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教授: 六四死難者名單

編號 姓名 性別 年齡 家庭所在地 生前單位職業 遇難情況
1 蔣捷連 17 北京市 中國人民大學附中高二四班學生 89.6.3.夜10:30左右離家,11點多戒嚴部隊強行突進至木樨地,在復外大街29樓前長花壇後遭槍殺,子彈從後背左側穿胸而過, 傷及心臟,送市兒童醫院搶救無效身亡。醫院開具証明“來院前已死亡”,為6.3夜木樨地地區第一批遇難者。6月7日於八寶山火化, 骨灰一直放置在家中靈堂內。
2 王楠 19 北京市 北京市月壇中學高二學生 89.6.3.夜11時,攜像機離家, 6.4.凌晨在南長街南口頭部中彈倒地, 戒嚴部隊禁止救護隊搶救, 兩、三小時後身亡, 當即與其他屍體被埋於天安門西側北京市28中學校門前綠地內。6.7.屍體發出异味, 經校方交涉, 將屍體挖出, 因穿著軍服被疑為戒嚴部隊士兵, 送往護國寺醫院, 其家人6.14.才找到, 於6.26.經市公安局出具"外出死亡"証明於八寶山火化, 骨灰安放在萬安公墓骨灰堂。
3 楊明湖 42 北京市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會專利部法律處職員 89.6.4.凌晨在東長安街公安部前, 遇戒嚴部隊掃射, 腹部中彈(炸子), 被送往同仁醫院搶救。膀胱、骨盆粉碎, 手術後高燒不退, 於6月6日身亡, 火化後骨灰安放在萬安公墓骨灰堂內。
4 肖杰 19 四川省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88級學生 89.6.5.肖已購得回四川成都的火車票, 下午兩點左右行至南池子南口, 過馬路時因逾紅色警戒線, 戒嚴部隊令其站住未聽從, 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 當即死亡。下午四時許公安部据從遺體發現的學生証通報學校領回屍體。肖曾參加過胡耀邦逝世後在人民大會堂前的抗議活動和後來的絕食活動。
5 陳來順 23 北京市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新華社代培攝影班89級應屆畢業生 89.6.3.晚, 在人民大會堂西北側的平房頂上照相時, 頭部中彈身亡。遇難後, 同班學員集資在香山金山陵園購置墓地安置其骨灰, 并立有墓碑。
6 郝致京 30 安徽馬鞍山市 中科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助研,88年曾訪美 89.6.3.晚11點多, 在木樨地左胸中彈, 死於復興醫院。家人於7月4日才找到屍體, 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萬安公墓。
7 謝京鎖 21 北京市 北京聯合大學輕工業學院二年級學生 89.6.4.凌晨, 在西單六部口,先被棍棒打傷, 下身被打爛, 後又左胸中彈, 送市急救中心搶救無效死亡。遇難時身攜照像機。
8 肖波 27 湖南龍山縣 北京大學化學系講師,肖16歲即考入北大技術物理系 89.6.3.夜,肖赴木樨地勸導學生返校, 被子彈擊中前胸,送復興醫院搶救無效身亡。火化後骨灰送湖南湘西龍山縣家鄉存放。6月3日是肖波的生日。肖遇難時留下一對孿生子,剛出生才70天, 其中一子出生時即患有腦癱。
9 孫輝 19 寧夏石咀山市 北京大學化學系88級4班學生 89.6.4.晨, 騎車尋找被戒嚴部隊沖散的同班同學, 身穿北大背心, 下穿牛仔褲, 於西單被射殺,橫屍街頭。遺體火化後, 在北京老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後移置在寧夏家中。
10 陸春林 27 江蘇吳江市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86級研究生 89.6.3.夜, 在木樨地被戒嚴部隊射殺, 臨終前將身上証件交行人送回學校, 由校方認回屍體火化,骨灰安葬在江蘇老家
11 張向紅 20 北京市 中國人民大學國政系國際共運專業87級學生 89.6.3.夜11點多,與兄嫂多人從珠市口親戚家出來歸家的途中,在前門遇戒嚴部隊受阻, 并被沖散。張與嫂一起躲在前門西側樹叢後, 被子彈擊中左胸主動脈, 穿透後背, 送市急救中心, 6月4日凌晨去世。骨灰葬於太子峪公墓。
12 程紅興 25 湖北省 中國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87級雙學位生 89.6.4遇難。
13 王一飛 31 北京市 北京中關村大通公司職員 89.6.3夜, 在三里河中科院院部門口,左胸肺部中彈。家人6月4日從復興醫院領回屍體
14 楊燕聲 31 北京市 體育報社工作人員 89.6.4凌晨, 在正義路口搶救傷員時腹部中炸子, 被送往北京醫院, 不治身亡, 骨灰安放在萬安公墓骨灰堂。
15 張瑾 19 北京市 國貿中心外事服務專業學校畢業生, 國貿中心培訓班學員 89.6.3.夜12時多, 與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宮附近的胡同里, 遭戒嚴部隊掃射, 頭部中彈, 6月4日凌晨死於郵電醫院。6月14日火化, 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區第4排。
