,軍打算25日發動全面進攻,因為需要在重砲上作出準備,軍在24日的平安夜,派出人員向軍作出勸降,試探府態度,但遭楊慕琦拒絕!軍隨即大舉進攻,灣仔峽壽巨山亦告失守,莫德庇會報總督楊慕琦: 軍會在傍晚攻入維多利亞城,建議軍放棄抵抗投降!與輔政司詹遜丶律政司晏禮伯哥連臣海軍准將商議後,決定下令軍準備停火,並立即拍電倫敦通報,這痛苦的決定時間為1941年12月24日平安夜,也是香港歷史上稱為「黑色聖誕」的歷史篇章......


12月25日傍晚,香港督楊慕琦莫德庇乘船渡過維多利亞港,在尖沙嘴碼頭登岸,前往軍總司令部半島酒店投降,10,000多軍成了戰俘,開始了三年零八個月苦難歲月。


 

文物藏品圖冊

 

 

 

  

 



後 記

人生禍福無常,誰能保證自己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誰會想到1941年12月8日,香港會發生災難性的打擊!北角英皇道上海閘北火車站一樣,滿目瘡痍傷亡慘重,繁華不再,如人間煉獄一樣!歷史歸歷史丶但也一樣鮮活,當我認真了解這段歷史時,不禁感嘆,歷史具有一定周期性,沒有人能保證歷史不會重演, 而且可能以另一種形式再來。

2014年9月的和平佔領中環雨傘運動,正正反映香港處於不穩定的陰霾之中,港共政府與市民的矛盾日漸增加,中共政權內的政治鬥爭,「一男子」掌握香港政務後,香港亦步進不能避免的政治衝突,內耗亦難避免、新生代的本土運動亦隨之而起,若走向保護主義之時,這亦非香港之福!港共政府提出刪除過去殖民地文化遺存,更是「明張目膽」的蠢事!香港本身自有屬於自己的文化歷史特式,不用這些庸官作無謂獻媚,毫無廉恥地破壞香港

話說回來,香港過去在殖民地歷史中,有著不平凡的過去,英國牛津大學的歷史學家也認為: 香港英國的地位其實微不足道,甚至毫無價值可言,香港的存在價值是恊防印度,在無心插柳下成就了香港在1945-1997年間,由戰後復興至九七政權易手為止,帶出「獅子山精神」的奮鬥歷程。也是我們香港人不能忘記的過去.......

2005日寇志專題「花開丶花開」,距今已有10年時間,此後期間筆者不時遊歷各地,由香港澳門廣東省內丶雲南緬甸邊界丶上海南京北京日本台灣各地及香港原宗主國英國,遍尋與中國近代歷史有關的人與事,在這個遺忘歷史的年代𥚃,歷史卻不留痕跡似的,筆者默默的努力,亦將會與大家慢慢的分享。其實不要把過去中國苦難歷史,當作週年慶典似的作秀,還在演示什麼軍武這種不恰當行徑,不如讓我們用簡單丶樸實的心,在遇難者的墓前,輕輕地說聲來得更好:「我們並沒有忘記您們,也沒有忘記您們的付出與苦難,這一切會世代承傳下去!因為黑暗永遠不能取代光明......」



2015年12月28日 征雲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