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良知未渝的悼念

 

 

 

願聽逆耳之言,不作違心之論

  巴金

 

 

丁子霖與兒子蔣捷連

 

甚麼“祖國的花龤豆r,甚洹r!都是在需要的時候講的那些話,你們是“祖國的明天”呀!“祖國的花龤豆r!當你們認為黨國需要的時候,屠刀、機槍、坦克、甚麼都可以上來!所以我不願意看那些電視鏡頭,我受不了!我想都是人,人與人之間應該是平等的,我孩子就是為了找回這點平等,找回這點自由,把命都丟了!    

我的兒子是為中國的未來而死的;我也只有為中國的未來而活著。 我希望在我們這塊災難頻仍的國土上不再有殺戮,不再有無辜的黎民百姓橫屍街頭。 這就是我為甚麼要包紮好自己的傷口,擦乾淚痕,一家一家地尋訪受難者及其親屬, 並把尋訪過程中一樁樁、一件件沾滿了血和淚的事實公諸於世的原因。   ~ 丁子霖 ~

 

見證者文獻:    蔣彥永醫生建議爲89年六四學生愛國運動正名──上本屆“人大”“政協”會議書   ( 2004 年 2 月)   

 

受難者紀念碑

 

丁子霖所搜尋的「六四受難者名冊」中,這些名字仍然像黑色紀念碑一樣沉重:

呂鵬; 9 歲。小學生。被戒嚴部隊射中胸部,當場死亡。
蔣捷連; 17歲。中學生。獨子。在木樨地中彈穿胸而死。
葉偉航; 19歲。中學生。海軍總醫院第一號無名屍,右肩右胸及後腦中彈身亡。
蕭杰;19歲。大學生。獨子。逾紅色警戒線,戒嚴部隊喝令未從,子彈穿胸而死。
董曉軍;19歲。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中,排尾被坦克壓死,屍體碾碎。
王培文; 21歲。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中,排頭被坦克軋死,屍體軋碎。
鍾慶; 21歲。大學生。頭部中彈,打掉半個臉,從衣袋鑰匙才能辨明身分。
錢輝; 21歲。大學生。被坦克擊破膀胱及大腿動脈,還說「當心!」血流一百米而死。
吳國鋒; 22歲。大學生。獨子。四川某偏遠縣分唯一的大學生。死後火化,父母領回骨灰。
田道民; 22歲。大學生。家境貧寒。做完畢業論文被坦克碾死。同學每年各捐十元給其父母。
何潔; 22歲。研究生。公認為神童,十五歲入清華大學,頭部中彈亡。
劉弘; 24歲。大學生。腹部中彈,腸子流出,被同學塞回,死於同學懷中。
劉景華; 30歲。工人。夫婦均中彈,孩子送老家撫養。
宋曉明; 32歲。工人。軍車子彈穿透大腿動脈,持槍軍人命令不准搶救及輸血而亡。
周永齊; 32歲。工人。子彈從左側胸射入右肺穿出而亡,遇難時妻剛分娩15天。

由 1989年至1999年期間, 丁子霖教授共收集了受難者者共155人, 按此參閱全部名單:

丁子霖的名冊堙A這樣的死者便有155人,都是為中國的民主運動而犧牲的。還不包括那些橫死街頭的無名青年。六四至今已經十多年,他們沒有名字,沒有花環,沒有紀念碑。在這被人淡忘的歷史堙A未乾的血印正浮現在中國人良知的心內.


