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志不可忘記 亦不可原諒

 

花開、花開  九龍戰幔

 

 


 

 

 

(1945-2005)

 

寫給香港

1941年12日7日, 日本海軍以赤城號航空母艦為主力, 軍機偷偷地接近美國的軍事重地~ 珍珠港, 約定以「虎! 虎! 虎!」為號, 開始對珍珠港發動猛烈的轟炸, 史稱「偷襲珍珠港事件」。同日即香港的12月8日, 軍亦以「花開 花開」為暗號對香港東南亞多個地點發動偷襲, 迅即奪取了香港的控制權, 經過近廿天的抵抗, 至12月25日戎守的兵向軍投降, 香港於41年聖誕節被淪陷, 這一天稱為「黑色聖誕」。

一般香港人認為二戰日本期間, 主要戰場發生於中國大陸, 對香港影響較少, 雖然「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為人所共知, 但是當時香港人有多苦呢? 那就不是所有人都明瞭吧!

香港淪陷後, 日軍勢力迅速蔓延本港各地, 屠殺軍俘和市民的行動隨即展示, 姦淫虜掠無所不為, 殺人場所遍及界及離島區域。其中軍票事件成為了寇侵最受人齒冷的問題之一: 二戰末期日本國勢頹靡, 為了掠奪香港人的財富, 他們大量印行了沒有編號的軍鈔, 且以高倍對換比率價強迫人使用, 同時絕對禁止元的使用及私藏, 不少人因被被揭發懷有鈔而死於酷刑下。戰後的日本美國的庇護被免去不少戰爭責任, 即使是香港的軍票的陪償已經涉及鉅大的經濟問題, 遑論她對亞洲受害各國的陪償, 這一連串問題自然成了她卸責的重點, 她一方面以抵賴的態度立足世界, 在被免除不少戰事賠責的環境下利休養生息, 今天她不斷伺機復辟軍國主義, 短線的目標可能祗是在沒有對戰爭負責的前題下得到在軍事上與其他國家平等的地位, 擺脫因被列入「戰敗國」帶來的受制肘局面。但是, 她的長線目標是否為了再發動侵略卻無人知之, 但是可以預見者: 若日本再發動戰爭, 世界人民對她的懲罰恐怕不單是降書和原子彈那麼輕微吧? 日本軍國主義者應該好自為之!
 

延陵科學綜合室會長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 華綸泰日

 

 

 


 

 

自一九三七年七七蘆溝橋事變發生之後 , 英國參謀總部人員便對香港的處境和兵力作出了詳細分析。並時提到從新加坡調來一師團增強以作防之需要 , 以配合新界南部的醉酒灣防線 , 但這個增強香港的計劃後來沒有了下文。英國遠東的總司令和參謀部一向設在新加坡 , 而不是香港。當時傳統的戰略是 , 香港一旦遇到突襲 , 援軍可從新加坡趕來。在馬尼拉珍珠港美國海、空軍 也旦夕可至 , 因此把防衛重心放在新加坡。他們萬料不到軍會發動太平洋戰爭 , 在多處燃起戰事 , 馬來亞珍珠港馬尼拉同時受到攻擊 , 彼此間各難照應 , 原定待援軍趕來策應的設想 , 基本上完全不能實現相互協同的防衛構想。

直到一九四一年初期,香港並未太受軍侵的嚴重的影響, 這個洋共處的國際都會 , 從表面仍然歌舞昇平, 無擬是人人眼中的樂土,  但是香港養和醫院長李樹芬醫生所著的《香港外科醫生》內敘述了一九四一年十一月的香港,著內「兇兆」一文中記錄有戰爭爆發前一月,他生活見聞的點滴 ,描述中反映了香港在臨戰前的局勢情G:

二十世紀初的香港中環皇后像廣場維多利亞港對岸是九龍尖沙咀的火車站鐘樓

(左)戰前入伍受訓的軍  (右)香港義勇軍在臨戰前的一次灣仔會操

 

軍於一九三八年佔領廣州及華南沿海地區﹒並以部份軍區長駐於香港邊界 。 在形勢上 , 有伺機而動之可能。香港居民 , 在此種威脅下 , 生活達三年之久。 這是使人耽心和苦悶的歲月 , 我們想著軍可能侵 , 但無法作出任何結論。因其時英日兩國外交正常 , 日本似無向國動武之意園。居留香港國人 , 則對香港之防衛 , 具有樂觀看法 。事實上 , 英國香港本島及九龍半島 , 已適當的構築了防禦工事 , 似乎人以佈防來表示必守此一 遠東的要塞。而一般人以為國所顯露之決心 ,當能阻嚇日本軍之輕舉妄動 。

在此一時期 , 我依然每逢週末到新界行獵 ,記得一九四一年十一月間的一日 , 我偕同我的好友 , 當時任香港副警司之斯葛君 , 同乘遊艇飛鳳號前往將軍澳 ; 次晨 , 於早餐後 , 我們擔獵犬登岸 , 從事狩獵 。那是晴朗的好天氣 , 甚至連獵犬也感到興奮 , 我們登上半山 , 獵犬已搜索得鷓鴣的巢區 , 我立即舉槍 , 斯葛君則以攝影機為我的射擊留影 。就在此時 , 一隊軍用飛機出現於天際 , 巨大的馬達震動聲吸引了我 , 我凝望著問斯葛君 :「這一隊軍機 , 好像有任務地飛行 , 是嗎 ? 」斯葛君回答我 :「我早已得知 , 但不能預先相告 , 今天有加拿大軍一批乘運輸艦增防香港 , 此時所見的軍機 , 當是為這批軍護航的。」

本室收藏這幅長幡是軍慶祝其攻取徐州後的戰勝宣傳品,榜書「祝徐州陷落」在下角寫上「五月十九日」即一九三八年五月十九日,右下角繪有日本皇軍圖畫,手拿指揮刀和手槍,作引領進攻之模樣,指向其畫在右上方的徐州城的門樓,也反映出軍在中國內陸的野心無休止的擴張,因此遠在中國南方的香港,不能沒有憂患的意識,港英政府早在三十年代初,羅富國在這方 面料到香港要有戰爭的準備。左上方為日本發動“七七蘆溝橋事變”後發給兵的“支那從軍記念章”,是兵的侵記念品。

