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志不可忘記 亦不可原諒      
            

 
     

 

 

 

吴天罔極  一片罪證館藏為諸君網域嗚冤

音容長在  萬載留衷史冊告軒轅永祐中華


梅花 ( Prunus mume Sieb. et Zucc.) 是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精神象徵

南京大屠殺是日寇歷史中最為卑劣的一篇, 南京城內姦 、殺、擲、打等不配為人的惡行, 原來是日皇裕仁皇軍”, 這是一群在光天化日之下掏出自己的私處強暴婦女, 飽餐獸欲之餘仍獵殺手無寸鐵的平民, 以嘗血腥氣味的幽冥使者,  這群號稱大和民族的雄性動物其行為竟然蠻賤到連一條狗都不如! 中華民族捱過這個災劫殊不容易, 一九四五年初寇在戰線已經兵敗勢危, 原子彈在廣島長崎的爆炸更摧化了的它的滅亡

作為戰勝國的美國幾乎主宰了日本的命運, 杜魯門政府為更好地控制日本和獲取戰地報告和實驗結果等資料, 以饒恕戰爭罪魁禍首的日皇裕仁及多名惡行滿盈的將領作為交換條件, 而浴血於有如硫黃戰役般壯烈犧牲的, 同胞的性命無疑是利益工具; 更甚者, 中國同是戰勝國, 對於侵戰犯的處理, 她也要插一把手欲以營救,  這若不是置中國人民尊嚴於不顧的背義所為, 又是甚麼呢?!  

 

日寇投降後, 國共內戰, 最終中共以民向所歸之勢取得勝利, 蔣介石敗撤台灣, 同時連國父訂立的中華民國國號也被帶走, 中共在前蘇聯的協助下另起爐灶, 坐在美國日本的駐軍監視下, 坐擁大陸和對峙, 蔣介石怯於形勢, 中共的新政權為謀國際的認受性, 對也淡化了當年日本的暴行, 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祗是研究院的學術課題, 民間的吶喊畢竟被視作弱勢呼聲。一九七二年日本中共建交, 不久之後,年昏的毛澤東在接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時胡言亂語, 上居然指出要「多謝」日本人的入侵, 他們「今天」才有機會聚首一堂云云, 這種言論如今看來不僅沒有半點幽默, 而且感到異常可恥, 他不知不覺地當上名符其實的賣國賊,更有辱我們中華民族的尊嚴! 而台灣那邊廂呢? 一位在他講述南京大屠殺的著作的後記中居然說道:……南京大屠殺雖然不是我們(台灣)國仇家恨的事……。看過後他的言論後, 雖然感嘆他的愚昧和逆祖, 但深入想想, 弄至今天中台犄角之勢的, 除了最可恨的日本之外, 國民黨獨分子以及中共也是責無旁貸的。南京亡魂能否得到昭雪, 就要瞧瞧她們能否放下私怨, 戮力於民族大義的浩氣之舉矣  

延陵科學綜合室以不左依, 不右傾的態度, 面對一件件的經歷當年的館藏 - 它們都是歷史的拼圖, 希望藉著它們的引導, 在芸芸文獻中找出最能貼近歷史真相的記載, 并向廣大讀者道出大屠殺歷史之吾見。必須指出: 我們不需要飽讀中國歷史才有這個資格, 揭示歷史真相是每個炎黃子孫的義舉!  

延陵科學綜合室會長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日

 

 



序二

香港人到南京,應該想到甚麼?這是筆者第二次到南京了,想起這個古都,還是很努力的找牽枯腸,還是牽著我去追思----這四十多個君王建都的地方------千百年的興衰……中學時在課本中讀到朱自清《掌聲燈火堛滲陴a河》,我想象著那六朝粉黛的模樣 ; 讀三國時孫吳如何在這遍土地建立政權。啊 ! 還有朱洪武南明太平天國洪秀全和那短命的天國 ! 千年歷史,理應留存著非常豐富的文物和建築,可是,這些一時風騷人物,僅能在這兒孤存點點而矣。大部份都被戰火送葬了。

南京位處華東長江橫貫現在的南京市。東臨東海入太平洋 ; 向西沿江至四川,北上達華北平原進入東北 ; 南下至兩,在中國的地理位置重要,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加上長江流域水土肥沃,物產豐富,是歷來的漁米之鄉。佔據南京一帶,多能控制南方,建立政權。至目前為止,最後一個在金陵成立政府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

這是歷史的宿命----建政南京的政權,多不長久 ! 為甚麼 ?為甚麼如此優越的地方,竟然不能建立長治久安的政權呢 ! 她 ,也是多災多難的城市呢 !多少政權多少戰爭,多少烽煙多少鮮血。筆者問過同行的中學生,提到南京,他們想起甚麼 ? 每個人都說是「南京大屠殺」。
走在南京街頭,沒有跟其他城市不同。但只要想想,南京軍攻破後的情景,不禁毛骨悚然,如果將三十萬人排在地上,可以有多大面積呢 ? 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內的那些白骨。說明了甚麼 ? 不肯認錯的人,必然會再犯同樣錯誤。不肯承認南京大屠殺確有其事的日本政府,無疑再把那三十萬死者再殺一次。豈能容忍 ! ? 