 

《人民日報》海外版第二版刊登的嵌字詩(佚名)

 

春風拂面吹桃

鷂鷹展翅舒

玉盤照海熱淚

遊子登思故城

憂息生報國志

育我勝萬金

起急追振華夏

且待神州片地春

 

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日


 

悼念六四的回憶

 

六四事件後,本室搜集資料製作民主女神像,一九八九年七月四日完成,藉此悼念一月前受難的同胞。(延陵博物館藏:編號)


 漫畫

     

 WM的諷刺漫畫(延陵博物館藏:編號)


香港大學校園內行車路肩上的標語 : 自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 學生在此題賦輓聯, 以示哀悼 每年皆換上新塗層, 但文字內容卻絲毫不改, 同學們薪火相傳了十多載  ~ 在公義傾斜的歲月中, 維護歷史的事實, 且把它傳誦後世, 是所有學研者應責之義務

國殤之柱 (Pillar of Shame):  高約 7 米, 重約 1.5 公噸, 丹麥雕塑家高志活 (Jens Galschiot) 為紀念六四八週年(1997年)的作品 柱上滿布著人臉, 皆呈現痛苦扭曲的面容及極度哀傷的神態; 它曾在世界多個地方巡迴展覽, 最後留在香港 設計者意念源於對被暴政鎮壓下各國人民的哀思, 在香港它象徵六•四事件後飽受高壓的中國人民 圖示1998年6月4日舉行六•四-九週年燭光晚會期間柱立在維多利亞公園內按市民憑弔的情形。同年12月3日香港大學學生會投票通過永久在校園內豎立國殤之柱, 1999年6月4日六•四-十週年燭光晚會完結後, 遂由維多利亞公園運至香港大學黃克競平台永久存放。


延陵科學綜合室為此專題特地製作的模型, 亦作為自一九八九年七月製作民主之神模型的呼應, 比例為 1: 160, 幅度 16.3  厘米 x 12.3 厘米, 本室把模型的主題定名為中國魂,並由司徒華先生題書,謹以獻給為自由而殉身的同胞, 模型存放於延陵博物館六四殉難同胞紀念專櫃內。

 

  


" 歷史事件的含義不會自呈現, 而總是由人來解釋的, 六月五日清晨的這一瞬間, 將成為永恆的歷史象徵。後來他消失在人群中, 落不明, 連姓名也難以確認。對於全世界千百萬的電視觀眾來說, 這一時刻的含意非常清楚: 這是人類良知與勇氣在向無情的國家機器挑戰。
當個人挺身反抗強權的時候, 他依舊背著強權所施予他的教化與傷害, 這些烙印并不會在振臂一呼中消失。每一英勇舉動都離不開孕育他的曲折人生
複雜的社會 漫長的歷史...... "   這是紀錄片《天安門》中對六四事件相當有力的解說, 把平民阻擋坦克的偉大場面的一切蘊涵表現得淋漓盡致          

 

模型述要:  本室自1989年7月4日以來第二個紀念六四的演示模型, 這個場面的背景為1989年6月5日早上, 從資料圖片得知: 解放軍的坦克(估計為Type 59-B型)列隊離開天安門廣場, 由東長安大街通往建國門路段, 左側為中國歷史博物館, 右側為北京飯店。當時在北京採訪的中外記者留駐於北京飯店的頂樓拍攝下來, 以影片為主, 亦有不少硬照。大街上一名平民(姓名不詳, 後來人稱他為"王維林" )身穿白色裇衫, 黑色西褲; 右手握著米黃色外套, 左手拿著深色的手提袋, 站立在東長安大街黃色中線上, 接近斑馬線處,  阻擋著向他迎面駛來的坦克。模型祗包括當時最貼近主角的三輛坦克,  可見各有不同程度的損毀 - 第一輛右側前覆帶覆蓋撞脫, 中間的則兩側皆缺失, 第三輛的損傷較輕微, 很明顯, 它們是因為連日在廣場上橫衝直撞所致。而裝置方面: 第一輛炮塔的主力炮和機槍皆蓋上炮衣, 且配有兩枝無線電天線; 第二輛炮塔上的主力炮無炮衣; 機槍皆則蓋上炮衣,炮塔上放置行李一件,  配有一枝無線電天線; 第三輛與第一輛較相似, 配有一枝無線電天線; ,炮塔上放置特大行李一件。坦克的編號無法辨識, 模型所示編號僅作參考之用。

