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界疆族 以賢為師



 約瑟夫 • 道爾頓 • 胡克 爵士
 Sir Joseph Dalton Hooker
 ( Hooker. f. )
 1817 ~1911

       英國植物學家, 植物獵者及探險家, 他對全球各地的大量植物進行分類研究, 豐富了植物園的標本館藏, 而且鑑定了大量珍奇的品種以及訂定新屬、科及目級的階元, 他為皇家邱園躬盡粹, 使之贏得世界植物園及植物標本館的翹楚地位。他對植物變異的研究結果為達爾文發表進化論提供了極大的理據。

     胡克的手跡(右圖), 延陵科學綜合室植物標本閣藏。 英國皇家邱園信箋, 紙質; 英文鋼筆書法, 標示日期為1879年7月28日; 幅度: 11.3厘米 x 9厘米。

 

 


簡 介


  (右) 光碟中收錄了由經典至現代的植物學鉅著文獻和實地勘查資訊電腦協助研習植物學起著的作用是無法估量的
  (左) 1861年出版的首次進行有系統性紀錄香港植物分布的《香港植物誌 (Flora Hongkongensis)》, 成為香港植物學文獻的經典
 喬治. 邊沁(George Bentham)著, 原本, 1861年出版, 13.2厘米 X 20.2厘米, 482頁 )

        延陵植物標本閣 (簡稱 " 標本閣 " ) 為延陵科學綜合室研究自然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 它肩負收集及保存對植物分類學有重要闡釋作用的物種以及一部分香港原生植物物種標本面的一片粵紫萁 (Osmunda mildei) 葉片成為延陵植物標本閣的象徵。 蕨類植物有著淵遠流長的自然歷史, 它們見證了地球上生命演化的偉力, 我們除了頌讚那頑強的生命力之外, 甘於平淡而靜棲於闌珊暗角裡泰然生活的精神, 令人嚮往, 這也是植物研習者應有的態度。


  勘察青藏高原上的植物

      除了一部分通過花藝市場採購材料以外, 大多數植物是我們通過親身到達各個植物生境進行收集及仔細鑑定, 標本的收集後處理包括即場作初步整形壓短時間內存放在保鮮袋內隨後進行處理標本, 但是對於上述兩者皆不適用的情況下則採用施魏因富特收集法(Schweinfurth Collecting Method), 即乙醇溶液噴灑標本, 密封收集袋並妥善攜帶, 待旅程完成後才處理標本, 此法可以防止標本在沒有及時作出適當處理期間腐爛或發霉, 令標本報廢;  標本處理過程完成後, 將確實無訛的標本編號及表列, 對內以作為本室內聯系統檢索之用, 對外亦可能有益讀者, 因為標本的數量較鉅, 本室不能逐一附上圖片及表列所有館藏, 所列出者僅為珍品名錄而矣!

        由於我們經年進行標本採集及製作, 屯積的植物標本很多需要仔細的複檢核實及對標本進行妥善的熱-真空封裝保護, 故此載入標本閣名錄的植物有待工作的進展而增加。



  一九九七年進行的植物研習計劃為標本閣積累了不少有關香港植物分布的資訊


 保存對深入了解植物學家心路歷程及研究植物學史極具價值手稿文獻 (圖示為中國蕨類學家秦仁昌教授的研究成果鑑定表及研究計劃書)


中國近代植物分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 ~ 陳煥鏞教授(1890~1971)的私人收藏工具書《基本拉丁語》(Elementa Latina), 書中有不少他的親筆註釋

        標本閣不與任何其他有關植物研究組織有關連, 也就是說: 我們不涉及任何官方、非官方、商業及非商業有關植物的事務, 同時我們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供參考之用, 縱然已經進行過勘正工作, 但不表示資訊毫無玭誤, 敬請留意!