16 段昌隆 24 北京市 清華大學化工系應用化學專業84級應屆畢業生, 班長 89.6.3.夜, 從家中騎車外出, 在民族宮附近遇戒嚴部隊與群眾對峙, 左胸中彈, 為小口徑手槍近距離射殺。6月4日凌晨死於郵電醫院。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萬安公墓。
17 王衛萍 25 北京市 北京人民醫院婦產科實習大夫,北京醫科大學應屆畢業生 89.6.3.夜, 在木樨地附近救治傷員時頸部中彈, 送北大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其骨灰安葬在萬安公墓。碑文上除姓名和身份外, 還刻有生卒年月:“1964.12.21生,1989.6.3遇難身亡”。
18 王建平 27 北京市 北京市煤气公司南郊車隊司機 89.6.3.夜,在西單路口左胸中彈,傷及肺,4日凌晨死於北京市急救中心。骨灰先安葬在京郊一位農民的地里,後移至海淀區東升骨灰堂。王遇難時留下一對孿生女,才八個多月。
19 王培文 21 陝西咸陽市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青年工作系86級學生 89.6.4.凌晨,王走在從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頭排,在六部口被坦克軋死,屍體軋碎。
20 董曉軍 19 江蘇鹽城市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青年工作系86級學生 89.6.4.晨,在六部口附近,董站在從天安門廣場撤出的學生隊伍尾部,被由後至前的坦克壓死,屍體碾碎。遺體火化後葬於家鄉。
21 袁力 27 北京市 電子工業部自動化研究所工程師 89.6.3.夜11點多,離家不久便在木樨地咽部中彈,家人找遍北京44家醫院。袁為海軍總醫院第二號無名屍。6月19日家人認領後於6月24日火化,安葬於萬安公墓。袁力於北方交大研究生畢業,曾訪德,并已獲赴美簽証。
22 葉偉航 19 北京市 北京市57中高三學生,班長,學生會干部 89.6.3.凌晨2點左右,於木樨地中彈,亡於海軍總醫院,為該院第一號無名屍,身上三處中彈,一為左臂貫通傷,一為右胸封閉傷,一為右後腦封閉傷。家人於6月5日找到屍體,骨灰安放在家中。
23 吳國鋒 22 四川新津縣 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86級學生,89學運期間曾為校學生自治會籌委會成員 89.6.3.夜,攜像機騎自行車離校,後腦中彈,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倒地後,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長的刀口,雙手手心留有明顯刀痕。當時由一老人送郵電醫院,吳向老人說完他所在的學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蔣培坤在尋找其子屍體時,於郵電醫院發現吳的死亡名單,受醫院委托將名單帶回學校,屍體火化後骨灰由其父母領回,現存放家里。吳生前曾參加過天安門絕食行動,一連五個晝夜。
24 王超 30 北京市 北京中關村四通公司職員 89.6.3.夜遇難,為海軍醫院第三號無名屍,骨灰安放在香山附近的金山陵園。
25 安基 31 北京市 建設部中國建筑技術研究中心"村鎮建設"雜志編輯 89.6.6.晚12時許,與六名友人(4男2女:王爭強及其女友、王爭勝及其女友、楊子明及其弟)在南禮士路路口,被戒嚴部隊喝住,旋即掃射,王氏及楊氏兄弟四人中彈,送往復興醫院。兩女青年跪地求饒幸免一死。安基一彈傷及腿部, 一彈從後背斜穿胸部,6.7日凌晨4時死於兒童醫院。遺體火化後存放在西郊福田公墓骨灰堂。
26 於地 32 北京市 北京太陽能研究所工程師,曾與同事發明電熱膜,獲過獎 89.6.4.凌晨2時,戒嚴部隊在南池子至歷史博物館一帶與市民對峙,曾四次掃射百姓,於第一批被擊中,子彈從左下肋骨穿入右上肋穿出,傷及肝腎肺等八個臟器,擦傷脊柱,由協和醫院先後作了四次大手術,摘去一腎,搶救20餘天,高燒不退,6月30日死於協和醫院。
27 嚴文 22 北京市 北京大學數學系二年級學生 89.6.4.凌晨一時許,在木樨地幫助攝象時被打中右大腿根部動脈,送海軍醫院搶救不治身亡。遺體火化後葬於太子峪公墓福南區第11排。
28 錢縉 21 北京市 北京外貿大學86級本科生 89.6.3.夜, 10點左右,錢與一袁姓同學由北蜂窩路口騎車朝木樨地方向拐彎回家, 正值戒嚴部隊由西向東掃射, 一梭子彈射中路邊很多群眾, 錢與袁姓同學同時腹部中彈,被群眾送到鐵路總醫院槍救。錢因動脈被炸斷,於6月5日死於鐵路總醫院。骨灰安葬於蘇州。
29 劉弘 24 不詳 清華大學88級環保專業研究生,83級本科生畢業 89.6.4.凌晨, 在前門附近,腹部中彈, 腸子流出, 被同學塞進, 扣上一只小盆後送醫院搶救,無效,死於同學懷中。
30 鐘慶 21 不詳 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86級6班本科生 89.6.3.夜, 在木樨地被子彈擊中頭部, 打掉半個臉。從遺體衣袋中鑰匙辨明其身份, 通知學校。
