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我們永遠心疼的貓露

 

邂逅在歷史的餘垣中迄今仍未消失的天使 

 葡萄牙的基督十字鑲嵌在紅色的框架中, 天使的衣裙是純白色; 露娜絲也有一身潔白的柔毛, 她仿佛是天使的化身 

一六二二年荷蘭軍艦在濠江葡萄牙軍發生海上激戰, 荷軍敗兵逃返駐守在劏狗嶺的軍艦之時, 軍發現且進行猛炮攻擊, 巨嚮的炮聲激起怒號的波濤, 軍艦沉人亡, 仍在生死線間徘徊的軍人在呼天搶地的哀號, 聲裂了濠鏡海上的漣漪。戰爭過後, 每當黑夜伴隨著海濤拍浪的聲音, 戰場遺址中仿如鬼哭神號, 故此人稱之為 “地獄門檻”, 亦謂之“海角遊魂”, 但是此地名實在太嚇人了, 因為將之改名為“海角遊雲”。

 戰事後的三百七十周年, 一九九二年我們就在此地迎來了皓白的露娜絲, 在冥冥之中註定開始了長達十載多的緣約, 她伴隨著延陵科學綜合室的建立與發展, 她生活在“非常寄主”的國度中鑄成了她不平凡的形象, 她將是本室歷史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五日起雖然消失了她的身影, 卻渝退不了她的精神, 她似乎沒半刻離開; 而且她的靈性很可能已轉化為另一個生命個體, 繼續在“非常寄主”的國度中生存, 和我們一起迎接命途的挑戰!

本室追授露娜絲``基督十字勳章``,表揚她十一年來對本室的貢獻

人間四月天 ~ 送別貓露永走不完的三月

2003年3月25日下午3時08分, 陪伴本室成員十載多的愛貓露娜絲(貓露)黯然辭世, 這無疑給我們無限的悲痛, 該天為延陵科學綜合室自奠基以來使人最為傷感的一天。稍令人欣慰的是:自彌留至生命終結期間似無太大的痛苦煎熬, 遺容安詳而高貴。當日下午4時08分本室網站的天地衡旗下半以示哀悼。

象徵了延陵科學綜合室的建立與發展, 為本室成員團結的凝聚力, 而且見證本室的各項研究的挫敗與成功, 也共同忍受了困擾的年代。貓露美麗而溫媚, 生命充滿著精彩 2002年期間,的10歲壽辰成為本室的驕傲!

一生皎潔如月, 從未給主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更無使主人蒙羞的行為, 本室以擁有如此的寵物為榮 此後,  絕不忘懷過去共趁風雨的理念 - 本室將延續允約理想主義者美夢的邀請, 義無反顧地繼續我們的足跡! 

露娜絲身故在香港的多難之秋, 作為的主人, 何以抑止悲慟之情?! 在茫然與恐懼之間必須恪信: 香港人終能尋找出一條求生之道。 

不管前路崎嶇, 逆俗流而溯舟, 我們的行為在一般人眼中有多奇異, 這畢竟是通往理想國的唯一征途; 曰:「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二零零月二十五日

                              

                                                

  

                                              

 

為露娜絲的鼓與呼

露娜絲離開了我們已有兩年的光景,歲月如幻影流光,有 一會兒與身在台灣醫師天涯草君談到露娜絲時,口中雖然有點“不在乎”,但若說“在乎”又如何呢!因為生、老、病、死,這四苦本是生命的必然,記憶起十三年前的一個下午,與友人談起寵物話題來,他引用某小說家的觀點,養寵物作伴雖然很好,但自己從不治養,理由是這些小生命往往先其主人西去,這又何必呢...... 當時我卻笑說,人生何嘗不是如蜉蝣朝露 的短暫嗎?莊子也說人生有如白駒過隙,這個“死”字又何必太認真呢!衡量生命的意義不應過份著重它的最終結果,過程比結果重要。