植物標本的規範

              浸製標本及臘葉標本

所謂植物標本, 一般泛指使用保存液泡浸的植物體一部分或全株的參考樣本, 稱為浸製標本( liquid preserved specimen, 左圖); 或是利用壓力使乾燥的植物體標本, 稱為臘葉標本 (dried preserved specimen , 以下簡稱為 " 標本 " ) 。植物標本應用於進行品種認證和分類研究等課題的參照材料, 成為植物學者研究不可或缺的存證, 無論是臘葉標本或是泡製標本,一份有價值的植物標本, 必須具備下列各項條件:
            1) 正確的鑑定
            2) 標籤上列明其分類位置的資料和收集資料 ( 採集者名稱、採集地點及日期)
            3) 標本主體的質量 (如原色的保存狀況、植物的根莖葉花和種子等各部分的納入及保存情形 )
如發生標籤上資料有任何玼誤, 應立即勘正, 同時也要定時以最新文獻互相認證以保證其確實性

浸製標本的優點為保存立體的植物結構, 而且祗要使用適當的化學藥品調配, 可以在一定情度保存植物的原有顏色, 但是由於這類標本在貯藏上有一定難度, 故此除了極少數具有重要學術價值的品種外, 皆不採用上述方法, 同時浸製標本不是標本閣的主流, 而且製作涉及繁多的化學藥品, 故而不在這裡作詳細論述


標本的製作、防蟲防腐及封套


  大井氏燈心草 (臺灣燈心草) Juncus ohwianus M. T. Kao & DeVol.,  (NSF-3551267 憑證標本 )

(I) 製
採集的植物(全株或截段體)經反覆鑑別無訛後, 安排特定的展姿後, 套入吸水紙疊層內, 再在頂部施加壓力(以重物壓著), 經一段時間的進行乾燥(不同植物品種需時各不相同)後, 標本即被安排裝上紙台。

由於紙台面積的限制, 很多標本不得不使用摺疊的形式安排在內, 這是國際慣用的方法, 祗要把分辯特點彰顯, 紙台面積的大小是不會影響標本價值的。標本的木質莖枝以及大型的硬葉片使用縫線固定, 以確保標本牢固在紙台上, 其他較脆嫩的部分以紙條黏貼, 以防在破損或變形。

(II) 防蟲防腐
經整形的標本, 以 ( C10H8, 一般稠環芳烴化合物, 有毒)的酒精溶液塗抹, 在微溫環境中蒸發酒精成分後把標本放入高透明度的聚乙烯膠套中, 在焙熔溫度低於攝氏80度 (按標本的適應), 真空抽氣的條件下, 以熱熔封標本封套, 在標本左側貼上訂裝條後, 整份標本便完成了(標籤可以藏貼在紙台之後, 進行套封, 或之後才貼在封套上面, 沒有嚴格限制)。

對於某些特別容易腐爛及蟲蝕的標本, 必須採用氯化汞(HgCl2)進行處理
    氯化汞(Mercuric chloride, HgCl2)又名昇汞, 分子量 271.50, 密度 5.4, 熔點: 277°C, 常溫時會微量揮發珍珠白色晶體, 有劇毒! 植物標本的使用劑量不多於1:100

(III) 紙台板
延陵植物標本閣的標本以臘葉標本主, 祗有極為特殊的情況下, 才採用浸製保存 (浸製標本不在這討論), 絕大多數憑證標本採用如下格式 (祗有極少數特藏標本的尺寸與之不同) :
      除了顯微鏡載片標本、地衣、真菌以及極少數其他植物外, 一般使用的標本台板為雙夾層紙板, 其面積為 19.5厘米 x 27.5厘米 (與一般標本室館藏相較, 面積較小, 國際標準的標本紙台面積為 29厘米 x 42厘米), 厚度 0.2厘米 (厚度沒嚴格限制, 苔蘚標本一般採用較薄的紙台)