"王維林"阻擋的三輛坦克

六部口才是真正坦克輾人的地方 

節錄自 高新《六三之夜:誰開槍?》

我們在天安門萬餘名大學生和市民群眾面臨生命危險,同時也不願由于天安門的抵抗給士兵造成生命損失的時候,理智地選擇了妥協與和平,包圍天安門廣場的部隊在已經接受了我們的和平主張的前提下應該說表現的是比較理智的。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負責天安門廣場清場任務的部隊主要不是從西線開槍打進來、已經失去理智的部隊,而是從人民大會堂等處出來的。沒有遭到過抵抗的部隊當然也就沒有開過槍的部隊。但是,長安街上的戒嚴部隊并沒有因為我們的和平主張而全部理智起來。當從天安門廣場撤出來的大學生和市民陸續到達六部口地區時,一些慘無人道的士兵竟開槍掃射并駕著坦克衝向最多向它們扔了幾塊石頭的人群。我和程真、沙濤因最後撤離,所以倖免在六部口遭難。當我們三人手拉手步行到六部口以南的音樂堂時,一群剛被打回來的市民勸我們﹕“學生,再不能往前走了,前面的大兵一見你們這樣打扮的就開槍。”我讓程真和沙濤摘下頭上的寫有“絕食”字樣的布條,我摘下胸前的北京師範大學校徽,三個人還是硬著頭皮朝六部口走去。

到達時,我們正好見到最後兩具屍體被抬上一輛北京一三○卡車。這輛車是被我和程真在前門箭樓東側勸住運傷員的。當時,這輛車打著一面白底紅十字旗對著駛近的坦克朝天安門廣場里面衝,我們勸阻時程真險些被輾在車輪下面。六部口的群眾告訴我們,在我們到達這里之前已經運走了一批屍體,連坦克輾加機槍掃一共死了十三個人。事後有目擊者告訴我是十一個人。橫穿過長安街后,我和程真、沙濤坐在六部口十字路口的西北角休息。最近的一輛坦克離我們不足兩米,但這時它們已不再殺人了。也可能我們不罵它們法西斯的緣故。
從監獄里出來後我了解到,六部口遭難的十餘人里,尚有一個坦克履帶下的倖存者。他是北京某公司的職員,六月四號早上他聽到中共開槍鎮壓的消息從家里出來,剛到六部口就遇上了撤出的學生隊伍。他告訴我﹕“當時坦克駛近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他們會朝人群里輾,所以也沒有趕緊躲避的思想準備。從坦克開到我臉前的那一刻,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三天以後,我在醫院里醒過來,醫生都不敢看我。”他的右胳膊從肩膀處永遠沒有了,身上落下七十六處傷。剛被坦克碾過後頭皮和一只耳朵被撕開,慘不忍睹。他在住院治療期間,一位“同情者”誘騙後又拋棄了他的未婚妻,這個可憐的姑娘因為深感負疚和愧悔而自盡身亡。臨死前留下遺書,請求他的寬恕并希望他能為自己料理後事。我第一次見到這位坦克履帶下的唯一倖存者時,正好是他剛從原來未婚妻的追悼會上回來。

寫到這里,我想再補一句題外話﹕國內的假肢廠工人能利用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潛入工廠為這位坦克履帶下的倖存者免費制作假肢,逃出國的一些“天安門勇士”(當然不是全部)在揮霍捐款時想到過“六四”的死難者和尚留在國內的受難者嗎﹖不要忘了,當時,許許多多的大學生和北京市民都是受了我們的宣傳上街,為了保護我們在天安門堅持民主鬥爭的大學生們才去堵截軍車,才飲彈身亡或留下終生殘疾的。

           

()坦克壓扁了一輛電單車()一名體育學院的學生  , 被坦克輾斷了雙腿的情況

 

人民殺手

 

       