就象如今社會來來往往的人們故事,道德和利益又如何抉擇呢?國父中山先生說過:「有道德始有國家,有道德始有世界」,「道德」二字也是現今社會所缺乏的! 只顧個人或家族的利益,認賊作父也在所不惜,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奴才德l,就好像香港的政治小圈子堙A又有誰會想到這位北京欽命的“特區總督”會在露娜絲病逝兩週年的前夕倒台! 伴主如伴虎似的,主人變心了, 豢養的寵物也難免當災,這樣看來又怎會不一樣的呢?當然動物沒有人類這麼幸運,她們往往會被人遺棄,為求生存卻變成了野化貓 ,流連在街上,起初或許會給那些以「愛護動物」自居的有關當局遇上,短暫地得到兩餐的溫飽,但卻在指定時日內,若覓不到新的主人,最終也是走上“奧斯威辛集中營”似的結局! 諷剌的是 ,他們是否用這樣的方式去愛護動物吧?這無疑是十分偽善和可鄙惡行!

露娜絲使我想起太多的回憶,也有太多的執著,近些日子堙A也有件使人歡快的遇見,偶然在街道上看一應拖著寵物女士,細心一看女士手上的繩子所牽帶的境是一只小貓,一只白色的小貓!這個情景還在我腦海內浮現,其後也在同一路段,再遇上她們在百貨商店內購物,這回卻換了個動物手提袋,小貓的頭伸出在袋口,顯然易見這只貓兒定會是這位女士的寶貝,這溫馨的一幕真叫人難忘!

露娜絲雖然走了,但 她的繼承者念美絲,卻冥冥中好象露娜絲再回來!迷信的人定會這樣說 :「念美絲身上的紅黃金斑,正好象露娜絲火化時的火光,中國寓言故事中有鳳凰因火再得生命,因此念美絲露娜絲的火鳳凰」,我真的希望如此,同時也祝願沉淪七載的香港,也能像傳說中的火鳳凰,能契機再生........

 

二零零月二十五日

                                              

 

 

 

 

       

 

音效 ---歌舞劇《貓》主題音樂  ~ “記憶”(Memory)

英國作曲家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據1939年艾略特(T. S. Eliot)詩集《老負鼠講講世上的貓》譜成的歌舞劇巨著《貓》, 1981年5月11日在倫敦首演出之後, 一直盛名不衰, 但於2000年9月於百老匯宣告停演, 它渡過了廿一年的演繹歲月, 2002年5月11日於新倫敦劇院作最後一次演出,《貓》原班舞台樂韻已成絕嚮 ......

 

 


(左起) *1992年幼年的露貓       *毛熊玩偶       *露貓玩偶     *2003年3月25日露貓的遺體在靈柩中


1995年8月分娩

 
呵欠凝視恐懼

露娜絲的精神,站在圖書閣上古戰船旁的遙望


 

貓露與延科綜的學術

 

 

(左) 1997年12月12日: 貓露與暴龍(Tyrannosaurus rex)蹠骨化石  (右) 12月29日: 暴龍化石的鑑定文件之其中一部分

   2003年4月 "暴龍亞Lue"

聖瑪莉亞號                  哥倫比亞比例模型貓露             

的主張


  2003年2月23日:  貓露與鸚鵡龍(Psittacosaurus)的龍頭         認識中華文化 
  


貓露與我們的最後一次見證

 

鵡龍的研究文本上蓋上手印, 這是最後的一次見證我們的研究成果

 


 

      貓露一生

1992~1994年: 活潑好動, 親主性強, 富好期心。1994年前肢意外輕微骨折, 經治療後完全康復。1995年~1998年經過兩次孕育後性格變得略為穩重。 1998年以後出現牙週病病徵, 醫療後病情可受控制。 2000年本室遷址時因試圖探勘新環境爬出窗外, 被金屬枝卡住身體而懸於高空, 幸及時發現救回, 之後不敢在高陲處雷池半步。 2001年底首先發現其乳房處出現硬塊, 經診斷後判定為發生於皮層, 不會影響內臟, 此硬塊亦不會給她帶來痛楚, 貓體新陳代謝及食慾仍是很正常, 但由於年歲的增加, 她的活動量已大不如前, 一天內平均睡眠由18小時逐漸增20小時以上, 清醒時亦祗是伴在主人身體, 看看主人的新事物, 藉以消遣。她的乳腺的腫塊不斷滲出乳液(不是膿包液, 所以沒有投藥), 這樣的生活維持了約1年。 