  封套前的乾燥處理:  (左)測試經過前處理標本的濕度 (右)把標本連未封口的套放入電子乾燥箱(25%RH)內24小時

(IV) 封
經過乾燥程序後(見上圖), 標本的含水量將降至很低的水平, 最後使用熱-真空技術, 加上標本與聚乙烯膠膜之間的靜電效應, 使之穩妥地和固定在紙台上而不致使標本損毀, 如需要對標本進行重裝或離套閱覽時, 祗需剪開套邊, 使真空作用消失便可。此法的優點是隔絕空氣, 對保持光澤及防蟲皆有顯著效果, 但是缺點是製作成本較高, 而且耗材較一般植本標本為多, 但是為了保存物種的存證紀錄, 這還是非常值得的


延陵植物標本閣館藏標本的結構

 

             A.  無酸性紙台
             B.  植物標本主體 
             C.  館藏編號條紋碼 
             D.  館藏編號 
             E.  進館日期
             F.  標本的詳細資訊標籤 
             G.  聚乙烯封套(熱-真空焙封) 
             H.  科別識別索引號
             I.    原始標籤
             J.   同種多份標本的序號標籤
             K.  化汞毒性警告標籤
             L.   標本主體固定黏貼

 

  香港鷹爪花(Artabotrys hongkongensis Hance)
NSF-008438A 憑證標本


基於採集時間的單獨性, 不能把植物的變化一次性納入同一份標本中, 對某些品種而言, 必需於不同時間分別採樣, 以求獲得有關植物的更多資訊。對於不同採集時間, 同種植物的各個材料進行分別製作另份標本是最直接的方法, 本閣為了節省儲存空間, 則採取標本台紙雙面使用模式, 即先除去原標本的膠封套後, 將新標本加入台紙未被使用的一面中, 且標明標本的採集者、採集日期及地點等資料, 標本經防霉處理後重新以熱-真空封裝, 雙面的兩個標本起著互補的關係, 而標籤的概資訊以最初的一面為主。


標本的身份紀錄 ~ 標籤

標籤是分辯物種的文字紀錄, 也是植物標本除主體之外最為重要的部分, 延陵植物標本閣的標本的標籤, 大體可分三種(更正種名標籤、紙台上書寫的附註說明及其他特殊標籤則不計在內)

(I) 原始標籤

採集後經初次鑑定無訛的新鮮植物標本, 必須進行壓乾的工驟, 這標籤將隨植物一同貼在壓紙內, 以方便查閱紀錄, 當標本上紙台, 此原始可以與標準的資訊標籤同貼在標本紙台上, 當此標籤變得十分殘舊可棄去

注: 原始標籤乃非指定模式, 即無指定格式;  左圖所示為一種較規範的例子


(II) 資訊標籤

標本的詳細資訊標籤的格式如圖所示:
[特別留意: 範本資料中, 除了有關植物的分類學為標示屬實資料外, 其他所有資料純為虛構]

必須明確列出館藏編號、有關植物的門、綱、目、科及種(有時還必須列以上和階的亞階分類學資料); 拉丁種名以斜體標示, 命名者以正體及粗字列出, 整個種名綴以底線, 中文名稱必須列出, 英文名稱則次要, 此項不太重要。除列出採集地點的名稱外, 如果有全球衛星定位坐標也應附於位址一欄內。鑑別者及收集者必須以拉丁化文字列出(左圖例子為舊有體制, 應更改為 C.W.Tung 及 Y.K. Tseng);  收集日期中: 以阿拉伯數字表示日子, 以羅馬數字表示月份,  年份現仍使用延陵科學綜合室創元為" NSC00年" 的曆法記算系統。

(III) 警告標籤 ( 左 或 右 )