六四~中國魂~王維林擋坦克情景的補充模型 比例為 1: 35, 幅度 24.5 厘米 x 9.5 厘米 (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此類型坦克為中共的主力戰車, 屬中型坦克, 實際上是前蘇聯授許的蘇維埃 T-54A(the Soviet T-54A)中國版本, 1956年期間中共得到前蘇聯的技術研發而成, 此時中共內蒙古包頭設立首個坦克製造所(617), 由於得到蘇聯工程師的大力協助, 1958年以製配件組裝而成的第一輛中國製造的坦克終於面世, 此後, 中共綜合了西方的技術, 59式被發展出多個類型

1959年617兵工廠開始以土產的配件生產T-54As坦克, 32輛在同年10月1日參加了天安門閱兵儀式, 1959年下旬, 此坦克正式改名為59(TYPE 59), 生產代號為WZ-120, 19633月至八十年代早期59式坦克不同型號開始出現, 在此期間約產10000, 一部分派往解放軍(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部隊服役而另一部分則外售他國軍火商(阿爾巴尼亞孟加拉柬埔寨剛果伊朗伊拉克北韓巴基斯坦蘇丹越南)

TYPE 59-II (亦稱 TYPE 59 B)59式的其中一個變型, 生產始於1982年, 至1985年停產, 生產代號: WZ-120B。此型的主要特徵是配備由奧地利引進技術改良的105mm81(Type 81)來福槍, 59原型相比, 59-II型的炮管散煙器(barrel fume extractor)從炮管的前端後移至中部, 其他改良包括較先進的無線電系統及發射壓制系統(fire suppression system)

技術資料: 車身長度: 604厘米; 高度: 259厘米; 寬度: 330米;  車重: 36噸; 地壓: 0.8千克/平方厘米; 發動機類型: 柴油推動520匹馬力; 主炮: L7式(以色列技術),口徑:105mm;  乘員: 4人 

 


 

屠殺應不在廣場;疑在外周

   "你用謊言來打擊說謊的敵人, 如果自己的謊言首先被揭穿, 那你再說甚麼再沒有用。"  - 當年留在廣場直至幾乎最後才離開的侯德健對西方記者來訪時說話的大概是這樣。

    身為學運的領袖, 柴玲利用道聽途說的手法對迫她流亡的中共施以極嚴重的指控, 她提及當時軍隊清場時有不少蜷伏帳蓬內仍處在夢鄉的同學被軍車輾成肉餅......, 之後被傳媒大為渲染, 更有報導指軍隊把學生驅趕在狹道中再行槍殺等等, 故有「血洗天安門廣場」之說

       事實真是這樣嗎? 無人敢作肯定的回答, 但是從現今蒐集的資料研究顯示: 天安門廣場可能有人被殺, 但似乎無發生過大規則的屠殺中國「六四」真相》指, 中共內部文件中有過這一段: 廣場上「自由女神」(民主女神像)是"動亂分子" 的精神支柱, 清場時必先倒毀外此, 從當年在廣場上的目擊者表示:  當時的確有很多持槍的軍人, 樣子很兇, 雖有動武之企圖, 但未見有開槍 我們認為這因為中共明白廣場是世界傳媒的主點, 她似乎沒這個膽子幹這樣的事, 故此, "廣場大屠殺" 的說法似乎站不住腳

    那殉難者身死何處呢? 照片絕不是西方傳媒虛構的。- 六月三日深夜, 軍隊已大規模向廣場區闖入, 手持簡單自衛器物的群眾為捍衛廣場中的學生而與其短兵相接, 流血事件是難免的; 群眾見戰友的倒下, 由於出於義憤填膺的赤子之心, 對解放軍進行進一步的挑釁,  屠殺就此展開! 攝影機記錄如下畫面: ...... 之前不知發生過事情, 一位身穿醫護袍的人在軍兵面前大叫 " 畜牲, 劊子手......", 之後見軍人作替槍上腔之勢, 隨著就是數十嚮的槍聲, 六四的冤魂應該是形成的, 外此, 亦有不少群眾隻身阻擋軍車而被輾斃。由於受到驚嚇而變得喪心病狂的解放軍對著正在撤退的學生們開火, 造成屠殺學生的證據, 這也是無法否定的。