  

(左)一九四一年的市區內,常見的香港市民遭遇空襲的救火演習     (右)尖沙咀天星碼頭外人力車和巴士在繁忙的九龍街道上行駛。

 

對於臨戰的香港的局勢 ,唐海先生於一九四二年二月廿五日於桂林寫成的《香港淪陷記》有著十分生活化的寫實描述, 他寫道:

記不清是那一位外國記者 , 曾經在抵達香港一個時期後的廣播中 , 說明他對於香港的印象時 , 用了上面這樣的一個譬喻 。他指出香港人民的安定生活 , 不過是一種駝鳥式的生活 , 危險正潛伏在四周 , 但 , 自己卻裝著看不見 , 不理會。

裝著看不見 , 不理會 , 不想到漫天烽火的戰爭 , 香港確是安定的 。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是一個星期日。休假日特有的安閒 , 表現在電影院滿座 , 酒吧間堆滿了客人 , 舞場堣ㄟ悸熊o散著爵士音樂上 , 四周吃不出一絲的戰爭氣息 ; 只是近二三天來香港政府在車行開玩笑般的防空演習而已 。 沒有人想到戰爭會在明天清晨就光臨到這安定了一百年的海島上 , 更沒有人想到這一個休假日將是香港和平舒適生活宣告終結的最後一個休假日-----渡過了這個平和的休假日 , 明天就面臨著戰爭 !

還不足三個星期就到聖誕節了 。 會打算盤的商店老扳,  紛紛在作怎樣趁聖誕節做一筆好買賣的準備 , 賀年片五顏六色的放滿在玻璃櫥窗裹 , 「聖誕節大減價」的旗幟 , 飄揚在人行道上觸目的地方; 一個百貨三司已經用棉花紮起雪白鬍鬚拿著襪袋的「聖誕老人」, 陳列在門口; 郵政局催促那些預備寄聖誕禮物到美國去的先生小姐們 : 「如果不在這幾天內將禮物寄出 , 恐怕會無法把這些禮物遞送到你親友手堙C」因此 , 它特地敬告這些要寄禮物的朋友們 , ×××號郵船就在這二天內開出遠離香港了。

天氣是那麼暖和 , 「中國內地怕正在下雪呢 ! 」過慣舒適生活的香港寓公 , 他們正慶幸這堥S有寒冷的冬天 ; 「莫干山是避暑所在 , 但香港卻是避寒的好地方。」還用不到吃火鍋 , 還用不到在西裝上再加一件秋季大衣 , 誰會想到現在已經是嚴寒的冬天呢 ?
一些好動的年青朋友們 , 他們消磨休假日的辦法 , 大多是作一次小小的旅行 , 目的地多半是在九龍郊外; 搭一個鐘頭的火車就可以抵達新界 , 或者元朗粉嶺。 帶一些麵包、牛肉、水果、糖果 , 圍坐在草地上 , 吃 著帶來的乾糧 , 呼吸一些鄉間的新鮮空氣 , 高興時在草地上互相來回的追逐 , 或者打一個時候的排球 , 厭倦了就躺在草地上 , 仰望著蔚藍色的青天 。 這一個星期日 , 有許多商店職員組成的旅行隊 , 搭趁火車去述了這些地方......

 

三十年未期中國大陸大量艱民湧進香港新界,左圖便是難民營的情形,孩子們正在吃飯的照片,很有紀律和穿著制服似的,這個時期湧進香港的難胞高達五十多萬人,右方的青花喜字飯碗為小孩手上吃飯的同類型大碗。


 

 

香港英軍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的軍事實力

 

摩星嶺上9.2吋口徑的防空大砲,地上還油上迷彩顏色

 

港加拿大溫尼伯榴彈兵部隊(Winnipeg Grenadiers)的銅製帽徽   館藏編號:(未編號)

香港在戰前大事重修防禦炮台和碉堡,並在碉堡上油上迷彩顏色,上圖A為黃色   B為紅色   C為綠色   右圖為松林碉堡司令台下的殘垣

 

 

然而當時英軍卻不大看重日軍的威脅,在距離日本偷襲香港不足一年的時間,我們能夠從以下文字看到這一點事實:

The commander-in-chief of British forces in the Far East , Air Chief Marshal Sir Robert Brooke-Popham , was similarly prejudiced. `I had a good close up, across the barbed wire, he wrote in a letter to Chief of the Imperial Defence Staff in 6 January 1941, of various sub-human specimens dressed in dirty grey uniform, which I was informed were Japanese soldiers .If these represent the average of the Japanese army , the problems of their food and accommodation would be simple, but I cannot believe they would form an intelligent fighting force. (Horror in the East p.54)

當時遠東司令波帕姆上將, 對於他所見過的的日軍都沒有好印像,他於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曾致函軍少將黑斯廷斯,信中寫道:「鐵絲網外面有幾個不似人形的東西(sub-human specimens),我看得很清楚,他們一身骯髒的制服,聽旁人說是日本士兵,如果其他日本士兵都是這個模樣,那實在無法想象日軍會是精壯的部隊!」

 

 

第八海岸巡防兵團 537 人
第十二海岸巡防兵團 403 人
第五防空兵團 A.A.A.REG RA 588 人
第一香港 SRA 部隊 874 人
第九六五炮兵隊 147 人
第二野戰連 220 人
第四 0 野戰連 227 人
後防勤務部隊 72 人
第二皇家蘇格蘭部隊 769 人
第一米杜息部隊 764 人
溫尼伯榴彈兵部隊 92 人
皇家加拿大步兵隊 912 人
第二 .-----十四羅介普部隊 892 人
五-----七彭加普部隊 1005 人
香港志願防衛兵團 1947 人
皇家通訊兵部隊 1759 人
R.A.0.C. 部隊 132 人
R.A.S.C. 部隊 197 人
R.A.Y.G. 隊 5 人
R. A.M.C. 部隊 172 人
R.A.D.C. 隊 10 人
R.I A.S.C. 部隊的人香港騾馬運輸隊 253 人
R.A.P.C. 28 人
I.M.S.  60人
以上合計 ( 連司令部幕僚勤雜人員在內 ) 共有官兵 11,299 人 o 」