2002年12月上旬, 一直對她生活毫無影響, 但緩慢增大的乳腺的腫塊因她行走時被擦傷而大量出血, 本室成員以止血劑為她治療且為她以繃帶包扎(她從不慣被異物所纏, 但此回硬要接受)。 經過多天的包扎, 流血總算被控制了, 但由於密封的傷口使細菌感染而輕度生膿, 傷口無癒合的趨勢。

2003年1月~3月中旬: 由於傷口的不癒合, 使本室成員對她的病極為擔心: 由於這段時期, 她的食慾正常, 且無明顯消瘦的現象, 故此, 應不是惡性癌症, 傷口可能因細菌感染及不斷滲出的乳液影響而阻礙結疤癒合。遂將其繃帶拆除, 希望新鮮的空氣及她自身的療傷本能癒合傷口, 3月15日皮下注射慶大黴素, 她此時不斷以舌根清潔傷口, 保持了約10天左右。

露貓懶洋洋失去了活性

2003年3月19~23日: 露貓食量大減, 飼以高能量的營養膏, 她一次較一次拒食, 傷口不斷沒有好轉, 而且還滲有血液, 貓體急劇消瘦, 體重銳減。

3月23日晚上7時後: 她的行走步姿已經不穩, 拒食, 勉強處理自己必要的事物便沉沉而睡, 之後發現她的後肢麻痺現象, 本室成員搶救 , 口腔灌注生理鹽水及葡萄糖, 并以林可黴素, 翻閱貓病例之書籍。

3月24日凌晨3時後: 她的前肢麻痺, 本室成員根據其病徵擬定為肉毒桿菌中毒症: 由於她以舌清理傷口時被細菌惑染胃部 (據載: 此病會引致咽喉及口腔肌肉麻痺,最後貓體會死亡)。

3月24日清晨: 她的體溫下降, 貓體極為虛弱, 本室成員繼續為她補充葡萄糖。

3月24日下午3時: 獸醫斷為惡性腫瘤未期, 可達無藥可救之地步, 建議將之儘快"人道毀滅", 其身邊的兩名女護見到貓露的傷口時, 面部略有懼色, 此時其體溫祗得攝氏35.4度, 全身無力且略為顫抖的貓露圓掙著她的眼目睹一切。  而抵受舟車勞頓的病危貓露祗好回家, 加速了她的死亡!

3月24日下午6時~凌晨12時: 貓露體溫繼續下跌, 本來能圓睜的雙眼已逐漸低垂, 側臥在射燈照射的保溫毛衣下, 口部略有顫動。此時, 本室成員心知她的大限將至, 在她仍清醒的情況下向她闡述將為她籌備的喪葬事宜。

3月25日凌晨至早上7時: 貓露開始出現休克狀態, 頭部下垂, 仍有微量知覺。

3月25日早上9時: 為她灌注葡萄糖, 雖然有主動吞嚥, 雖呼吸較為急速, 9時15分左右: 給她包裹舊患傷口, 此時仍能發出微弱且氣急的抗議聲(按: 每次換繃帶時都會發出抗議聲), 完成後, 放回病榻中, 由於體溫進一步下降, 必須增加射燈的數量, 儘量使她保持溫暖。

          

    
(左.中)臨終前兩天的貓露彌留狀況   (右) 剛逝世時的貓露, 我們為她帶上頸飾

3月25日正午12時左右: 貓露開始進入半彌留狀態。

3月25日下午3時: (根據特別設置的錄影系統記錄)此時貓露可能覺有劇熱之感, 遂用盡最後的氣力把自己身體移至病榻墊外的清涼地面上, 接著黯然地離開了人世, 眼簾閉合但略有隙縫, 身旁的所有物件整潔 。我們要接受的時刻終於到了 !  3月25日下午3時08分: 宣布貓露逝世, 享齡11歲(相當人類70歲)。

