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與黑暗的最後決鬥       王丹     (1989.5.23)


 一九八九年四月,中國歷史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由北京的大學生引發,全國各界人民廣泛參加的偉大愛國運動,是中國歷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 

  中國歷史上的革命,自來都是為求溫飽,為求最低的生存條件。這使中國歷史上的革命完全不同於西方的路德宗教改革,或資產階級革命等革命運動。他們的革命是理想主義的,是為求發展而不僅是求生存的。 

  但是,現在,中國人民可以驕傲地宣告,舊中國徹底地過去了,我們的這次鬥爭,是為了民主,為了人權,為了求發展。她不僅超過了中國歷史上任何一次革命,甚至也是五四和四五運動所不可比擬的,我們每一個有幸參加了這次運動的人將會為此而感到驕傲。 

  我們是赤手空拳的,我們手無寸鐵。但是,反人民的暴力反而在我們面前一籌莫展。時代已經改變了,以惡抗惡的時代結束了,以善抗惡的時代開始了。以和平方式爭取民主和人權的鬥爭必將勝利。這是一次人民的革命,它不訴諸恐怖,也不會讓實行恐怖者得逞。人民的覺悟就是鬥爭的目標,就是勝利的標誌。 

  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這次運動以什麼樣的方式結束,歷史給予中國人民的,都將是最為輝煌的勝利! 

  目前,由於李鵬等一小撮人的倒行逆施,北京出現了動亂的局面,他們故意中止正常的公共交通,中斷對生活必須品的正常供應,對各級領導和幹部、工人實行高壓政策,封鎖消息,控制新聞、顛倒黑白、製造謊言、踐踏法制、破壞民主,甚至,他們愚蠢地、野蠻地用軍事力量來迫使人民屈服。 

  但是,這一切並未嚇倒北京人民,鬥爭現在進入了相持階段,戒嚴令已經發布幾天,戒嚴部隊卻沒有一兵一卒能夠進城。這不是因為李鵬一夥的寬容,而是表現了他們的虛弱和人民的強大。 

  人民並非沒有失敗的可能。但是,同胞們,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讓一小撮堅持倒退,堅持反人民的人得逞,他們就會秋後算賬,他們會從所謂清污、所謂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一直算到這次運動的積極參加者。改革開放十年來的成果就會喪失殆盡。 

  到那時,中國民主進程將中斷,中國的改革開放將會夭折,我們的共和國將會變成一個白色恐怖世界,中華民族將長期處於動盪不安、混亂不堪的狀態,我們進入世界強大民族之林的希望將徹底破滅,我們的人民,又將回到任人宰割的無權狀態,等著人民的,是棍子、帽子、牢房,甚至屠刀。 

  我們只能背水一戰了。多少年以來,在長久的高壓下,我們不少人習慣於明哲保身,習慣於忍讓,但現在,面對瘋狂的反人民的一小撮人,我們不能再抱任何幻想了,他們能把幾千絕食學生的生命置於不顧,我們還能指望他們發善心嗎? 

  我們不要誤把李鵬的色厲內荏當作有力量。李鵬等一小撮人以前的退讓並不是他們克制,而是無能。他當教委主任,把中國教育推到危機中,他當總理,使生產下降、物價飛漲,他的無能是顯而易見的。他之所以負隅頑抗,只不過因為他自知負人民的太多,我們不能指望他自行退出歷史舞台。但只要我們堅持下去,這個無能的政府是一定會倒台的。 

  堅持就是勝利! 

  中國的民主運動正處在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如果人民勝利了,中國將開始走向民主化的健康發展道路,一切專制主義者,一切企圖阻止歷史進步的人就再也無力阻止人民的民主要求了。 

  我們警告自絕於人民的一小撮人,如果誰敢於用軍隊鎮壓人民,如果誰敢於用軍隊來解決黨內、政府內和人民中不同政見的紛爭,他們必將成為人民的公敵,必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同胞們,祖國在危急中,共和國在危急中。每一個有良心、有正義感的工人、農民、市民、軍人、幹部、學生、知識分子、愛國華僑,每一個有良心、有正義感的中國人,團結起來,挽救危亡! 

一九八九年五月廿三日


關閉本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