戰爭時期香港英軍各部隊的實力如下 :
(1) “大陸兵團 " 指揮官 : 華里斯准將 , 屬下部 隊包括第二皇家蘇格蘭部隊、第二一十四彭加普部隊、 第五一七羅介普部隊、第二山炮營、第二五中型炮兵營、香港炮兵部隊 ( 有六吋榴彈炮三門 J 六十磅炮數門 )
 

(2) “香島兵團 " 指揮官羅遜 , 屬下部隊包括加拿大步兵部隊、溫尼伯榴彈兵部隊、米杜息部隊、第一 山炮營、第三、第四中型炮兵隊、海岸巡防部隊 ( 有十六磅炮若干門 ) 。此外尚有皇家工程隊等 。

(注:摘自 1971年 12 月出版的香港《掌故》月刊〔香 港淪陷三十週年專號〕刊出的資料)

隸屬英國皇家蘇格蘭營的軍官正在觀察城門水塘的情況

四零年英國高級將軍訪時檢閱駐的皇家海軍

剛抵步香港九龍深水兵營的加拿大援軍共二千多員,據戰後統計,他們 在殉難人數多達五百至六百多人以上!

 

加拿大軍團的制式船形小帽,帽前有皇冠楓葉的金屬小鈕,也是軍 海外制服上的特式之一。館藏編號:(未編號)

 

 


 

侵港日軍實力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的軍事實力

軍在廣州天河機場

 

(右圖)本室收藏這塊碎磁片,原是位二戰美國老軍人的收藏,碎磁片是他無意中在舊皮箱內尋回的舊物,普通的碎磁片內卻有著一段重大故事,老軍人隨盟軍在一九四五年攻佔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希特拉鷹巢官坻內發現,這種磁器稱為“紅龍磁”有著很濃厚的東方風味,其實這東西正是日本天皇裕仁送給希特拉的禮物,是日本取悅德國納粹黨元首的獻媚小品,因此也象徵著軍國主義與納粹主義是分不開的.....

 

(A) 陸軍 ( 第二十三軍 ):

第三十八師團 ( 所屬第二二八、第二二九 , 第二三0聯隊 )
擴歸建制之第六十六步兵聯隊 第三十八山炮兵團 ( 聯隊 )
第一獨立反戰車炮營 ( 大隊 )
第二獨立反戰車炮營 ( 大隊 )
第二十一迫擊炮兵營 ( 大隊 )
重型攻城炮兵團 ( 有廿四生地口徑榴彈炮 )( 聯 隊 )
重型攻城炮兵營 ( 有十五生地炮 )( 大隊 )
獨立迫擊炮兵營 ( 大隊 )
第三十八工兵團 ( 聯隊 )
獨立工兵團 ( 聯隊 )
獨立登陸艇大隊

(B ) 海軍 :
華南遠征隊先遣隊
台灣第十一海軍航空隊第廿三大隊

(C ) 空軍 :
第四十五航空團 ( 輕轟炸機群 )( 聯隊 )
獨立航空團 ( 聯隊 )
戰鬥機大隊
第五航空師轟炸大隊 ( 重轟炸機十八架 )
第四十五機場服務營 ( 大隊 )
第六十七機場服務連 ( 中隊 )
 

(D ) 日軍司令官 : 酒井隆中將

日軍進攻時兵力之展開

(A) 第一階段 :
目標 : 在深圳河一帶越境 , 向前攻擊前進。
右翼 : 取道 : 沙田。
兵力 : 第二二八、第二三 0 步兵聯隊。 山炮兵營 ( 大隊 )
反坦克炮兵營 ( 大隊 )
工兵營 ( 大隊 )
第三十八山炮兵團 ( 聯隊 )
左翼 : 取道 : 大帽山、大埔
兵力 : 二二九步兵聯隊
炮兵隊 ( 輕炮兵 )
工兵隊。山炮兵團 ( 聯隊 )
獨立炮兵營 ( 大隊 )
迫擊炮兵營 ( 大隊 )
1/229TH 步兵營 ( 大隊 )

(B ) 第二階段 :
目標 : 確實佔領九龍 , 以及昂船洲等諸小島 , 準備進攻香港島。
兵力 : 如上

(C ) 第三階段 :
目標 : 確實佔領香港
兵力刊以三個步兵聯隊 , 登陸於白沙灣與北角之間 , 在港島中區會師。
左路-------第二二九聯隊
右路-------第二三 0 聯隊
中路-------第二二八聯隊

(注:摘自香港《掌故》月刊第四期:)

略帽 館藏編號:(未編號)

 

“若林隊占領”水泥牆壁刻記拓片

城門稜堡位處九龍大帽山附近的孖指山上,這個重要的據點又稱為二二五高地,稜堡內刻有“若林隊占領”五字在水泥牆壁之上,“若林隊”即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攻陷城門稜堡軍第二二八聯隊的坼堠隊長若林東一中尉的部隊,城門稜堡的失守,使到軍戰前所設的醉酒灣防線完全瓦解, 至使軍能一舉攻佔九龍半島。 居住在九龍香港市民帶來空前劫難!