31 周得寶 20+ 湖南省 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應屆畢業生, 已決定分至南京大學 不詳
32 不詳 不詳 北京市 101路售票員 89.6.4.凌晨5時許, 陳屍於東郊紅廟十字路口北。(由目擊者多人提供)
33 ZhangXX 53 北京市 東郊熱電廠基建處科長 89.6.4.凌晨5時許, 陳屍於東郊紅廟十字路口北。(由目擊者多人提供)
34 呂鵬 09 北京市 北京順城根小學三年級學生 89.6.3.夜12時左右, 在復興門立交橋附近被戒嚴部隊射中胸部, 當場死亡。屍體曾被民眾置於敞蓬車上游行示眾。
35 庄捷生 27 北京市 北京五道口百貨商場售貨員 89.6.3.白天,離家後再未返回, 6月11日家人在同仁醫院從無名屍照片中找到庄的遺體, 胸部及胳膊兩處中彈, 火化後在八寶山骨灰堂存放三年, 後轉存至東昇骨灰堂。
36 袁敏玉 35 北京市 北京地質儀器廠電焊工 89.6.3.夜, 在三里河木樨地之間, 心窩與喉部中彈, 6月4日下午在兒童醫院去世, 6月5日由親友釘棺木運回河北老家掩埋。
37 杜燕英 29 北京市 北京市勞改局下屬某公司職工(原為北航82年畢業生) 89.6.4.凌晨2時,在前門大北照相館附近, 肝部中炸子, 6月5日凌晨死於友誼醫院。
38 路建國 40 北京市 北京市旅游局司機 89.6.3.夜11點, 在二七劇場路三里河商場附近, 左胸中炸子身亡, 死於阜外醫院。
39 王爭勝 20+ 北京市 華北物資站職工 89.6.6.夜, 與安基(見遇難者0025號)等人一起遇難, 其兄王爭強也在場,被射傷。
40 李長生 不詳 北京市 北京聯合大學自動化工程學院圖書館管理員 89.6.4.凌晨,離家去天安門廣場, 至今生不見人, 死不見屍。
41 奚桂茹 24 北京市 北京市展覽館勞動服務公司職工 89.6.4.凌晨,於二七劇場路北口左肩中彈, 死於人民醫院。
42 戴偉 20 北京市 北京和平門烤鴨店廚師 89.6.3.晚, 戴去前門烤鴨店上班, 行至民族飯店前受阻, 後背中彈, 送郵電醫院, 因失血過多於6月4日凌晨死亡。
43 吳向東 21 北京市 北京東風電視機廠職工, 夜大經管系三年級學生 89.6.3.夜11點多,於木樨地橋頭附近, 頸部中炸子。被群眾送往復興醫院, 因流血過多於4日凌晨5時左右去世, 臨死時頭腦清楚, 親手在壹角毛票上寫下自己所在單位地址, 托一北航學生報信。4日晚家人認領遺體, 7日於東郊火葬場火化。骨灰葬於八寶山人民公墓2區3排。
44 劉建國 35 北京市 北京長城風雨衣公司銷售科科員 89.6.3.夜12點鐘左右, 在西單路口胸部中彈, 送二龍路醫院搶救, 不治身亡, 遺骨葬於太子峪公墓福南區第7排。
45 賴筆 21 廣西邕寧縣 北京醫科大學87級學生(壯族人) 89.6.4.凌晨2時左右, 於西長安街南長街口中彈身亡, 子彈從前額射入, 從後右腦穿出, 口徑約10厘米, 送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搶救無效, 於晨6時死亡, 北醫所出証明為“誤傷”, 遺體運回醫科大學, 舉行了告別儀式, 賴的家人來京領回骨灰,存放於邕寧家中。
46 董琳 24 北京市 北京東城區人民法院職工 89.6.3.夜11點鐘左右, 在木樨地河東岸, 右肋下中炸子, 送復興醫院。與董同時中彈者有四人, 一人大腿根動脈中彈, 當時大出血死亡;另三人送復興醫院, 其中一人系電視台工作人員, 中彈部位、手術情況與董琳相似。兩人因無血可輸於4日晚死亡。
47 虢安民 23 湖南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噴气發動機專業89屆應屆畢業生。生前已通過碩士研究生考試 89.6.4.凌晨,頭部中彈, 當即死亡, 半邊臉被炸飛, 遺體於當日停放在政法大學主樓大廳, 數日後由北航領回。
48 林仁富 30 福建莆田市 北京科技大學材料系應屆畢業博士生 89.6.4.凌晨,與同學王寬寶一起從天安門廣場撤出, 行至六部口被坦克碾死。已婚, 生前已聯系好89.10月去日本。
49 孫彥昌 24 北京市 北京建筑筑爐公司司機 89.6.3.夜,孫離家去找弟弟, 在東郊紅廟110車站總站廣場南面,被戒嚴部隊槍彈擊中頸椎第四節神經中樞, 當時由朝陽醫院救治, 半年後醫治無效身亡。
50 錢輝 21 福建省 北京廣播學院新聞采編專業應屆畢業生 89.6.5.凌晨, 在廣播學院校門外, 由一輛坦克上射出的大型子彈擊破膀胱, 另一槍打斷大腿動脈。當時未死, 還向同伴說了一句:“當心!軍車還沒有過去!”同伴把他搶救至校門內, 血流一百米, 死去。
51 鄒冰 19+ 河北省 北京廣播學院88級學生 鄒因參加89民運受審查, 過不了關, 於89年9月中旬由學校塔樓13層跳樓自殺。死後校方誣鄒有神經病, 事實上鄒并無神經病, 死前幾天曾給父母寄過遺書, 說辜負了父母的養育之恩。死前10分鐘還給宿舍打過幾壺水。
52 朴長奎 47 北京市 中央民族歌舞團演奏員(朝鮮族) 89.6.3.夜, 在西單至復興門之間, 左腦後中彈, 子彈從右頸下穿出, 死於郵電醫院, 埋在金山陵園, 未立碑。