    通往廣場區的各大街, 似乎不是傳媒的焦點, 但卻是最危險的聚集點, 無名英雄幾乎都在這些地帶就義。正如侯德健所言: 廣場是暴風中的"風眼" , 外周昏天黑地, 暴風中心卻很安全。 當廣場內的各指揮仍有時間和軍方的指揮部談判學生撤退事宜之時, 為阻攔群眾已在各大街浴血, 同時被打死的解放軍將士多是因攬殺市民後被怒不可遏的群眾快雪仇恨的結果。             

    關於 "屠殺" 一詞是否合適於是次事件, 我們認為:  如今文明之世, 不論基於任何原因而引致數十人無辜被殺足以 "屠殺" 論之, 何況死在 "六四事件" 的人絕不少於這個數字,  所以 "六四" 是一場 "北京屠城" 事件。是次歷史事件應由誰來負責, 有良知的中國同胞, 除了中共, 你能找別個作代罪羔羊嗎?! 

 

 

共產集團的崩塌

  八九年年底,由於六四事的影嚮, 東民主浪潮推翻了波蘭捷克、東羅馬尼亞等共產國家的極權統治。東共產陣營的瓦解摧化了世界人民對共產主義憧憬的幻滅。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蘇維埃共黨政權內部的保守分子派為求延續已入頹勢政權壽命而發動了反改革的政變,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被軟禁, 史稱"八.一九事件", 但最終嚮應者逐步減少, 加上與葉利欽之爭失利,  八月廿一日流產政變結束同年年底, 戈爾巴喬夫宣佈蘇維埃政府解體,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這個"天堂之夢"正式告終,  這個由列寧建立; 史太林一手掌舵向全世界散播共產主義禍種的政權正式失去了她的統沿地位。

   中共蘇共糾纏於恩與怨之間, 毛澤東史太林曾在敵友線間彌留, 但畢竟這倆口子仍是惺惺相惜, 如今, 中共面對蘇聯的崩潰, 國際陣營的抵制, 她該何去何從呢?! 鄧小平到了晚年仍是很專業的舵手, 他大力鼓吹改革開始, 把被他們嘲為"資本階段自由思潮惡化"的邏輯重新擁出來, 為表現它的合理性, 冠以具有 "中國式社會主義" 路線, 依某些學者說: 這或者是共產主義的救命丸了

   此外鄧小平, 這位中國的 "工程師" 還設計 "一國兩制" 的構思, 試圖解決香港澳門, 甚至臺灣的問題, 回歸後, "一國兩制" 的利弊, 可從香港的七.一大遊行得以體現, 中共長期以 "西方陰謀論" 來抑制異見, 她的鷹犬肄意給離心分子定性:  "反華分子", 而進駐香港的走狗們給反人仕冠以 "反中亂港" 的污名, 還與國內的一丘之貉, 共同演唱一闕闕獻媚求榮的曲調,   但是有良心的中國人, 誰不知道是非曲直?  對於那群欲蓋彌彰的人, 您能無動於衷嗎?!

       不讓親派歪曲中國自學潮至六四屠殺事件前後的歷史, 與不讓寇篡改侵及屠殺的歷史是同出一轍的, 我們可以高調聲討日本, 為何不聲討中共?! 這是本室編輯《六四民運志》的主要原因

       


 

 

六四周年祭的輓詞

李虛白1990

詞曰:
長記燕臺擊築, 更易水, 悲歌相續,  烈火車魂飛骨肉,  慘神京,  憶萬人, 同一哭!
旌賦安魂曲, 一時奏, 哀絃豪竹 來歲清明春草綠, 弔英靈, 向碑前, 酹醽醵
!