 

攻佔香港的日軍第一砲兵隊高級軍官於深圳留影 
(前列左起: 並松少佐、竹村中佐、早川大佐、北島中將、貫名中佐、金丸少佐)


 

 花開、花開日軍突襲九龍市區

 

              

  「這面日軍的日出旗,是從一名戰死的日軍屍體腰間取出 的,除此以外他身上已沒有完整的東西了!」一位退役老軍人講述了這面日本軍旗的歷史。 (館藏編號:NG-001-J-001009)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日在《朝日新聞》刊出的香港簡圖   (館藏編號: NG-044-J-020606)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凌晨,軍大本營收到現地軍來電, 報告軍已開始進攻馬來亞後, 立即於午前三時四十分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華北方面軍司令官駐漢口第十一軍司令官、 駐上海第十三軍司令官、第二十三軍司令官發出「“花開”、“花開”」的特別緊急密電。通知軍已在馬來半島開始登陸的暗號口令。接到這個密電後,通報在深圳第二十三軍司令官酒井隆中將, 為確保安全計 , 軍以普通密電, 發出第二份密電,傳達“E”方面已開始作戰 (“E”為馬來亞作戰代號), 於當日三時五十一分酒井隆下達開始進攻香港的命令。炮兵首先猛烈轟擊軍的前沿陣地,天剛放亮日機就轟炸九龍啟德機場,殲滅了守軍的航空兵力,第二遣艦隊從海上封鎖了香港境內所屬地區。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在《朝日新聞》刊出的大東亞戰局圖   (館藏編號: NG-044-J-020606)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香港時間上午六時五十五分左右, 殘酷的戰爭終於來臨 , 香港開始受到空襲。 且軍第二十三軍指揮官酒井隆中將 , 在凌晨三時五十一分 ,接到大本營參謀本部於三時四十分發出對香港發動進攻的密令 , 隨即於凌晨四時下令日本空軍在人時二十分轟炸香港。駐於廣州天河機場的第二十三軍飛行隊長土生秀治大佐 , 率領第四十五輕轟炸機戰隊突襲九龍啟德機場以及軍的船艇 , 獨立飛行戰門第十中隊的任務是掩護轟炸機部隊。


 

    日本對英美宣戰詔書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上午十一時四十分 , 日皇裕仁頒布繼續擴大侵略而對英、美宣戰的詔書 :

保有天佑 , 踐萬世一系皇祚之大日本帝國天皇 , 昭示爾等忠誠勇武之萬民。朕今對美國及英國宣戰 , 朕希望陸海軍將兵奮其全力從事作戰 , 百官有司勵精奉行職務 , 眾庶民各盡本份 , 以期億兆一心 , 舉全國之總力 , 達到征戰之目的。

蓋確保東亞之安定 , 為世界和平作出貢獻 , 實為丕顯皇祖考丕承皇考作逆之遠猷 , 朕所拳拳服膺 ; 而與各國敦睦邦交 , 同享萬邦共榮之樂 , 亦素為帝國一貫之外交要義。今不幸與美英兩國開啟釁端 , 洵非得己 , 亦非朕之本意。往日中華民國政府不解帝國之其意 , 妄自生事 , 擾亂東亞和平 , 終使帝國操執干戈 , 於茲己四年有餘。幸國民政府更新 , 帝國與其結善鄰之誼 , 並相互提攜。而殘存之重慶政權 , 待美英之庇蔭 , 作兄弟鬩牆之門而不侮 。美英兩國支援殘存之政權 , 助長東亞之禍亂 , 盜用和平之美名 , 欲逞稱霸遠東之野心 , 並勾誘其他國家於帝國之周圍 , 增強武備向我挑戰。 更妨礙帝國之和平通商 , 居然斷絕經濟交往 , 嚴重威脅帝國之生存。朕令政府一再隱忍 , 力求恢復和平 , 而彼方毫無讓步之意 , 徒使時局之解決一再遷延。近來更加強經濟上、軍事上威脅 , 道我屈從。長此以往, 帝國多年安定東亞之努力悉成泡影 , 帝國之存在瀕於危殆。事既至此 , 帝國現為自存自衛唯有蹶起,  衝破一切障礙別無其他。

皇祖皇宗之神靈在上 , 朕信賴爾等之忠誠t武, 恢復光大祖宗之遺業 , 迅速芟除禍根 , 確立東亞永久之和平 , 以期保全帝國之光榮。

天皇裕仁

 


上午七時二十分 , 飛行隊出擊轟炸啟德機場 , 機場上的軍戰機和民航機全部猛烈燃燒。上午九時 , 軍沿深圳鐵路橋渡過深圳河 , 同傍晚迫近了第二防線的醉酒灣防線。軍的十二架輕轟炸機 , 每機攜帶五十公斤類型炸彈六枚 , 使用瞬發和短延期信管 , 在三十六架護航機的掩護下 , 於七時二十分起飛 , 在雲層上飛過九龍半島。香港島附近少雲 , 輕轟炸機戰隊以 4,200 米高度侵入香港領空。進入啟德機場準備轟炸時 , 發現機場上僅停有一架飛機 , 在機場以南的海上則有並列停放的軍艦和若干小艇。機場附近分散停放著十四架飛機。日本空軍即對地面目標俯衝投彈 , 並在 50 米的低空用機關槍掃射。結果有十二架飛機被擊中起火 , 兩架 被擊毀。由於事情來得太突然 , 香港英軍雖然早有了戰時部署 , 但無人能預料戰爭是這樣開始的。因此 , 當巨大的爆炸聲和空襲警報發出後 , 啟德機場區已為濃煙籠罩 , 大多數市民還以為是防空演習。 機場的軍高射炮隊 , 措手不及 , 還未回擊一彈 , 機場上停著飛機大多數被日本空軍摧毀!