 

二零零三年冬月於古都南京


 

 

一九七八年日本政府追封在東京處死的七名戰犯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武藤章松井石根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廣田弘毅,為殉難英雄, 靈位并安放在東京靖國神社。數年後, 自稱與日本司令官松井石根有瓜葛的拓殖大學講師田中正明,聲稱閱讀了松井的日記以後, 并撰寫"南京虐殺"之虛構》一書, 首先公然宣佈南京大屠殺是中國捏造來誣陷日本的, 日本今後要重建昔日的光輝,1982年7月日本文部省強行修改高等學校教科書的內容,其後還把侵入中國,改成「進入」中國......

 

 

南京虐殺捏造裁決勝訴?

二零零零年一月廿日日本最高法院對"東史郎誹謗案"作出最後的裁決, 東史郎敗訴, 理由是日本一直以來沒有證明有南京大屠殺這件歷史事實, 虐殺行為難以判定, 東史郎辯護律師中北龍太郎認為: 東史郎案不是一樁單純的誹謗案件, 日本政界有部分人借東史郎案來推翻南京大屠殺的歷史事實, 控告東史郎橋本光治實質是一個傀儡, 在幕後操縱的是一群日本退役軍官東史郎敗訴後, 代表橋本光治的律師高池勝彥隨即召開記者招待會, 在會場上掛上了一塊布匾, 匾上寫著: 南京虐殺捏造裁決勝訴。支持橋本光治日本退役軍官森英夫指出: 一九三七年攻入南京時, 他的中隊沒有進行過任何屠殺( 森英夫在侵華期間是橋本光治東史郎的上司),事件的主角之一的橋本光治, 對東史郎指他用郵包燒殺中國人, 他沒有這個記憶, 若然有這種行為, 都是理所當然的

日本政治評論家板倉由明指: 他斷定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最多祗有兩萬人, 東史郎案如果敗訴, 便能證明軍沒有殘殺行為, 南京大屠殺理所當然是虛構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亡靈石

南京市民認為大屠殺紀念館大大小小卵石代表了30萬被軍屠殺的南京亡靈

上圖的一組卵石在比喻上去看就像個家庭,然而細心一看大卵石的形相卻使人感到十分沉重 (館藏編號:未編號 )

南京遇難同胞遺骨

日本退伍軍官犬飼總一郎認為: 在中國方面描述南京大屠殺受害人達三十萬以上, 這顯然是捏造和不可能的, 這樣留傳下去, 將會很麻煩

退伍軍人圖書館長森松俊夫認為: 很多人說被屠殺的中國人有五萬或超過十萬人, 他覺得不會超過五萬人, 超過五萬的數字是不正確的

自稱擁有"自由歷史觀"的東京大學教授滕岡信勝, 他肯定日本戰時的角色, 視軍是解放歐洲統治亞洲的力量, 日本縱然有代替歐洲統治亞洲的企圖, 他認為這種做法是沒有錯的 

日本國內最權威的歷史辭典  - 日本史廣辭典》描述南京大屠殺被害人的數字為數萬至四十萬;大學教授吉田裕表示: 他原本是不相信有南京大屠殺這個事件的, 但官方對教科書的審查引起了他的興趣,經他深入研究以後, 南京大屠殺無疑是軍方有組織和有預謀的暴行

己故日本歷史學家家永三郎指出: 全世界人都知道日本一九三七年的南京暴行, 但今天日本政府還未肯承認

作家津田道夫認為: 他是相信有南京大屠殺這回事的, 一些鼓勵和認同戰爭的讀物留傳下去, 日本的下一代便會認同戰爭日本有些人希望透過這種手法, 企圖恢復日本人的自豪, 我們必須義正詞嚴加以駁斥   

日本記者本多勝一認為: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不但戰犯沒有被定罪,日本政府不斷提醒世人有關廣島事件,但又不自我檢討身為侵略者的責任