 

3月25日下午4時08分: 延陵科學綜合室網站宣布貓露逝世, 逆水帆航天地衛衡旗下半致衷。

3月25日下午4時08分: 貓露遺體抱予生前最喜愛的毛熊玩偶, 靈柩蓋上天地衡旗, 端放在延陵科學綜合室中, 作瞻仰儀式。

     

  

熊熊烈焰總結了貓露的一生

3月25日下午6時: 我們不想她停屍異地(貓露自出生至死, 幾乎與主人形影不離 ), 儀式後靈柩遂即運往火化, 晚上7時25日進行, 貓露在熊熊烈焰中完成了她的一生。3月25日下午11時: 骨灰迎回延陵科學綜合室, 她永遠與本室同在, 在至死不渝的庇蔭下永眠! 

悼念

 

 

對「故該母貓阿露」的感覺

故該母貓阿露」的家貓正式名稱 露烈 露娜絲雲水貓、「阿嬌」、「Lu Lu 英文名字Lunus (Lu),生於一九九二年七月四日於海角遊雲()一個賽車場路邊的避車處內發現 她,她是一頭純白色、黃眼、頭上有點從遊樂場上的遊戲機滴下的油漬,這頭家貓現在已經離開人世,但筆者對這頭「故該母貓阿露」還有一些印象和感覺。

記得在九四年九月某日的一個黃昏,筆對這頭「白貓女」的家貓的感覺,只有一種懂得向弱小人仕展示下權威,甚至 她會張開一副「武器」而向人攻擊…….

而「巳故該母貓阿露」所誕下的兩窩八頭小貓中,有三頭小貓,分別為「羅仔」、「白露仔」及「露仔」。

羅仔」生於一九九四年七月, 她是一頭純白色、黃眼及雄性 公貓,但由於「羅仔」隨處大小二便,所以被迫流放,不知去向,生死未卜………

白露仔」及「露仔」生於一九九五年八月一日凌晨二時許,被稱作「貓瞻」之稱, 白露仔」 她是一頭純白色、藍眼及智力有點問題及雄性 公貓,「露仔」她是一頭金黃虎斑紋、黃眼及智力有點問題及雄性 公貓「白露仔」及「露仔」於同年九月送往FTECC,(即 發氏電腦新露仔之家2000特種計劃前身)該兩頭小貓已經熟習環境,但要保護該兩頭小貓的貓身安全,所以要用一個大鐵籠,黃昏六時三十分後就把該兩頭小貓囚禁(或進入保護罩內),目的就保護該兩頭小貓免受人稱「葉不良」的養狗場東主的狗隻傷害。

露仔」於一九九六年月失蹤,生死未卜。

「白露仔」於二零零三年九月於求偶期間,因天雨把 她留下的氣味沖走,從此失蹤,生死未卜。

後記

現在筆所使用的電腦從2004年起經制定了名稱,並在2005年 起漸漸開始更新電腦系統,這套新系統稱為(發氏念美絲位2000電腦系統採用最新Intel Pentium 4 3.0GHz 處理器,並具備數碼攝錄機 數據傳送輸入介面,方便筆者在編輯及建立(新露仔之家)網站所需要的工作•••

最近收到一位愛貓人仕的三張有關維園街貓的照片電子郵件,其中有一張是全身灰色及黑色斑點紋的維園街貓,而這群維園街貓每天要飽受饑餓、被馬路上的巨型車輛,(例如那些謀取暴利賊車似的巴士公司老闆收費並不合理的巴士路線,例如:2X9A的雙層巴士」,及港共政府的食環署及康文署大屠殺似的所謂清潔及美化市容,都會帶來這群在維園流浪貓兒造成致命的傷害

 「該母貓」的意思是指雌性家貓(筆者喜歡這樣稱呼貓兒),而「故該母貓阿露」去世時,香港社區正在爆發「沙士」即《非典型肺炎》而沒有出席「故該母貓阿露」的喪禮儀式,而「巳故該母貓阿露」去世已經一週年,而新任「該母貓阿ME(念美絲)」繼任,希望「延陵家貓族皇朝」得以延績……

在僅此希望天下所有在維園流浪的貓兒,能夠有一個暖的(露仔之家),不要四處流浪。

   

(念露)

 

 


Farewell Our Best Beloved, Lunus! Here at Last You Shall Rest With Thee.