 


 

日軍轟炸啟德機場

 

(上)獅子山下便是九龍市區的啟德機場   (下)日軍軍機機群出動轟炸香港各地

          

(左)本室製作的零式戰機模型(中)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日在《朝日新聞》刊出的零式戰機圖 (右)二戰零式戰機內的部品(未編號)

唐海先生在《香港淪陷記》描述中寫道: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清晨七點鐘 , 我起了床 。九龍彌敦道上是和平時一樣的寧靜 : 公共汽車已經有了 , 但來回的次數很少; 小汽車偶然的掠過 , 並不足以妨礙彌敦道上的安靜; 幾家食品店鋪已經陸續的卸下店門 , 穿著乾淨的白色工作衣的伙計 , 還是倚著店門 , 閒著瞧住過往稀少的行人。
沿著海邊的兒童公園、草地上 , 我緩緩的踱著。剛吃過早點 , 拿著早上才送來的報紙 , 坐下椅子打開來 , 第一條大標題還是羅斯福呼籲皇停止戰爭的消息。才一刻 , 忽然聽到隆隆的飛機聲 , 一陣猛烈的炸彈爆炸聲跟著響起來 , 高射炮亦隨著發出聲音了 , 炸彈與高射炮聲連成一片 , 割破了早上寧靜的空氣。

幾個散坐草地椅子上的人 , 立即站起來向著落彈向看過去 , 那面已經冒著黑煙起火了。 不一刻 , 一 輛疾駛的救火車掠過我們的前面 , 異樣的喇叭聲 , 怪剌人耳朵 , 我正猶豫著想回去 , 旁邊一位穿西裝的青年朋友像感嘆一樣的說 : 「好逼真的防空演習啊 ! 」
才一刻 , 又聽到了飛機聲 , 高射炮重叉響起來 , 使趕緊的躲在一間大酒店的樓下; 那襄早已站滿了許多外國人和少數中國人。沿馬路住宅里的外國人 , 男 的女的 , 有的站在大門口 , 有的倚著窗門望住外面 , 不安和恐慌滿堆在他們的臉上。 一個年老的英國人 , 可英語罵著一個正在路上奔跑的男子 , 他高叫著趕快達到房屋地下去 , 炸彈每響一下 , 他便自然的將身體書動一下。

「是防空演習還是戰爭爆發呢 ? 」大家互相觀望著 , 互相訴說著各人不同的意見 :一個肯定的說 , 「有百分之七十是防空演習」 , 他為著證實他的觀點 , 舉了一下今天早上的報紙 : 「報上一 些都沒有說起戰爭已經迫近了啊 ! 」但 , 另一個反駁了 , 認為這也許是戰爭爆發 , 「假的演習決沒有那樣逼真的 , 那邊近啟德機場的房子不是起火了嗎 ? 」

近飛機場方向的房子確實已經起火了 , 遠遠的 ,至經可以望見冒起的黑煙。「是戰爭爆發呢 ? 還是防空演習呢 ? 」「是真的 ? 還是假的呢 ? 」沒有人願意這是戰爭的來臨 , 希望它仍是防空演習的倒著實有許等人 。

那個大酒店的一個華人賬房 , 他匆匆從另一個地方跑回來 , 急促的話聲變成了斷斷續續 , 他用英語向大家訴說 , 「七點鐘 , 七點鐘 , 戰爭已經到了 ......。」「 戰爭」 ! 這是一顆小炸彈 , 在每一個人的心底爆發開來 。 這一句話的威力、遠超過在附近爆炸的炸彈 !
當我回到彌敦道的時候 , 一些已經開門的店鋪﹒ 紛紛在重新上起店門來 , 路人都帶著一個震盪的心 ,匆匆的走著 , 站立在馬路邊的閒人特別多 , 他們都在 探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是真的 ? 還是假的 ? 」

            

(左)這款製“TAM、TAM”的機械鐘,很多老香港也使用過,六十多後的今天,它仍運動自如!(右)尖沙咀火車站和鐘樓

警報解除了以後 , 無目的的路人像有緊急事在心堥獐侀]著 , 看到一個熟人 , 立刻就問 : 「是真的 ? 還是假的 ? 」回答大多是很模糊的 。住在屋裹的人, 紛紛跑出來 , 看看街上的動靜。街上依然是熙熙攘攘的有許多行人 , 間或有一輛急駛的軍用車在人叢中飛快的掠過。許多人準備立刻從九龍過海到香港去 , 但是平日只要八分鐘就可以過海的所有輪渡渡口 , 都已經不准市民們自由來往了 , 停立在輪渡口等待過海的 有一大堆人 , 因為現在才九點鐘 , 照平日習慣 , 正是上寫字間的時間啊 !

官方還沒有正式發表戰爭已經爆發的告白 , 但 , 靠近啟德飛機場附近的居民已經紛紛向尖沙咀碼頭那個方向逃來了 : 他們帶來了證實戰爭的消息。他們不僅看到了丟炸彈的飛機上有兩塊大紅的膏藥 , 而在位們附近的房子 , 已經有好多處中彈起火了 。

大早 , 近飛機場的居民們還多在睡夢里 , 輕輕的警報聲 , 並沒有把他們從床上喊起來 , 忽然 , 一顆炸 彈從頭上落下來了-------日本飛機師的技術就是這樣的高明 , 目標在飛機場 , 炸彈卸落在附近的民房 ,於是一些還在床上沒有起來的人 , 還沒有弄清楚那里來的敵人 , 就被炸得血肉橫飛了 。

近飛機場的居民們證實了戰爭的消息 , 於是立即有人想起了九龍還有幾家日本人開的商店 , 當大家擁到日本商店門口的時候 , 只見店門是半掩半閉的 , 板門在有的已經打破了 , 接那些商店隔壁的鄰大說 : 大清早就有香港政府的警察匆匆的來敲門 , 但里面連一些 回音都沒有 , 於是警察們就動起手來 , 劈拍一陣衝進屋里 , 已經找不到一個人影 , 原來那些日本僑民已經隨著他們的領事 , 在昨晚乘最後一次離開香港開往廣州的輪船全部溜走了 。

這時候店舖已經沒有交易 , 一些急於要眝藏一些 種食的人 , 便四出找覓熟悉的店舖 。 不用說貨價立刻漲了 , 賣一些東西給你還得要很大的面子。店夥急忙忙的 , 有時候多給了貨物 , 有時候又少算了錢 。馬路上已經有政府的防護人員穿著制服來回的走著。人們可還是亂得一團糟 , 在來回打聽戰爭是不是真的爆發 ? 的消息。