美國紐約時報退休記者杜登(F. Tillman Durdin)回憶道: 一九三七年他駕車到南京岸邊採訪, 車子路過的地方滿佈屍骸, 岸邊的日本軍官一邊抽煙, 一邊閒談, 監督著士兵屠殺戰俘的工作, 每次推出約五十人, 然後進行槍決 

拜祭者的燒香

大學教授渡邊正一卻認為: 有很多人被殺, 但沒有成千上萬那樣多, 即使有二十或三十個人被殺, 在日本都會引起很大的震撼 軍向來都是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 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已故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王英表示: 南京淪陷最恐怖的是屍橫片野, 很多人都在轟炸中死去, 她當年在地上爬著走才避免遇難 

馬吉牧師的兒子大衛.馬吉(David Maggee)認為: 今天日本有很多有勢力的政治家都想改寫南京大屠殺的事實, 當他看到他的父親六十多年前在南京拍下一幕幕暴行鏡頭時, 他感到非常震驚, 但令他遺憾的是: 當年東京軍事法庭竟沒有將電影片作呈堂證供

約翰.拉貝的孫女賴恩品特認為: 祖父日記所記述軍在南京暴行的內容殘酷程度超過了她的想像, 1937年軍在南京所做的事 - 屠殺無辜的手法比德國納粹黨還要殘忍   


 

 

已故香港受難同胞紀念聯合會會長杜學魁,他認為現在中國某些人仕,所提出的「原諒論」存在問題,並加以駁斥地說 :「 有一個口號, We will forgive, but we won't forget,我們可以原諒,但不可以忘記,我不同意這樣的一個說法,誰能代表三千五百萬中國死難同胞原諒呢 ? 哪一個敢說?」

 

垃圾口號 !

實確存在問題口號,態度有如中國「請求」日本開腔道歉,而且對日本顯得相當體貼,本未倒置並不可取!

 

 

 


 

  毋忘遇難者屍骨滿  

    


   


   1937.12.13  --------------  2004.12.13

            現在就讓我們回首過去......
                              


 

 

 

 

 

 

「武運長久」四字摘自本室收藏的寇戰旗上的墨筆手跡,自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戰爭以來一直沿用的侵口號

 

(左)裕仁手持的同類型日出旗 館藏編號: NG-023-J-020416     (右上)1902滿了周歲的裕仁坐在嬰兒車上舉起了像徵日本皇軍的日出旗           (k.k.Kyodo News)

裕仁生於一九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其父大正天皇於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病歿,皇太子裕仁登基,改年號“昭和”。昭和時代初期,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擴張大規模展開。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日軍侵佔我國東北。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軍挑起“蘆溝橋事變”,發動全面侵戰爭,抗戰爭爆發。

   (1901-1989)

日本皇軍最高統帥   天皇裕仁 像(1920年代)  館藏編號NG-054C-J-030605

 

 

本館收藏的這面軍事地圖,為大阪每日新聞社昭和八年(1933年),一月一日出版的帝國國防大地圖》中,充分顯露出日本進行侵的心思與準備,自九一八事變後東三省己淪為日本的屬地,此圖詳盡地對中國和其他在列強的軍事實力,並且進行深入研究,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開始,日本不斷製造事端,藉口發動戰爭,並志在侵佔中國全圖,建立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然而該圖卻能留給後人,作為驗證歷史真相的有力見證。 (館藏編號: NG-016-J-010726)

 

一九三七年日本已擁有三十萬大軍和一百萬後備軍

南京淪陷經過


            

中央軍鋼盔 館藏編號: NG-021-C-020428     中國軍官野戰軍帽 館藏編號:NG-011-C-011004

淞滬會戰

一九三七年中央軍部隊趕負前線作戰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上午,軍一小隊從虹口寶興路地段,向中國守軍發動進攻,中國軍隊奮起反抗,是為“八一三事變”,淞滬抗戰開始。14日,日本出動飛機轟 廣德杭州的飛機場,中國空軍在杭州應戰,擊落敵機3架。同日,中國飛機對上 軍陣地進行轟炸,炸傷軍旗艦“出雲號”。從“七七事變”到“八一三事變”,在短短的5個星期之間,日本帝國主義把侵華戰火從盧溝橋畔擴大到平津地區,從華北擴大到華東,原來的局部挑釁發展成全面的武裝侵略中國的戰爭。這是一場不宣而戰的侵略戰爭,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空前嚴重的亡國危機。一二八事變發生後,國民政府投入第十九路軍和第五軍,與軍僵持卅三日後援不繼,而於三月二日撤退。可惜的是,翌日國聯就將舉行特別大會處理中日糾紛,後因戰己結束而僅於四日要求雙方停戰,國民政府只好忍痛簽訂停戰協定。1937813日,軍大舉進攻上海,威脅南京中國軍隊同日本侵略軍在上海及其周圍地區激戰三個月,史稱“淞滬會戰”。193711月,上海失守,淞滬會戰結束。在這次次會戰中,軍發動兵力20多萬,由閘北進攻,初攻不進而退而守營,待援軍至。下旬,三個師團的日本兵,在軍艦的掩護下登陸,向寶山吳淞一線進攻。寶山守軍苦戰20餘日,傷亡慘重之至最後寶山城失陷,與軍血戰的500多名官兵全部壯烈殉國。 