別了,露娜絲! 我們的摯愛,此處將是妳最終的安息之所

月 陵

延陵科學綜合室貓露奉安的月陵

貓露逝世後, 骨灰一直存放於延陵博物館的藏品收集庫中, 奉安儀式已於25日以前已經籌劃妥善, 她的陵寢乃木製, 鑲以銅花圖飾, 正面有貓露的拉丁文名諱及逝世日期(2003年3月25日), 右側有逝世地點(香港); 後面正方載有出生日期(1992年7月4日), 左側為其出生地點(澳門), 陵寢頂部有貓露的藝術化塑像, 塑像的頸上套上一條早以佛教儀式祈福的絹帶, 本室成員刻意把少數月球岩石標本的碎粉作陪葬, 故命名為月陵

月球岩石標本

貓露臨終前最後目視著的小型天地衡旗將長伴在 她陵寢旁邊, 此外, 月陵附近還放有扭錬播放歌舞劇《貓》主題音樂   “記憶”的音樂盒, 三朵不會枯萎的木瓣花代表主人的心意: 永遠美麗。

2003年 4月25日凌晨零分(即貓露逝世後的周月), 簡易的奉安儀式在佛樂的奏頌聲中進行, 願貓露能真正得到安息吧! (即記於2003年4月25日)

 

貓露百日祭紀念

本室成員把月陵安放在延陵博物館的新翼展示櫥中, 陵寢後的玻璃上載有:

Farewell Our Best Beloved, Lunus! Here at Last You Shall Rest With Thee.

別了,露娜絲! 我們的摯愛,此處將是妳最終的安息之所

 

 


 

祖父飼養的貓兒(六十年代)

後感

早在祖父的年代,延陵家族便有飼養貓兒的歷史,白的、黃的,灰的麼甚的顏色也有,然而若以光陰論之,以時間作度量,以盡飼主之所極,則孫兒要比祖父為強,而媒體紀錄而言,還未計算影像資料,露娜絲的照片便有一千一百多幀!這算是創了我們的紀錄,露娜絲是頭很特別的貓兒,她並非世人嚮往的名種貓,談不上有甚麼價值,或許還會給勢利之徒白眼,當為不值一顧的多餘垃圾!然而是實並非如此,我認識她已有十一年的光景,也見證了她的一生,她的價值遠比延陵科學綜合室任何一件收藏為高!她的身前和身後一樣神奇和不可思議,作為對科學忠實追隨不二的人而言,是絕不因糊亂思緒而妄加己見,把事情透露,是要拿出自己在科學上的公信,來作為承擔,原因是發生了在科學上,不能解析的奇遇,就在露娜絲離開人世第八天的清晨,四月之初,她竟「回來」了!先是聽到攀爬雜物的聲音,繼而在睡房裡,一如往日地跳到我的身邊,她的身體輕輕地略過我的臉旁,又再跨到我的身上,躍進我左手的指尖,在朦朧之間我卻一手接觸到貓兒的尾巴,醒來察看時萬籟俱寂,窗外天色已近破曉!我不能解析,也不懂解析,因為這並不是科學!人們並不會相信!姑勿論是真是假,是幻覺還是幽靈,也沒有深究的必要!然而把它看作是童話故事最為恰當,但我深信的是,只要能夠用情義對待身邊的一切,並沒有甚麼貴賤可分,它能超越世態膚淺的眼光,庸俗無知的所謂上流品味,才能儘顯人類文明裡人性的光輝!

《三月》

拂曉清晨暗易明
睡聽床前踏有聲
十一年來今訣別
天若有情物有靈

  

                                                                                                     二零零三年月二十五日黃昏                                                                                               

二零零三年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 , 1999-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