因為九龍沒有報館 , 所有的報紙全部集中在香港 , 香港九龍間交通隔絕了以後 , 這中間的距離似乎是無法計算了。九龍的居民們眼巴巴的等望著香港方面謹紙的「號外」 , 但一直等到晚上 , 還沒有聽到「號外」「號外」的叫賣。

於是探聽消息的多集中在警察和防護人員身上; 可是他們一樣的答不出所以然來。 他們只知道香港有戰爭了。和九龍相連接的新界敵人怎麼樣 ? 香港以外又怎麼樣 ? 是不是日本巳對英美宣戰了 ? 這些 , 都沒有人能作一個詳盡的回答 !警報一次接連一吹的叫著。 這一次才解除 , 馬上
萬二次又接上了 。 飛機老是在新界那方面打轉 , 警報是在新界見到了飛機時候發出的 , 由新界到市區的飛機航程不過幾分鐘 , 因此 , 一次長長的解除警報還沒有完了 , 而短促的緊急警報又接著響起來。市民們是更不及逃避的 , 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躲在四層或者三層樓下面 , 坐在扶梯上悚悚的發抖。他們都是在這天堂似的海島上安定了好幾年的 , 大都沒有遭遇過最爭的磨煉 , 一且碎然爆發了戰爭 , 他們不知道應該怎樣才比較平安些 ;炸彈每響一下 , 他們便慌亂了一下, 膽小的女人嚇得哭出聲來 , 她們擠在屋角裹 , 怨恨地下沒有洞讓她們鑽了下去 。

我在一個朋友那埵玳上海德國電台廣播 , 一口很地道的國語 , 一個女人的聲音 , 在報告今天世手上發生重大的變動 , 日本已對英美宣戰 ; 日本的軍艦正向珍珠港突擊 ;上海日軍威迫黃埔江中的英美軍艦投降 , 炮戰在進行中 , 同時 , 軍已經越界開入了公共租界 , 還說市民秩序良好 , 表示歡迎。最後她報云香港已經第一吹遭到了空襲 , 日本飛機在啟德飛機其投下了炸彈 ......


 


 

醉酒灣防線失守

 

醉酒灣(Cindrinkeds’Bay) 這個地名已凐沒多時 , 由於六十年代那堿O傾卸垃圾的地區 , 作為日後填海的基礎 , 所以又稱垃圾灣 , 即今天大窩口葵盛葵芳村的 所在。這條防線已成歷史陳跡 , 如今城門谷已為城門水塘所掩 , 城門村亦已他遷 , 門墩早已遷移 , 但在城門堡上 ,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挖掘的邊防隧道 , 現時仍然保存。城門棱堡的機槍掩體、戰嚎、散兵壞等建設 , 仍殘存可考。(謝永光先生《香港淪陷  日軍攻港十八日戰爭紀實》所描述) 

十二月九日, 開戰第二天 , 若林東一中尉率領的敢死隊偷襲城門水塘以南地堡群得手 , 二二五高地被軍偵察兵佔領 ,240 毫米的重炮還未開火 , 陣地已被突破。由於軍第一線部隊發揮了重要作用 , 戰況竟意外 出現了有利於軍的發展。擔任軍先遣隊指揮官的若林東一中尉 , 衝在最前頭 , 在偵察城門水塘南側英軍主 陣地的重要據點二二五高地時 , 發現這里是軍防禦的重點 , 兵力、兵器都比較薄弱。二二五高地可以俯轍醉酒灣防線西段全部陣地 , 卻沒設有炮兵瞭望台。這時在掩體中休息的守軍 , 堅信敵兵不習慣夜戰而放鬆了戒 備。

今天的城門水塘以成郊遊熱點

若林東一中尉利用軍警戒的疏忽 , 於 9 日傍晚率 領他的步兵向二二五高地進攻 , 第一線的三十八師團部隊亦提前對軍主陣展開攻擊。軍小股精兵在漆黑的山呦中疾進 , 他們渡過了城門河 , 爬上千幾米高的山崖 , 到達了軍堅守設防的二二五高地前 , 由工兵破壞了兩處屋頂形的鐵絲網 , 炸塌 了軍的射擊工事 , 佔領了該高地 , 打開了一個突破口。二二五高地是國皇家蘇格蘭步兵團第二營第八排的防地 , 守軍只有 30 人 ! 其中 12 人據守機槍陣地 ,3 人負責通訊 , 其餘 5 人負責守護梭堡周圍鐵絲網地區 , 兵力甚為單薄。戰事由 9 日晚上九時左右開始 , 至 10日早上七時 , 稜堡始告易手。在這場戰事中 , 雙方發生激烈的肉搏戰 , 軍俘虜 27 名軍 , 獲輕、重機槍六挺、步槍五十八枝 , 並將太陽旗插在二二五高地。軍第二二八聯隊主力乘機快速通過這個突破口 , 向兩翼攻擊。三十六小時後 , 醉酒灣防線全線崩潰 , 兩營國皇家蘇格蘭軍隊的指揮官均告陣亡。

 

二二五高地前可遠觀獅子山

戰壕與機槍堡

城門稜堡遺址內的通道都是用外國的街道取名,因駐港軍隊來自外海的英屬土地。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若林隊占領

 

               

 

 “若林隊占領”水泥牆壁上的刻字,銘誌了這個歷史的印記!“若林隊”即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攻陷城門稜堡軍第二二八聯隊的坼堠隊長若林東一中尉的部隊 ,若林東一因此成為日本皇軍攻佔香港的「功臣」,為日本軍界的明日之星,但他的最終命運與攻佔香港軍第卅八師團一樣,若林東一於昭和十八年(一九四三年)一月十四日,戰死在太平洋瓜達康乃爾島的戰場上,終年卅一歲,軍國主義者至今仍稱他為「軍神」,供奉在日本東京靖國神社內,供日本右翼份子拜祭緬懷。