 

         

中華戰曲Song of fighting China》木刻插圖  館藏編號 NG-043-A-020903  .一三抗戰模型[比例尺 1:35](現代) 館藏編號 NG-058-C-REF

 

日軍逼近南京

早在抗戰一開始,寇飛機就濫炸南京,前后達百餘次之多。其轟炸目標多是非軍事目標,南京最熱鬧、人口最稠密的城南一帶,受到的空襲最多。九月二十五日的一次轟炸最為殘酷,自上午九時半至下午四時半,日機先后五次共九十五架次,在南京上空共擲炸彈約五百枚,致使平民死傷六百余人。下關難民收容所一處亦不幸中彈,死者達百人以上。遭到轟炸的,除電廠、自來水公司、廣播電台等外,還有在屋頂上漆有紅十字的中央醫院。十一月二十日,寇逼近南京國民政府發表遷都重慶的通告,南京陷入一片混亂。大大小小的南京官僚爭先恐后地逃離了南京,剩下的是無依無靠的老百姓。抗戰前,南京人口約百萬,戰爭開始后雖已開始向各地疏散,但能夠遠走他鄉的多是達官貴人、豪紳富戶,一般居民頂多投奔四郊,暫避戰火﹔加上前方各地的難民陸續逃來,因而南京的居民仍然不少。國民政府對這些彷徨無主的難民聽之任之,熱心公益的外籍人士,建議在南京成立“國際委員會”,划定一定的區域作為難民區。國民政府接受了這一建議。十一月二十五日,軍分三路進犯南京:東路沿滬寧線,攻南京正面﹔中路循寧杭線,取溧水句容,襲南京之背﹔西路自廣德宣城蕪湖,包圍南京。十二月初,三路軍均已進抵南京外圍,與守軍發生戰斗。

 

     

 

 

``中華民國萬歲``是一句經典的抗戰口號,也是當時守衛南京城的中國士兵矢志誓死報國的信念與堅持

 

      

抗戰時國軍隊使用的一面中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館藏編號:)

 

 

 

抗戰中國軍官短劍 館藏編號: NG-038-C-020904

 

  

   1937年南京中央軍製M35型鋼盔        

此類鋼盔為德國製M35型( 即 Model 1935),以鉬鐵製成. 1935年國民政府德國訂購 ,1936年初配發給守衛南京的中央軍部隊使用, 盔上兩側有鉚入式通氣孔, 鋼盔左側有青天白日徽. 鋼盔於南京城外鄉村出土, 為當地鄉民掘地建房時偶爾發現 ,由於長埋在地下六十多年,盔身鏽化,鋼盔內裡皮革消失, 盔上仍保留著銅製青天白日徽,塗漆早己剝落但形象仍清晰可見, 綜合發現地點得知 ,無疑是當時中華民國首都南京保衛戰中,中國守軍陣亡後所遺下的歷史遺物, 一頂長眠黃土六十多年的時間錦囊,因此有著非常的歷史意義 ! 在整個二次大戰中,由於多見於納粹德軍,因此難免使人有負面感覺,但在中國近代歷史上,它卻是後人回憶抗英雄中,所喜愛的不朽形象,使到外型英氣不凡的M35型鋼盔 ,不至於淪落在歷史洪流, 在淞滬會戰中、號稱八百壯士的四行倉庫孤軍、 上海保衛戰和南京保衛戰,都能在其粗糙的外貌中,透現這種深刻的意義,留下了可歌可泣的歷史回憶 。 (館藏編號: NG-021-C-020428 )

 

 

            

衛戍司令長官唐生智(左)