植物標本中的果實、肉質根、塊莖、球莖或花序等部分等別容易受蟲蝕及腐爛, 此必使標本的學術大大減值。為了防止上述情況之發生, 必須採用氯化汞(HgCl2)進行處理。進行過上述處理的標本, 必須以螢光黃色的警告標籤表示, 這表示:
    1) 標本已被氯化汞污染;
    2) 當聚乙烯封套破損後, 以上毒物極有可能被引進環境中;
    3) 檢閱標本且必須拆卸聚乙烯封套時, 操作者必須佩帶口罩及手套, 被移除的一切部分, 包括舊有聚乙烯
         封套、舊有標本紙台、標本碎件及使用過的安全用品必須妥善處理, 以防污染環境。

(IV) 其他標籤 (進館日期, 館藏編號印蓋及館藏編號條紋碼)

外此, 標本完成乾燥後安排裝紙台的日期(進館, ENTERED)需注明:  一般印蓋在標本紙台上的空位上, 同時館藏編號也務需蓋在紙台上(一般為右上角), 此舉目的是即使貼在封套外的標籤剝落或丟失, 也能根據資料庫的記錄辯認標本的基本資訊為了方便數字化管理系統, 館藏編號的條紋碼也是重要的標籤


如何查閱館藏紀錄

I ) 按分類學階元尋找: (對被查詢植物的分類學位置十分熟練者)

如: 查詢土沉香[香樹 Aquilaria sinensis (Lour.) Gilg]數碼存證標本示範:
  •1. 進入延陵植物標本閣網頁後;
  •2.
本視窗上方的植物標本分類編目欄中選取  雙子葉植物 ;
  •3. 左邊分割視窗將出現該分類階元以下的選項;
                     選取
薔薇亞綱  Rosidae
  •4. 此時視窗將停在將分類階元下所屬各目(order)位置中, 以滑鼠滑動光標, 選取欲選擇的目:
                     選取
桃金孃目 Myrtales  (點擊後本說明視窗將被有關內容所取代)
  •5. 右邊視窗將載入桃金孃目中各個己被收集的植物科別, 以滑鼠滑動光標至            
 瑞香科: Thymelaeaceae,
  如果該項的數碼存證標本檔己被上載, 則在名錄中顯示出來

 
蕨類植物的分類階元較為簡單, 查詢也較方便, 即
本視窗上方的植物標本分類編目欄中選取 類植物 後直接選擇科別, 右邊視窗將載入該科內所有品種的館藏情況; 如果為香港表列品種, 我們儘可能向讀者提供標本全部./局部圖片

 

 

 

 

 

 


II ) 按科別編號查詢 (僅知道被查詢植物的科別者)

 編號 植物類群
 F1 ~ F63  蕨類植物
 G1 ~ G14  裸子植物
 001 ~ 323  雙子葉植物
 324 ~ 389  單子葉植物

如: 查詢土沉香(香樹)數碼存證標本示範:
  •1. 進入延陵植物標本閣網頁後; 選取左邊視窗中的
植物標本分索引編號 (點擊後本說明視窗將被有關內容所取代);
  •2. 查出
瑞香科 (Thymelaeaceae)的編號為 197; 從上表可知被查植物為雙子葉植物;
  •3. 按方法 I ) 步驟 2 ~ 5

 

 蕨類植物館藏的查詢:
  •
a. 在植物標本分類編目 | 選取 類植物 ;
  • b. 左邊分割視窗將出現該分類階元以下的選項; 選取欲查閱的科別(Family);
  • c. 右邊視窗將載入該科內所有品種的館藏情況(如果沒有館藏則不會標示科別及編號); 如果為香港表列品種, 我們儘可能向讀者提供標本全部./局部圖片

 

 

 

 


III) 其他說明

  • 1. 所示地衣、苔蘚蕨類裸子植物及被子植物品種香港的原生植物 
  • 2.   所示地衣、苔蘚蕨類裸子植物及被子植物品種為 外來或引入植物品種

  • 3. 任何時候點擊延陵植物標本閣標題視窗重整至標本閣入門網頁。


館藏標本目錄說明


  憑證標本的備用及保存

1. 延陵植物志的蒐集對象始於細菌 (雖然很多分類學者認為細菌及真菌不在植物的範疇內) 至最高等的種子植物為止, 以維管束植物 (蕨類、裸子植物及種子植物) 為例, 雖然我們主要以香港的原生品種為主, 但不代表所有館藏的物種純為原生植物; 一部分為引入種或外來種, 甚至是由外地輸入本港作商售的品種