53 卞宗序 40 北京市 北京新街口機電產品供銷公司經理 89.6.4.凌晨, 在西單家俱店門前, 子彈從頭部斜穿過去, 當即死亡。骨灰葬於太子峪公墓, 墓碑上寫著:全家親人及親友哀立。卞遇難時留下一對孿生子女。
54 田道民 22 湖北石首市 北京科技大學管理系85級學生 89.6.4.清晨, 田做完畢業論文後去六部口, 被坦克碾死。
55 何洁 23 黑龍江寶清縣 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生 89.6.3.晚, 何與同學一起去天安門, 於南池子遇難, 北京醫院"死亡証明"為“顱腦損傷”(腦部中彈), 於6月4日3點40分去世。何15歲高中一年級時被清華大學錄取為大學本科生, 87年由清華推荐免試錄取為中科院計算技術所碩士生,遇難時年僅23歲。骨灰由家人帶回黑龍江老家, 葬於完達山脈的小青山上南山陵地。
56 宋曉明 32 北京市 航天部二院283廠技術工人 89.6.3.夜, 宋走在五棵松十字路口西南方向的人行道上, 由南邊來的軍車向喊口號的民眾射擊, 子彈穿透宋的大腿根部動脈, 送301醫院, 持槍的軍人命令大夫不准搶救, 不准輸血, 終因流血過多於6.4凌晨死亡。宋的母親在兒子遇難後不久因腎衰竭去世。宋的骨灰埋在太子峪, 83號, 無碑。
57 劉燕生 37 北京市 北京家用電气研究所工人 89.6.3.夜, 在長安街民族宮路口中彈, 穿透腹部, 送郵電醫院搶救, 血流盡而亡。
58 溫杰 26 北京市 北京大學88年中文系碩士研究生畢業, 北京服裝學院 六四”後被羈押, 獄中患腸癌, 保釋出獄後不久病逝。
59 里慧泉 35+ 北京市 中國冶金報記者 89.6.4.凌晨, 在六部口路南遇難。6月11日於郵電醫院發現遺體,為無頭屍
60 張汝寧 32 北京市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俄語部副主任 89.6.3.夜10時多, 離家步行去電台途中, 穿越馬路, 在木樨地橋頭附近腹部中炸子, 被送復興醫院搶救, 無效, 於6.4日凌晨身亡。遺骨葬於西郊福田公墓。
61 劉鳳根 40 北京市 地質部鑽探工具廠工人 89.6.3.夜10點鐘左右, 離家去西單一帶搶救傷員, 身中三彈, 背部, 胳膊, 有一彈從左臂處穿過心臟, 由民眾送二龍路醫院, 血流盡不治身亡。遺骨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 現取回置放在家中
62 李萌 32 北京市 國家語言文字改革委員會助研 89.6.4.其夫中炸子受重傷, 從屍體堆里找到, 幸免於死。李精神受強刺激, 導致失常, 90年底走失, 尋找多年杳無音訊, 活不見人, 死不見屍, 公安部門已簽發死亡通告, 吊銷戶口。
63 賁云海 22 北京市 北京市廣安門內街道辦事處職工 89.6.3.夜, 離家未歸, 於6.4日在復興醫院找到屍體, 腹部中炸子, 經搶救無效身亡, 骨灰葬於京郊金山陵園。
64 劉洪濤 18 湖北武漢市 北京理工大學工程光學系88級(40882班)本科生 89.6.4日凌晨一時許, 在民族文化宮附近遇難, 從北京郵電醫院領
65 周欣明 16 北京市 中學生 89.6.4遇難, 葬於金山陵園。
66 王鋼 20 北京市 北京焦化廠技工 89.6.3.下午離家去廠里上夜班,6.4早7點下班後,到焦化廠大門口買早點,恰遇大隊軍車開過,速度很快,他無法過馬路,就站在路邊等待。這時有一輛軍車向人群沖來,當場軋死3人,撞傷很多人,王鋼是3名死者之一。軍車軋死人後,士兵換乘別的車輛開走了。憤怒的民眾把丟棄的那輛車燒了。王鋼內臟撞傷,當場死亡,後送垂楊柳醫院,不治。骨灰安葬於北京西郊金山陵園。
67 張琳 37 北京市 不詳 89.6.4遇難, 葬於金山陵
68 韓子泉 38 北京市 北京科技大學(原鋼鐵學院)電工 89.6.4.凌晨5點多,送親戚上班, 離家不到半小時, 在農展館附近頸部中彈身亡。
69 李德志 25 湖北武漢市 北京郵電學院應用物理系88級研究生 89.6.3(4).在復興門遇難, 屍體從復興醫院領回。
70 周永齊 32 北京市 北京彈簧廠汽車隊隊長 89.6.3.晚11點多, 在工會大樓附近中彈, 子彈從左側胸部射入經右肺穿出, 傷及心肺, 送復興醫院, 不治身亡。
71 南化通 31 北京市 北京市住宅壁板廠司機 89.6.4.凌晨5點左右, 離家去長安街, 就此再沒有回家。家屬兩天後在協和醫院認出死者照片, 找到遺體;子彈從左後肩胛骨下射入, 胸腔被炸爛。
72 賀安彬 32 北京市 不詳 89.6.4遇難, 葬於太子峪公墓。
73 仲桂清 31 北京市 不詳 89.6.4遇難, 葬於太子峪公墓。
74 穆桂蘭 48 北京市 北京國棉三廠整理車間工人 89.6.4.清晨6點半左右, 穆出門買早點, 路過朝陽門立交橋, 遇坦克、軍車自通縣方向開來,一路射擊,穆腦部中彈,當即死亡。路人曾照相為証, 并寄給家人。
75 熊志明 20 江西金溪縣 北京師范大學88級經濟系本科生 89.6.3.晚,遇難,据有關人士講, 熊當時與班上一女同學躲進胡同口, 女同學先遭槍殺, 熊上前救援也遭槍殺, 熊的遺體由其同學從熊所穿衣服辨認,由學校領回。
76 張衛華 24+ 不詳 國家海洋局海洋預報台碩士生 89.6.4.凌晨, 在禮士路, 腹部中彈, 6.5日在兒童醫院找到屍體。