詞一
痛問今夕何夕? 聽遍野, 離鴻衰泣長夜漫漫該有極, 望中原, 拍欄桿,雙淚滴!
拚卻頭顱擲, 拯邦國, 粉身可惜? 熱淚滿腔能化碧, 喚風雷, 起神州, 破沉寂!

詞二
民主薪傳相接, 殺不盡, 江山雄傑! 南八男兒有奇節, 勇犧牲, 語爹娘, 莫悲切!
薦我軒轅血, 染風采, 戰旗高揭! 動地悲歌歌未徹, 更何時? 縛蒼龍, 祭英烈
!

詞三
大道橫行狼虎, 訝六月, 冰霜猶沍上帝也悲人世苦, 雨滂沱, 瀉江河, 弄淒楚!
舉目無乾土, 渺茫茫, 神州何處? 遙奠英魂有詞賦, 告相知, 唱雄雞, 天欲曙!

 

征雲2000

赤刃凶殘瘋似魔    義憤騰騰聚江河

敢笑紅權無曉日    中華傳頌自由歌

2000.6.4

「六四」十五週年燭光晚會

 

司徒華先生(1931~2011)題書 `平反六四` ,  叔是維護`六四民運`史實的賢者香港中國的良心。

 

 

 返回 [六四民運志目錄]  /  [延陵科學綜合室主網頁]


 

 

歷史的見證

 

 

當年報章的報導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報章作頭版報導  (延陵博物館藏:編號)

 

 

這套為1989101日中共建政四十年而發行的郵票,雖然色彩豐富,但卻有非常冰冷之感覺 (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先生(1931~2011)五四行動梁國雄先生(長毛)為本室收藏的民主女神像留下親筆簽署(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香港支聯會悼念六四的紙標貼(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司徒華先生(1931~2011)為本室題書`平反六四`,叔是香港市民公認的愛國愛人士(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王丹先生為六四民運志題詞 `浩氣長存` (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以六四作為專題的卡式錄音帶教材,反思地探討研究中國民主之路  (延陵博物館藏:未編號) 

     一九八九年悼念六四的各種歷史見證(延陵博物館藏:編號) 

     六四倖存者方政先生出席2012年維園燭光晚會期間與本室成員面談片刻, 並在場刊上簽名以誌紀念 (2012.6.4.)

 

現在我仿似在等待,等,等那一天來;莫道你心痛不可奈,我心更哀。若問我想找的所在,找,找我的將來,為著我心中的希望,生命已擲門外。看著這如病染的祖國,誰亦要奮起叫嚷!放下眼前原屬我的一切,五月的陽光在照耀。            《五月的陽光》- 杜雯惠

 

 


 

 

後記

 

「勿忘國恥,振興中華,忘記就是背叛……」,這些動人心弦的口號,這些人感到公義不死正義永存的警句,近年來在大陸的學術界相當流行,但在筆者看來這倒象是一杯苦酒! 因為這些都是華而不實的裝飾辭,只能說來消氣! 因為在廿一世紀的今天要做到「勿忘國恥」是很艱難的事情,我們要勿忘國恥,我們的國恥也實在太多,不是外侮便是內亂! 因此才需要有無畏的精神去研究歷史,去掉那些本質上依附權貴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這群道貌岸然的愛國賊,在電視畫面出現最多,開口祖國、閉口人民,毫 不羞恥地大談``愛國愛港``偉論。看上去就有如重溫陳公博周佛海的演說一樣,重溫又重溫 !