2. 標本目錄中列出各個目(Order) 或科(Family)僅代表陵植物標本閣已收集的標本類別, 並非意味著分類階元下的所有自然族群

3. 標本的標籤資料會不斷進行反覆核對, 若有玭瑕將隨時更新, 同時必須聲明, 所有資料僅供讀者參考之用, 我們強烈建議讀者需要與其他植物學文藉進行比對


植物分類的難點

全世界的植物約有植物共370,000種; 其中800種屬於裸子植物, 226,000種為被子植物(其中有雙子葉植物172,000種; 單子葉植物54,000種), 蕨類植物12,000種;  苔蘚26,000種; 藻類33,000種; 真菌50,000種; 地衣20,000種; 細菌1600種和藍藻植物2000種。 延陵的植物志不是就某地的各種植物進行勘測式的紀錄, 而是對本地中可獲得的各個品種中選出親緣相距較遠 (起初時以目為單位,現時以科為單位) 的物種, 進行比較分類, 所收集的標本, 可作鑑定活株之用。

"目(Order) " 的意義, 代表物種進化的次序, 因此, 延科綜選取了"目"作為收集單位 (下節將更詳細討論), 由於植物學上對於 "目" 之間所包含科屬的爭議極大,  經過近半年時間比對各分類系統,  到了1997年4月, 本室決定採用柯朗奎斯特系統 (Cronquist System)。


葉綠素

葉綠素(Chlorophyll)為植物葉片及其他部分的綠色素, 為植物進行光合作用的重要物質, 已知的葉綠素不少於六種, 但普遍存在者分為兩種, 其基本結構及功能十分相似:

葉綠素a 分子式:  C55H72MgN4O5, 分子量: 893.52, 純品為藍黑色蜡狀的微型晶體, 熔點: 攝氏117~120度, 能溶於有機溶劑, 其醇溶液呈藍綠色, 而且帶有紅色螢光 。普通存在於一切植物中, 為光合作用的主要色素 。

葉綠素b 分子式:  C55H72MgN4O6, 分子量: 907.52, 外觀似葉綠素a, 存在於高等植物及藻類中。

葉綠素c 和葉綠素a伴隨共存於褐藻類中, 取代葉綠素b的作用;
葉綠素d 與葉綠素a伴隨共存於紅藻類中, 取代葉綠素b或c的作用。

細菌葉綠素分兩種, 超越延陵植物志的討論範圍, 故不作介紹。


標本閣的常駐參閱文獻

植物學術語的定義植物標本製作基礎及標本室概念
[1]
廣州植物誌(附錄部分) 侯寬昭、陳煥鏞等編, 科學出版社, 06/1956.
[2] 《植物拉丁文(Lingua Latinae Botanicae)》, 沈顯生 編著,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出版社, 2005.

真菌
[1]
香港蕈菌 張樹庭、卯閱嵐 著,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95.
[2] D.A. Griffiths (1977) Fungi of Hong Kong, Urban Council, HK.
 

藻類植物
[1]
香港海藻韓國章、李國仁, 香港市政局出版 1984.
[2] I.J.Hodgkiss & K.Y. Lee (1983) Hong Kong Seaweeds, Urban Council, HK.

地衣
[1]
香港地衣 賴明洲、錢之廣合譯 市政局出版, 1992
[2]  S.L.Thrower (1988) Hong Kong Lichens, Urban Council, HK.