六十多年後的二零零五年,格物研究為本志專程前往當年的城門稜堡,二二五高地遺址憑吊,並小心地把“若林隊占領”的刻字,以拓片形式拓下 兩份來進行研究,刻字是水泥的牆身,因此十分脆弱。同時也我們試圖考究它的來歷,可惜資料並不多!因此只能從字體方面觀察,從拓本來看「若」字草花頭部首 寫成「、十」,而並非「十十」的筆劃,佔字用「占」而不用「佔」,此點符合軍攻佔香港後的「占領地」一稱的「占」字,從書法書體上來看,精神面貌有 點象歐陽詢的書體(領字)、隸書體(若字和隊字)、和北魏書體的稜角(占字),然而刻工熟煉有勁, 其來歷的可信性很高,到處塗鴉的山友也不會有這類似的手法,使人感嘆的是,日本人在學習中國文化上,也下了不少的苦功,但他們因愛成恨,由欣賞到侵略 ,實在是歷史的不幸.....   (注:此遺跡極需要有關部門維護,而且刻不容緩!!!)

 

日本伊藤正德在他的日軍戰史一書中有香港攻略戰一章 , 起首是這樣寫的 :

軍攻打香港的準備 , 是在開戰前一年又五個月 , 即在一九四零年七月進行的。當時大本營認定香港在未來的日子里 , 非攻佔不可。 故於一 九四零年七月派遣重炮兵主力重砲兵第一聯隊、獨立重砲兵第二及第三大隊、以及由北島驥子雄中將率領的砲兵情報第五聯隊南下 , 秘密地準備攻擊香港英軍要塞。當時香港英軍參謀長卡克查少將曾經揚言 ,軍準備堅守香港 , 至少可抵抗軍半年 , 將要媲美日俄戰役中的旅順之戰。 北島中將的重砲佈置 , 是有理由的 , 但是 , 後來事實證明 , 這是以牛刀去殺雞......

香港國軍隊正在把香港九龍作要塞化的備戰 , 在維多利亞山上 , 向海的一面 , 裝上二 百門的大砲 , 向著九龍的一面 , 築了由調堡與地道陣地為主的高地防線 , 守軍一萬多人 , 儲備充足。 日本方面也認為卜克查的堅守半年起碼的言論 , 絕不是虛張聲勢o

為此 , 擔任攻打香港日本第二十三軍的司令官酒井隆中將 , 不得不慎重其事 , 調動了由伊野忠義中將指揮的第三十八師團的第五十一師中的步兵第六十六聯隊、第一砲兵隊、第一飛行師 團的第四十五戰隊;  此外 ,又由親政一中將率領 的第二「遣華艦隊」也從海上進攻 o
佐野忠義當時估計 , 也是以為要化半年時間 才能擊敗香港的英軍 , 故此一切計劃 , 亦朝著半 年作戰的目標去進行。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 , 這支強力的砲兵 , 開始攻打香港了 。當時他們發揮的實力 , 竟是因為軍的迅速的潰敗 , 牛刀未能大試。  直到兩個月後 , 進攻班丹島才發揮他們的實力。

 城門稜堡“若林隊占領”遺址

殘破非常的城門稜堡遺址,右方為稜堡內散落在地上的殘垣

軍攻佔 九龍半島 , 是由若林東一佔領城門水塘後 , 長驅直入九龍市區而擊潰英軍的。軍侵戰爭爆發之後 , 由酒井隆指揮的軍 , 從深圳新界進攻 , 但到了大帽山大埔之前 , 即被軍炮火所阻 , 軍屢攻不下 , 傷亡慘重 。 軍見無法攻下這一道防線 , 便派出若林東一中尉 率領敢死隊 , 帶了大量的炸藥 , 攀山越嶺 , 偷襲城門水塘山頭上的軍軍營和若干炮位。軍就中了里應外合 之計 , 才從城門水塘處潰退 o
香港 , 想像不到這樣快就被攻下。 僅用了十七天的時間 , 用了軍所估計十分一的日數。步兵在砲兵的掩護下 , 攻入九龍新界。 第二二八聯隊的坼堠隊長若林東一 , 到軍主要陣地 二五五高地附近偵察 , 發現軍的佈防的虛弱本質 。 於是在九日黃昏時分 , 若林東一率領他的步兵 , 向城門水塘進攻 。 軍的主力隨即沿城門水塘 , 分兩路奪取九龍半島。 到了十二日 , 就完全將整個九龍半島佔領了 。

(左)為標城門稜堡遺址外金山(GOLDEN HILL  L100)的地標,(中)(右)城門稜堡遺址的通道和通風口


 

夜晚的九龍

唐海先生在《香港淪陷記》描述中寫道:

這是香港戰事爆發後的第一個夜晚。九龍的居民們奔跑了一整天 , 這時候多關在黑黑的屋子; 街上沒有路燈 , 屋內也同樣沒有耀眼的燈火 , 用黑布包了包的暗幽幽電燈下 , 各人在安排自己的命運 : 有的覺到自己的住所不妥當 , 就趕緊帶了細軟東西 , 拖著老母妻子和孩子搬到另外的地方去 , 不管這堥鴩漕 的距離不過相差一二里;有的覺到隨他去聽天由命, 只要家埵釵s糧不至於餓死也就得了 。 因為今天是戰爭的第一天 , 沒有戰爭經驗的市民們是無法習慣的。 因此到了天黑後不久 , 扶老楊幼的逃難者 , 在馬路上 逐漸多了起來 , 有的向新界方面走 , 有的則跑到市中心區來 , 你來我去 , 究竟那兒是安樂土 , 誰也不知道﹒大家就這樣瞎闖瞎摸的逃著。