77 張** 19 河南省 北京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88級本科生 89.6.4.凌晨,自天安門廣場撤離至六部口, 額頭曾被棒擊, 咽喉中彈,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搶救無效身亡。
78 龔紀芳 19 內蒙包頭市 北京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88級本科生 89.6.4.凌晨, 自天安門撤至六部口, 左胳膊中彈(炸子)倒地, 因毒瓦斯造成昏迷, 送北京市急救中心, 搶救無效身亡。死亡証明書上載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爛。
79 江** 26 不詳 中國新聞學院碩士研究生 89.6.3.晚, 於建國門外中彈身亡。
80 劉春永 24 北京市 北京天橋南通服務樓浴室工作人員 89.6.3.夜, 在天橋附近15路公共汽車總站, 遇從南邊過來的空降部隊掃射, 頭部中彈, 經友誼醫院搶救無效, 於4日凌晨身亡, 醫院出具死亡証明為:“頭部槍傷引起心衰、呼衰。”遺體葬於通縣某地。
81 劉俊河 56 北京市 個體戶 劉在前門大街箭樓下擺西瓜攤,6.4.凌晨被戒嚴部隊擊中面頰主動脈, 死於友誼醫院。
82 梁寶興 25 北京市 北京華丰縫紉機廠司機 89.6.3.夜, 在天橋15路公共汽車總站附近, 臉頰被打穿, 送友誼醫院搶救無效, 於5日身亡。
83 欒沂偉 35 內蒙包頭市 包頭鋼鐵設計研究院工程師 89.6.4.凌晨, 在南池子附近腰部中彈, 於同仁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84 蘇金堅 25 北京市 職高電子專業畢業生,服裝個體戶 89.6.3.夜, 腦部中彈,送往友誼醫院,6.4凌晨2點,不治身亡,為友誼醫院第1號屍體(該院第二號屍體為北京農業大學學生)。6.14.蘇父於該院找到遺體,骨灰曾於八寶山骨灰堂存放3年,後存古田公墓骨灰堂。
85 張羅紅 30 北京市 總政干休所(白石橋)工作人員 89.6.3.晚, 遇難於木樨地。
86 王志英 35 北京市 北京第三通用機械廠重型汽車鑄造廠傳動橋廠車工, 生前曾評為勞動模范 89.6.3.晚11點, 與妻從岳母家(宣武門)回東珠市口家里, 約12點多至珠市口十字路口, 遇戒嚴部隊向北行進, 一路掃射, 王夫婦躲在路口一輛面包車後面, 一顆子彈射中王頸動脈, 送前門醫院, 又轉送同仁醫院, 因失血過多, 搶救無效死亡, 是同仁醫院第一個遇難者。骨灰安葬於昌平佛山公墓。
87 王鴻啟 21 北京市 海淀區皮革研究所職工, 中專畢業生 89.6.3.值班回家途中遭槍擊,子彈橫穿胸部。6.4.家人接到市民報信,赶往海軍醫院,口袋里空無一物, 薪金、公共汽車月票等全部遺失。
88 李淑珍 51 北京市 北京自來水公司某單位食堂工人 89.6.3.晚, 與丈夫騎車外出, 在軍事博物館附近, 遇戒嚴部隊射擊, 身中3彈, 送郵電醫院搶救無效, 於6.4日死亡。
89 馬承芬 55 北京市 49年參軍, 參加過抗美援朝,53年回國復員,屬鐵道兵 89.6.3.晚, 與樓內鄰居在院內(水利科學院對門)納涼, 遭行進中的軍車射擊, 腹部中彈, 送304醫院搶救無效, 於6.4凌晨身亡。馬死後,其夫曾多次給軍隊系統寫信反映,一直無回答,92年由其夫個人出資將骨灰葬於金山陵園。
90 郭** 22 北京市 不詳 89.6.3.晚9點多, 在復興路、永定路口中彈身亡。
91 楊振江 21 北京市 北京淮陽春飯店服務員 89.6.4.凌晨, 和幾位同學途經木樨地, 左腿根中彈, 打斷動脈, 送海軍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6月6日找到屍體, 骨灰安放在萬安公墓骨灰堂。
92 *** 不詳 貴州省 四川成都電訊工程學院十四系八七級學生 89.6.4.上午, 與男友一起去成都人民南路廣場, 遇警察與群眾發生沖突, 她在逃離廣場時被警察抓住, 警察以電棒猛擊之, 後由群眾送往醫院, 終因傷勢過重於當夜身亡。幾天後其父母從貴州去成都參加追悼會。
93 寇霞 31 北京市 北京西四北幼兒園教師 89.6.3.夜, 在軍事博物館對面人行道上腹部中彈, 送鐵路醫院搶救, 因傷及脾臟, 於6月4日下午5時身亡。
94 韓秋 25 黑龍江佳木斯市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制釘廠銷售科業務員 六四期間來北京出差, 6.4.凌晨, 後腦中彈, 送天壇醫院, 不治身亡, 該院開具了“死亡通知”單,但沒有寫明死因,北京崇文區公安局開出死亡証明:槍擊致死。
95 劉錦華 34 北京市 白石橋總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職工 89.6.3.晚9點, 與其夫(受傷, 另有記錄)從八里庄去永定門外姑姑家給孩子取藥, 至西單, 遇戒嚴部隊,返回;11點左右至木樨地燕京飯店處, 遇戒嚴部隊掃射, 兩人躲入木樨地21樓邊的小胡同, 士兵追入胡同射擊, 劉上額中彈, 立即死亡。
96 王鐵軍 不詳 北京市 北京鐵路局木樨地客運處職員 89.6.3.晚, 在單位值班(木樨地), 於樓頂持望遠鏡觀看戒嚴部隊進城情況時中彈身亡。