蕨類植物
[1]《中國植物誌》第二卷 至 第六卷 (及各分冊)
[2]
《中國蕨類植物科屬誌》吳兆洪秦仁昌著 , 北京科學出版社, 1991
[3]中國蕨類植物圖譜第一卷,  胡先驌、秦仁昌 編, 國立中央研究院自然歷史博物館、靜生生物調查所合印, 10/1930.
[4]
中國蕨類植物圖譜第二卷,  秦仁昌 編, 靜生生物調查所, 01/1934.
[5]
中國蕨類植物圖譜第四卷,  秦仁昌 編, 靜生生物調查所
[6]
中國蕨類植物圖譜第五卷 , 秦仁昌 編, 科學出版社, 06/1958.
[7]《中國主要植物圖說·蕨類植物門傅書遐 編著, 科學出版社, 1951.

[8]中國高等植物圖鑑第一冊,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主編, 科學出版社.
[9]《中國蕨類植物誌屬傅書遐 編著, 科學出版社, 1954.
[10] 秦仁昌《中國蕨類植物科屬的系統排列和歷史來源》,  Acta Phyto. Sin., Vol XVI, 3, 09/1978.
[11] 秦仁昌《中國蕨類植物科屬的系統排列和歷史來源(續)》,
 Acta Phyto. Sin., Vol XVI, 4, 11/1978.
[12]《香港植物誌 -蕨類植物門 》吳兆洪等 編著,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 2003/08.

[13]《福建植物誌》第一卷: 蕨類植物~種子植物, 福建科學技術出版社, 1982.
[14]《海南植物誌》第一卷, 陳煥鏞、張肇騫、陳封懷 主編,科學出版社, 1964.
[15]《浙江植物誌》第一卷, 蕨類植物~種子植物, 張朝芳、章結堯 主編,浙江科學出版社, 1993.
[16]《湖南植物誌》[第一卷] 總論 蕨類植物門, 李建宗主編, 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4/12.
[17]《蕨類圖鑑》郭城孟 著, 遠流台灣館 編製, 2001.
[18]
青海植物誌》第一卷,  劉尚武 主編, 青海人民出版社, 1997.
[19]
《蕨類圖鑑: 台灣三百多種蕨類生態圖鑑》 郭城孟著,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01/11.
[20]
《貴州蕨類植物誌》王培善、王筱英編著, 貴州科技出版社, 2001/12.
[21]
廣東植物誌卷 吳德鄰 編, 廣東科學技術出版社.
[22]
江蘇植物誌》上冊, 江蘇植物研究所編, 江蘇人民出版社, 1977/10.
[23]
雲南植物誌》第二十卷,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編, 科學出版社, 2006/12.
[24]
雲南植物誌》第二十一卷,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編, 科學出版社, 2005/01.
[25]
江西植物誌》第一卷, 江西植物誌編輯委員會, 江西科技出版社, 1993/09.
[26]
中國雲南蕨類植物新編, 焦瑜、李承森 著, 科學出版社, 2007/01.
[27]
臺灣維管束植物簡誌 第一卷, 郭城孟 編,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民86年6月(1997/06)
[28]
秦嶺植物志第二卷 蕨類植物門,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編著, 科學出版社, 1974/03.
[29]《安徽植物志》第一卷,《安徽植物志》協作組編, 安徽科學技術出版社, 1986/05.
[30]  E.B.Copeland, Genera Filicum, Chronica Botonica Co., 1947.
[31]  M. L. So (1994) Hong Kong Ferns, Urban Council, HK.
[32]  H.H.Edie (1978), Ferns of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33]  Editorial Committee of the Flora of Taiwan,
FLORA OF TAIWAN(台灣植物誌) Vol.1, 2nd Edition, 1994.
[34]  R.C.Ching, On natural classification of the family "Polypodiaceae", Sunyatsenia 5(4): 201~268, 1940.
[35] I. Manton, Problems of Cytology and Evolution in the Pteridophyta, Cambridge at the University Press, 1950.