自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至今剛好已經十五年的歲月,人一生有多少個十五年? 驀然醒覺我們活在中國近代史上二十世紀的段,面筍e人的歷史繼續邁步,世事滄桑、人事幾翻,歲月無情,人情冷暖,都活現在這十五年的歲月!大慨是因為公義和良知是沒有報酬的原故,因此埋沒良心的人屢見不鮮! 歪曲歷史的人與日俱增,回想起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汪兆銘,也不曾提出過中國要和平,大聲疾呼要建設發展國家,要求身在重慶蔣介石,不要執迷不,不要逆歷史潮地 ,作禍國殃民的無謂抵抗!  中國人的俗話說得好:「樹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兒!」,但相信乞兒也不屑這些不義的報酬,更害怕有損自己的陰德,民國軍閥吳佩夫的晚節說明了甚麼呢? 相信是他明白到私利一時,節義千年的道理,同時說明了人和禽獸的最大差別,因為禮義廉恥不可廢棄 ! 遺憾的是昨日種種象並未逝去,而今日種種卻似是過去的延續,姑勿論中共政權如何評說六四民運,也無法改變不了歷史的最終定論,更不要妄扭曲中國的意志, 因為強權的傳統精神,是我們 國家的靈魂也是中華民族近百年歷史的真實寫照 ! 「六四」死難者,您們安息吧 ! 要知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行不義者必自斃,善惡到頭終有報......因為這將載入史冊,請全球華人共同見證 , 這是為了我們殉難的同胞 !

謹以《六四民運志》悼念一九八九年中國北京愛國民主運動遇難的同胞

 

 

 

 二零零四年六月三日  六.四  十五週年祭夜

 

 


相關網站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http://www.alliance.org.hk/

王丹-站在雨傘外的青春  http://www.wangdan1989.com/

為了不會忘記 http://www.ueastudent8964.com/

 

 

參閱文獻 (部分)

甲. 書籍及雜誌

[1]  北京學運編輯委員會, 北京學運~歷史的見證, 星島出版社, 1989年7月第二版
[2]
北京風波真相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 1990年2月初版
[3]
英雄史頁爭嗎雜誌編, 百家出版社, 1989年7月
[4]
悲壯的民運方良柱等編, 明報出版社有限公司,  1989年6月第二版
[5]
動向~屠城新罪證, 1990年6月
[6] 
北京學運~歷史的見證, 星島出版社, 1989年7月
[7]
中國「六四」真相 (下冊), 張良 編著, 明鏡出版社,2001
[8] 
屠城新罪證動向 58, , 百家出版社, 1990/06
[9] 
六四兩週年紀念特刊, 澳門民青團 , 澳門民主青年團, 1991/06
[10] 
血染的風采第三版, 兆強葛靖思原 編著, 海燕出版社
[11] 
中國前路中國前路特刊編委會, 1990/02
[12] 
恐怖黑夜~民主運動內幕總暴露
[13] 
腳印與戰叫支聯會六四七周年紀念圖片集, 支聯會出版, 1996/10
[14] 
世紀大屠殺鄭炳基 主編, 中央日報出版社, 1989/08
[15] 
血洗京華實錄 香港文匯報記者編輯及攝影, 文匯報, 1989/06
[16] 
「六四」受難者名冊》丁子霖 著, 九十年代, 1994

乙. 錄像及電影

[17] 電影: 歷史不忘記系1《天安門 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 創造社貢獻.-映象無盡有限公司發行, 1995
[18] 
香港無線電視台 新聞報導 (電視錄影), 1989/05~06
[19] 
香港亞洲電視台 新聞報導 (電視錄影), 1989/05~06
[20] 
《歷史的傷口》

. 報章(19895~6月期間)

[21] 《人民日報》
[22] 
《東方日報》
[23] 
《澳門日報》
[24] 
《大眾報》
[25] 
《星島日報》
[26] 
《文匯報》
[27] 
《天天日報》
[28] 
《華僑日報》

 

. 其他

[29] 延陵悼念六.四文獻集 (1989~1991)

特別說明: 本網頁的所有原聲音軌電影檔及白色恐怖章節的內文(標點符號經本室編輯者略作修改)皆採自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網站, 特此鳴謝 ! 



 

   上卷: 夭折的蓓蕾                  增補卷三: 殺人者說

   中卷: 未乾的血印                 補卷四:欲到乾清尋血跡

   下卷: 良心未渝的悼念 (全卷終, 多謝觀看)

   增補卷一 :  反革命暴亂?

   增補卷二: 首都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