97 黃濤 不詳 江蘇張家港市 北京某大學學生 89.6.4遇難。
98 陶志敢 24 浙江天壇縣 北京某大學學生。 不詳
99 許建平 19 不詳 北京某大學學生。 89.6.4.臉部被擊中, 坦克又從他身上壓過, 致死。
100 何國 27 北京市 北京月壇街道糧店工人 89.6.3或6.4.晚上, 在木樨地遇槍擊, 死於復興醫院。
101 李強 不詳 不詳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學生 89.6.4.遇難。
102 羅維 30 北京市 北京半導體材料廠助理工程師 89.6.4.晚, 於長安街西側騎車時遇難。廣安門醫院診斷:腹部槍傷, 當時未死, 腹內取出兩顆子彈, 一顆為達姆彈, 在腹腔內炸開, 傷及肝、腎、膽、胃及消化道,醫院曾作肝、胃修補術,不治,死於急性腎功能衰竭。
103 齊文 16 北京市 北京鐵路三中學生 89.6.3.晚, 在木樨地中彈, 死於復興醫院。
104 劉占民 38 北京市 中國五金礦產進出口公司職員 89.6.4.凌晨約3、4點之間, 劉從東四六條四十四號住處去東四六條南面岳母家, 因他妻子剛分娩住在娘家。但他既沒有去岳母家, 也沒有回自己家。3天後在協和醫院找到劉的屍體,編號為21#。右頜骨中彈,子彈未穿出。(据家人回憶,當時協和醫院共有40余具編了號的屍體照片)。
105 石岩 27 遼寧大連市 空政文工團演奏員 89.6.4.凌晨, 頭部中彈, 紅十字會救護車送至北京人民醫院時還沒有停止呼吸, 後搶救無效死亡, 於八寶山火化。
106 任建民 30+ 河北定州市 河北省定州陳庄子村農民 89天安門運動期間,任去內蒙看望剛分娩的妻子(任妻為內蒙人),於6月4日返回河北途經北京時遇戒嚴部隊開槍,腹部中彈, 腸子流出, 被送往北京協和醫院,醫院判斷已無法救治, 移置於太平間。後發現任還活著, 遂通知其家屬, 任家屬因無錢留院治療, 由其姐夫帶回河北家里。回家後仍無錢治療,簡單處理後在家養傷,後流出的腸子腐爛。任不堪痛苦於農歷中秋節後第二天上吊自殺。
107 孫鐵 26 北京市 中國銀行總行職員,復員軍人 89.6.3.晚, 在軍事博物館前面遇戒嚴部隊開槍, 與朋友一起跑到附近有色金屬設計院內躲避, 戒嚴部隊追入射擊, 胸部中彈,送鐵路總醫院,不治身亡。醫院開具的死亡証明稱:“右胸部中彈傷及肺部靜脈,重度失血休克,死亡時間89年6月3日23時45分”。孫死後單位以“病故”處理。由孫生前同學募款安葬於八寶山公墓。
108 *** 不詳 北京市 北京市190中學高中學生 其父為北京某派出所所長,6.3.***去該派出所找到父親,6.4.其父派該所民警將其送回家去,途經南河沿一帶被戒嚴部隊射殺。
109 蘇生機 43 北京市 北京亞運村《住宅建設》報記者 89.6.3.傍晚, 蘇在新街口松樹街一朋友家談工作, 6點, 見電視緊急通告, 隨即離開朋友家, 11點, 有人在勞動人民文化宮見到蘇, 以後再也沒有人見到。家人至今沒有找到屍體。
110 任文聯 19 內蒙臨河市 北京科技大學采礦系一年級學生 89.6.4遇難。
111 黃培璞 不詳 北京市 住北京市海淀區四季青公社東冉村黃庄 89.6.4遇難
112 鄭春富 37 北京市 故宮古建工程隊工人, 班長 原住東城區演樂胡同78號, 6.3夜11點多離家後失蹤, 至今杳無音訊, 事後家屬遍找城區所有醫院太平間及火葬場, 未見屍骨。
113 *** 16 北京市 北京市建筑工業學校88級學生 89.6.3.夜, 身中兩彈, 送空軍總醫院搶救, 不治身亡。
114 曹振平 29 北京市 北京農業機械工程學院計算站職工(復轉軍人) 89.6.3.晚, 在西單搶救一名女記者時背部中彈, 腹部又炸爛, 當時送郵電醫院, 4日轉人民醫院, 6日因失血過多去世
115 李振英 45 北京市 軍事醫學科學院儀器廠技工 89.6.3.晚, 去301醫院給孩子取藥, 約10點多, 有人見到李站在301醫院北門門衛旁邊, 此時戒嚴部隊從西邊掃射過來, 忽然門衛向前傾倒(有人說中彈倒下), 李正欲去扶, 自己前胸中彈, 子彈從右後胸穿出, 傷及心臟, 送301醫院搶救無效, 於一小時後死亡。
116 楊汝霆 4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機床電器廠行政科科長 89.6.3.晚11點多, 從家里出去, 想看看外面的情況, 在復興門立交橋附近兩處中彈, 一射入肺部, 一射斷胳膊;入肺部的子彈於背部出口處炸開, 死於北京兒童醫院。骨灰安葬於北京溫泉公墓。
117 王慶增 34 北京市 北京天壇糧管所司機 6.3.晚11點, 從家(珠市口附近)騎車去單位(永定門方向)檢查車輛是否安全, 行至橡膠八廠對面馬路時, 被從南邊開來的戒嚴部隊射中左胃部, 送天壇醫院, 不久死亡, 骨灰安葬於門頭溝。
118 周德平 不詳 湖北天門市 清華大學無線電電子學系(現電子工程系)碩士研究生 89.6.3.晚, 周獨自外出, 遇戒嚴部隊掃射, 頭部中彈, 死於同仁醫院, 同年7月6日由校方确認, 8日遺體送八寶山火化。
119 王文明 35 北京市 北京前進鞋廠模具鉗工 89.6.3.晚, 王聽到外面有槍聲, 與一鄰居一起去珠市口方向觀察動向, 約12點, 戒嚴部隊自南向北行進掃射, 王左肋中彈, 子彈從右肋穿出, 送友誼醫院搶救, 因腸子打爛, 只接上2米多, 其餘無法接上, 手術後發高燒, 於4日晚9點多死亡。單位按正常死亡處理。骨灰葬在文安老家。