裸子植物、被子植物及植物學通志
[1]中國植物誌第 七卷 至 第二十卷 (及各分冊)
[2]
廣東植物誌第一至卷 吳德鄰 編, 廣東科學技術出版社
[3]
中國高等植物圖鑑第一至五冊(及各冊補編)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主編, 科學出版社
[4]
中國高等植物科屬檢索表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主編, 科學出版社
[5]
香港樹木彙編 杜詩雅 著, 何國英 譯, 市政局出版, 1990
[6]
香港禾草與莎草 顧雅倫 著, 何孟恆 譯 市政局出版, 1983
[7]
香港竹譜 畢培曦、賈良智、馮學琳、胡秀英著, 市政局出版, 1985
[8]
香港稀有及珍貴植物(=Rare and Precious Plant of Hong Kong) 胡啟明 等, 漁農自然護理署出版, 2003/10.
[9]
香港植物名錄(Check List of Hong Kong Plants 2004), 香港植物標本室編, 漁農自然護理署, 2004/08.
[10]
中正植物學辭典 李亮恭、劉棠瑞編, 中正書局, 1974
[11]
蘭花劉清涌 編著, 廣東旅遊出版社, 1991/01.
[12]
樹木圖鑑(Trees) 艾倫. J. 科莫斯著, 貓頭鷹出版社, 1996/10
[13]
本草網目 (第一至第四冊) [明]李時珍著, 人民衛生出版社, 1987/04
[14]
常見藥草圖說 李勉民主編, 香港讀者文摘, 2002 (第十四次版).
[15]
常用中草藥彩色圖譜(修訂本) 徐國鈞主編, 福建科學技術出版社, 1996/09
[16]
藥用植物圖鑑 (HERBS) 萊斯莉.布倫尼斯 著, 貓頭鷹出版社, 1996/10
[17]《澳門植物名錄2004》(Catalogo de Plantas de Macau 2004 / Check List of  Macao Plants 2004),
             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澳門民政總署園林綠化部, 2004 / 12.
[18]《中國野生蘭花彩色圖鑑》 陳心啟、吉占和、羅毅波 著, 科學出版社, 2006/01.
[19]靜生生物調查所史稿胡宗剛 著, 山東教育出版社, 2005/10.
[20]
江蘇植物誌》、下, 江蘇植物研究所編, 江蘇人民出版社, 1977/10 及 1982/02..
[21]
湖北植物志》第一卷, 湖北省植物研究所編著, 湖北人民出版社, 1976/02.
[22]  Nora Fung Yee TAM (2000) Field Guide to Hong Kong Mangroves,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
[23]  Ho Mang-hang (1981) Hong Kong Poisonous Plants, Urban Council, HK.
[24]  I.J. Hodgkiss (1978) Hong Kong Freshwater Plants, Urban Council, HK.
[25]  S.L.Thrower (1988) Hong Kong Trees, Urban Council, Hong Kong.
[26]  S.L.Thrower (1984) Hong Kong Shrubs Volume II, Urban Council, HK.
[27]  S.L.Thrower (1984) Hong Kong Herbs Volume II, Urban Council, HK.
[28]  T.Crawford Godfrey (1984) Hong Kong Fruits & Seeds, Urban Council, HK.
[29]  S.L.Thrower (1983) Hong Kong Climbing Plants, Urban Council, HK.
[30]  D.A. Griffiths (1983) Grasses & Sedges of Hong Kong, Urban Council, HK.
[31] 澳門植物誌 ( Flora de Macau), 第一卷, 胡啟明 等編, 澳門民政總署/華南植物園, 2005/12.
[32
] 澳門植物誌 ( Flora de Macau), 第二卷, 胡啟明 等編, 澳門民政總署/華南植物園, 2006/12.
[33
] Flora of Hong Kong ( 香港植物誌, 英文版 ), Vol. 1,  AFCD, 2007/02.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