夜晚九龍的街道 , 都是暗幽幽的 , 這和前兩天防空演習時相同 , 不過沒有防護人員來施放信號或者燃燒燄火而已。 平常 , 七八點鐘正是街上熱鬧的時候 , 兩邊店鋪堜亮的燈光 , 照映著各色各樣的貨物 , 霓虹燈時熄時亮的廣告到處都可以看到 , 電影院門口更是熱鬧的場所 , 一對對青年男女們高傲的在柏油馬路上踱步; 但是今晚 , 什麼都看不見了 : 沒有一個臉上等著歡笑; 電影院是冷清清的拉緊了鐵門 ; 大部份的店鋪關上了門 , 堶惘乎寂靜得連人聲也沒有 。除了 隔一個時候連接著出現一批批的逃難人群外 , 在屋內之聽到一陣皮鞋肺敲打水門汀的聲音-----那是站崗的警察或者防護人員在百無聊賴中緩餒的踱步。

公共汽車依舊有 , 但不知它是否還依照著原來路線走 , 過了站時高興停就停下來 , 不然就慢慢的過去 ? 。速度低落得可怕 , 它由於看不清前面的馬路 , 只得不停的按著喇叭 , 按得太多的時候 , 司機就輕輕的喊 : 「閃開 ! 閃開 ! 」

我曾經搭上公共汽車沿著彌敦道跑了一次 。 汽車的速度比步行快不了多少 , 而且時時停下來 , 車頭上的電燈僅僅露出了一絲燈光 , 防護人員就高喊「停車」。車廂 , 有時突然擁上一大批搭客 , 他們都是防護人員和警察 , 過了幾站就都下去了。於是車廂堳黕_了原來的寂靜 。 搭客間彼此很少說話 , 大家眼睜悍的看著籠罩在黑暗中的車外 , 慘淡的寂靜 , 掠上了每個搭客的心胸。和昨晚僅僅相隔了二十四小時 , 而環境是改變得怎樣不同啊 !

這一個白天 , 似乎特別的悠長。戰爭到來以後 , 人們就希望它趕快天黑 ;可是到了天黑又怎麼樣呢 ? 現在要怎樣渡過這漫漫的長夜 ! 沒有消遣的地方 , 有的只是憂愁和顧慮 , 窮苦的居民們 , 他們家無隔宿的存糧 , 收入卻斷絕了 , 但心著怎樣才能活下去。 因為就在這一天 , 許多工廠和商店的都自動的停業了 , 老闆也不知道躲到了什麼地方、生活比較優裕的人 , 這時候舒適的生活秩序也早給第一顆炸彈著地的聲音打破了, 他們只在但心會不會把命丟掉 , 儘是盤算若怎樣才可以活命。

幾家咖啡的顧客似乎還沒有關門 , 推開掛了好幾層方黑布 , 堶掄棬酮搢嚄ㄡ揪犒q燈 , 可是食品已經減少了 : 牌子上寫著「麵包售盡」 , 還存有」些點心 ,其他就是牛奶和咖啡 。

咖啡店的顧客 , 多半換了公務人員 , 許多防護團或者警察臨時的辦公處就設在那堙C電話已經徵用了 , 不斷的電話鈴聲告訴著各方面發生的事件。警察署的衝鋒車帶著拖長的喇叭聲飛快的在門前掠過 , 發出一陣隆隆的聲音。

黑暗的馬路上 , 時常有軍用車經過 , 每一輛都裝得滿滿的 ; 有幾次是軍用品, 但有幾次卻 是裝滿荷槍實彈的兵士。新界九龍市區雖然相隔不過一個小時 的火車旅程 , 但步行卻要化去大半天。似乎很有自信心的 , 前面有許多軍隊在低抗 : 英國皇家步兵 , 加拿大兵以及印度兵 , 他們都有著精良的武裝 , 足以抵禦來進攻的敵人 。九龍市區正現在成為戰場的後方了, 它是前方的補給線 , 聯絡站 , 但這時候似乎已經因為疲勞和不安而睡去了。
 


 

英國對日本宣戰

 


 

英國對日本宣戰照會

一九四一十二月八日 , 英國戰時內閣授權對日本宣戰 ,  首相邱吉爾簽發了這樣一個照會送交日本大使 :


聯合王國國王陛下政府, 於 十二月七日晚獲悉日本武裝部隊未於事前以宣戰方式或以宣戰為條件的最後通蝶方式發出警告 , 即企圖在馬來亞海岸登陸 , 並轟炸新加坡與香港。

鑒於這類無端侵略的粗暴行動 , 公然違反國際法 , 特別是違反了日本與聯合王國均係訂約國時所簽署的第三次海牙條約第一款的規定 , 聯合王國國王陛下政府派駐東京大便 , 己經奉到訓令以聯合王國國王陛下政府名義通知日本帝國政府 , 兩國之間處於著戰爭狀 態。
 

 

十二月八日東京時間上午十一時四十分, 日本天皇裕仁正式發表宣戰詔書。這時已是軍偷襲珍珠港 , 掀起歷時三年零八個月的太平洋戰爭的八個多小時 之後 ; 如以軍在馬來亞登陸的時間計算 , 更是已超過 了十二時之久。等國相繼對日本宣戰。 十二月九日深夜 , 軍先遣部隊佔領了位於醉酒灣防線西端的城門水塘的二五五高地 , 上的軍碉堡。軍自信可堅持六個月的醉酒灣防線很快地出現了缺口。就這樣 , 經過若干戰鬥 軍節節後退至九龍要塞 , 軍便輕易地突破了醉酒灣防線。這時 , 軍認為在九龍要塞作戰不利 , 便發出撒到島的命令。因此 , 軍經充分準備在十二月十二日清晨開始對九龍市區的進攻 , 也在很短時間內結束 , 上午九時未受到什麼抵抗便佔領了九龍市區 , 下午二時佔領了已成無人島的青衣島香港的大陸部分新界九龍均落入軍手中。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軍 司令官酒井隆為首的隊伍 ,在九龍彌敦道舉行勝利入城式的巡行。

 

 

上卷終


 

按此參閱: 開花、開花 (下卷)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