120 尹敬 36 北京市 冶金部職員(最高人民檢查院副檢察長之婿) 89.6.3.晚, 於木樨地沿街22樓8層家中,當尹進廚房開燈時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頭部死亡, 葬於八寶山人民公墓2區17排12號。
121 楊子平 26 北京市 北京第一機床廠工人 89.6.6.晚, 安基、楊子明、楊子平、楊月梅(楊氏三兄妹)、王爭強、王爭勝(王氏兩兄弟)、張學梅,共七人去復興門, 至禮士路十字路口, 遭埋伏在電纜溝里的戒嚴部隊密集掃射的伏擊。安基當場死亡,楊子平、王爭勝送復興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王爭強、楊子明重傷。
122 趙龍 21 北京市 高中畢業生 89.6.4.凌晨1點多離家, 在西單路口, 左胸中三彈, 當即死亡, 群眾把屍體送至第二人民醫院, 家人於6.7日找到屍體,骨灰置放家中。
123 雷廣泰 33 北京怀柔縣 北京怀柔縣廟城鄉西台上村農民、大隊汽車隊司機 89.6月,汽車隊承擔北京建國門海關大樓的運土方工程,3日晚10點多, 雷與另二位司機去天安門觀看民主女神像, 約11點多, 三人走到南池子旁,蹲在紅牆下吸煙, 正遇上戒嚴部隊從東長安街一路掃射過來, 三人剛站起身, 雷即中彈倒下。當時中彈的人很多,雷中彈後隨即由市民用三輪車拉走,其他二人被沖散,從此再也沒有找到雷的下落。
124 鐘俊軍 22 北京市 北京農學院三年級學生 89.6.3.晚, 與四位同學一起騎車去天安門, 在途中右胸中彈, 送急救中心不治身亡。
125 高原 24 北京市 北京市石景山醫院中醫科醫生 89.6.3.夜11點多,在復興門地鐵站附近,前胸中兩顆炸子,穿透後背,留下碗大傷口。當時被一老人用平板三輪車送往市兒童醫院,入院時尚未死亡,因搶救不及時失血過多而身亡。6月9日屍體被轉移到復興醫院,置於該院自行車棚屍體堆中,11日家人才找到遺體,已變形。後由石景山醫院開具誤傷証明,舉行追悼會,并由該院購置八寶山墓地安葬。
126 倪世聯 24 山東省 北京石油大學畢業生, 石化總公司北京設計院工作人員 89.6.3.晚11時許,倪與其他6位青年騎車自地質醫院出發,約11時至西單,倪胸腹部中彈,民眾送宣武醫院搶救,不治身亡。90年單位出具“非正常死亡”的死亡証明書,并作如下政治結論:“違反戒嚴令,後果自負”,一次性發給10個月的基本工資835元。當時與倪一起受傷者有曹長韌、王建偉兩人。
127 鄺敏 27 北京市 北京工業大學畢業生、北京叉車總廠工程師 89.6.3.夜, 於木樨地中彈, 子彈從右腰後部射入從右腹前穿出, 送到醫院後立即死亡。骨灰一直存放在家中
128 殷順清 30 北京市 北京房修一公司工人 89.6.3.晚7點多,騎自行車離家, 10點多有人看見他在電報大樓附近, 夜間, 有人在六部口看見他頭部中彈, 立即死亡, 至今未找到屍體。
129 何世泰 31 北京市 北京第一機床廠鑄工車間工人 89.6.3.夜, 何下小夜班後原擬去蒲黃榆岳父家, 6.4凌晨, 何行至南河沿南口, 遇軍隊射擊, 何太陽穴中彈, 中彈後還扶著自行車, 後被群眾送往協和醫院, 但未至醫院即已死亡, 兩天後家屬從醫院找回屍體, 後一知情者送回死者自行車。
130 周玉珍 36 北京市 國家計委體改司(政研室)科級機要秘書(轉業軍人) 89.6.3.夜晚,在家中聽到槍聲,與丈夫、孩子到窗口觀看,戒嚴部隊向樓上掃射,丈夫拉著孩子臥倒較快,未受傷;周被子彈擊中頭部,當場死亡。孩子親眼看到母親中彈身亡,受到強烈刺激。周的屍體火化後葬於八寶山回民公墓(周非回民)。
131 軋愛國 22 北京市 待業 89.6.3.22時, 與同事去公主墳途中, 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頭部, 死於301醫院。醫院診斷為“腦干貫通傷”。6月5日家屬尋找到屍體,火化後葬於天津老家。
132 宋寶生 39 北京市 北京玻璃四廠職員,生前為北京市人民代表,市青年突擊手,勞動模范 89.6.3.晚, 在木樨地家中休息, 聽到槍聲起來關窗戶, 被子彈擊中胃部, 造成胃穿孔, 送醫院搶救, 因失血過多死亡。當時軍隊派人監視不准搶救,死亡証明不准開槍傷,只准注明失血過多。葬於八寶山。事後其父狀告西城區公安局和中南海李鵬,中南海信訪室收下信函後杳無音信。
133 陳森林 36 北京市 北京707廠工人 89.6.3.晚, 陳騎車去西單, 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心口, 死於北京市第二醫院。出事後家屬找遍了北京市各大醫院,毫無結果;後通過市衛生局查找無名屍,一個月後才找到,屍體已腐爛,家屬通過死者的衣服及死者生前胃切除後留下的傷疤才确認。火化後葬於江蘇老家。
134 石海文 20 不詳 沈陽藥學院應屆畢業研究生(在北京營養源研究所代培) 89.6.4.頸部中彈死亡,死於積水潭醫院。
135 楊撼雷 19 北京市 北京流芳賓館廚師班學員 89.6.3.晚, 與同學一起去換月票, 後一起去北京飯店。4日凌晨, 在南池子南口脾部中彈, 送協和醫院, 因失血過多死亡,3、4日後同行的同學通知了家屬, 從協和醫院領回屍體火化, 骨灰存放在家。
136 *** 不詳 河北省 原開灤礦工報記者,89年借調至新華社當記者 89.6.4.遇難。
137 王耀和 40+ 不詳 北京朝外某飯庄廚師 89.6.4.遇難。
138 彭軍 30 北京市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駐京辦事處工作人員 89.6.5.早上6點40分左右,彭從朝陽區東大橋的住址出門,准備去買早點,途中遇戒嚴部隊掃射,身中兩彈,一處在腳踝處,另一處從右後胸射入,左前胸爆出,經送朝陽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139 劉強 不詳 河北省 河北省河北師范大學學生 89年來京參加學運,.6.4後一直未歸,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140 蘇欣 29 北京市 有色金屬進出口總公司職員 89.6.3.晚,蘇從阜外大街母親家回自己家里,夜間不放心母親一人在家,又返回阜外大街,路經南禮士路南口被阻,4日凌晨戒嚴部隊用沖鋒槍掃射路邊人群,同時有五人中彈倒地,蘇欣胸部中彈,送兒童醫院,又轉人民醫院,不治身亡。蘇為獨生女,已婚,無子女。
141 包修東 41 北京市 鼓樓東大街某印刷廠廠長 89.6.3.夜,在北京飯店旁歐美同學會路口中彈,送協和醫院搶救,不治身亡。骨灰安葬於八寶山人民公墓。
142 趙德江 27 北京市 全國總工會司機,復員軍人。 89.6.4.凌晨,在總工會大門口,有一老人遭槍擊(後死亡),趙上前搶救,被戒嚴部隊擊中頭部,送空軍醫院搶救,未至醫院即死亡。
143 *** 不詳 北京市 不詳 89.6.4.凌晨,在總工會大門口,遭槍擊死亡。趙德江上前搶救,同遭槍殺。(目擊者多人提供)
144 曹** 21 北京市 北京測繪研究院設計所繪圖員 89.6.3.晚離家,在西單附近中彈,送郵電醫院,不治身亡。6日接通知去郵電醫院領取屍體,遺體滿是蒼蠅,傷口已成肉泥,7日送八寶山火化,未留骨灰。
145 崔林峰 29 北京市 北京市三里河服裝廠工人,西城分局聯防隊員 89.6.3.晚7點,由家去廠里上班,本應夜2點下班回家。但家人等了兩天未歸,後去廠里尋找,得知崔6.3晚去廠里後,共約三人一起騎自行車去了長安街方向,後一人往東,一人往南,崔一人往西,隨後聽到槍聲,當天崔未歸,其餘兩人均安全回家。事後家人找遍了很多醫院,未見崔的下落。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146 王芳 50+ 北京市 北京煤礦機械廠職工 89.6.3.晚,於木樨地頭部中彈,由王軍等人抬上卡車,在送往海軍醫院途中死亡。
147 劉京生 40+ 北京市 鐵路系統職工 89.6.4.於北京羊坊店附近遇難。
148 張佳梅 61 北京市 原化工部行政管理局人事處處長,剛離休不久 89.6.3.晚,在和平里自己家中,聽到外面發生騷亂,從沿街走廊探出窗外觀望,不幸中彈,子彈穿透心臟,當即死於家中。
149 *** 不詳 江蘇省無錫市 無錫市江南大學機電系學生 在89天安門運動期間,與幾位同學一起去北京向天安門絕食學生送募集的捐款,始終沒有回校,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由該校多位教員提供,該生的失蹤在該校廣為人知)
150 *** 20+ 不詳 北京301醫院正北門哨兵(武警士兵) 6.3.夜,11點左右,戒嚴部隊向木樨地方向行進,人群向後退卻,該門衛見情況危急,隨即打開301醫院大門,讓人群進大院躲避,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腦部和上胸部,當即死亡。(眾多目擊者提供)
151 *** 不詳 不詳 不詳 6.4.白天,先是被一輛軍車撞倒,隨後被一輛裝甲車碾成肉泥。從屍體僅可辨認此人穿花襯衫,剩下一只手的殘餘。屍體一直留到5日下午才被人用鐵鍬鏟入塑料袋運走。(眾多目擊者提供)
152 *** 不詳 北京市 人民大會堂炊事員 6.4.從前面門框胡同家里去人民大會堂途中遇難,死後賠1萬元。
153 *** 老年 四川萬縣 四川萬縣進京保姆(在木樨地22樓某副部長家) 6.3.夜,於木樨地22樓14層陽台探身向下觀望時,腹部中彈,當即死亡。同一時間,同樓八層居民尹進在室內開燈時頭部中彈身亡(參見0120號)。(死者兒子在八寶山火葬場向遇難親屬蘇冰嫻提供)
154 李春 20 北京市 西單民族飯店廚師 6.3.夜,李下夜班後,推著自行車行走至工會大樓南面第二座樓前(木樨地附近)中彈,子彈橫穿肋部,送廣安門外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155 *** 31 北京市 北京某廠職工 6.5.白天,下夜班過馬路時,在五棵松附近被高速行進的戒嚴部隊裝甲車撞死。死者為北京武警部隊一班長的嫂子。死後經交涉,承認為“誤傷”,并給予少量撫恤。(由原北京武警部隊戰士、現銀建公司汽車行15分公司出租車司機**提供)備注:此155位死難者名單中,有16位尚不知姓名或有姓無名,這里有兩种情況:一為親屬暫時不願公布死者姓名;二為暫時尚未找到死者親屬的下落,屬於這一類者,至少要有兩位目擊者証明。至於大量有所傳聞而無可靠目擊者証明之死者概不收集。

按此返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