當時南京守軍有十余萬,歸衛戍司令長官唐生智指揮,但采用了將外圍陣地放棄,困守孤城的戰術,坐以待斃。十二月十二日,軍主力猛攻雨花台,至正午,雨花台陷落。下午二時,又攻陷中華門南京城被打開了一個缺口。下午五時,唐生智匆匆開了一個歷時二十分鐘的師以上將領會議,散發了一份油印的突圍命令,而他本人卻不顧自己立下的“與南京共存亡”的誓言,倉皇地渡江出走了。十三日,寇占領南京。當寇侵入南京時,城內剩下的居民,大多數都躲進了“難民區”。其余有些人是公司、商店里的留守人員,有些人是市民,他們要看守自己的房物,因此,街道上已經見不到多少人了。可是前方潰散下來的散兵、傷兵、病兵,以及被炮火和寇驅來的各地難民,扶老攜幼,從中山門中華門涌進了南京城。他們來到南京后,敵人的炮聲、槍聲愈來愈緊,大家更感慌張,希望躲入難民區的“難民收容所”,但又被拒絕﹔最后,則希望沖出城門,渡過長江。于是,一部分人群涌向通向長江邊的中山北路,准備闖過挹江門下關中山碼頭渡江﹔一部分人群涌向中央路,准備闖過和平門燕子磯渡江。當許多難民向中山北路、中央路移動時,最后逃出南京的一部分國軍官兵,蟻集在江岸上,未能脫險,此時深怕難民群妨礙他們,所以把挹江門和平門兩道城門緊閉起來,以便于他們搶渡逃生。

 

 

抗戰軍人的大刀(青龍刀)      館藏編號: NG-037-C-020520

歷史學家認為南京淪陷的原因有很多個因素,其中一個便是中國軍隊的裝備與軍相比強弱懸殊,就算守衛首都南京的中央軍部隊,一身德國式的裝備,然而卻虛有其表,而實質上真正缺乏有效的攻防武備,加上指揮混亂,最終中國附出了沉重的代價!在抗戰爭時中國軍人還需要使用大刀來殺敵,然而在抗戰爭後期仍有軍人使用這些大刀片,正好反映軍備缺乏的嚴重情況。

 

 

爲國家生命計,爲全國人格計,爲國際信義與世界和平計,皆無屈服餘地 !

 


國民政府遷移重慶宣言 (1937 年 11 月 20 日)

自盧溝橋事變發生以來 , 平津淪陷 , 戰事蔓延 , 國民政府鑒於暴日無止境的侵略 , 爰決定抗戰自衛 , 全國民衆 , 敵愾同仇 , 全體將士 , 忠勇奮發 , 被侵各省 , 均有極急劇之奮鬥 , 極壯烈之犧牲 , 而淞滬一隅 , 抗戰亙於三月 , 各地將士 , 聞義赴難 , 朝命夕至 , 其在前線 , 以血肉之軀 , 築成壕塹 , 有死無退。暴日傾其海陸空軍之力 , 連環攻擊 , 陣地雖化煨燼 , 軍心仍堅如金石 , 臨陣之勇 , 死事之烈 , 實足昭示民族獨立之精神 , 而奠定中華復興之基礎。邇者暴日更肆貪 黷, 分兵西進 , 逼我首都 , 察其用意 , 無非欲挾其暴力 , 要我爲城下之盟。殊不知我國自決定抗戰自衛之日 , 即已深知此爲最後關頭 , 爲國家生命計 , 爲全國人格計 , 爲國際信義與世界和平計 , 皆無屈服餘地 , 凡有血氣 , 無不具寧爲玉碎 , 不爲瓦全之決心。國民政府茲爲適應戰況統籌全局 , 長期抗戰起見 , 本日移駐重慶 , 此後將最廣大之規模 , 從事更持久之戰鬥 , 以中華人民之衆 , 土地之廣 , 人人本必死之決心 , 以其熱血與土地 , 凝結爲一 , 任何暴力不能使之分離 , 外得國際之同情 , 內有民衆之團結 , 繼續抗戰 , 必能達到維護國家民族生存獨立之目的 , 特此宣言 , 惟共勉之。

 

 


 

南京淪陷

 

略帽 館藏編號:(未編號)

 經歷過日本的老人永遠也不會忘記軍暴行, 老人明確指出地說:「這是蔔頭這群日本狗雜種的形象標記! 」

 


勸降文告  (1937 年 12 月 8 日)

百萬日軍 , 業已席捲江南 , 南京城正處於包圍之中。從整個戰局大勢看 , 今後的戰鬥有百害而無一利。南京是中國的古都 , 民國 的首府。明孝陵、中山陵等古迹名勝e集 , 實乃東亞文化萎萃之地。日本軍對負隅頑抗的人將格殺勿論 , 但對一般無辜之良民及沒有敵意的中國軍隊將是寬大爲懷 , 並保障其安全。特別是對於東亞文化 , 更將竭盡全力予以保護。然而 , 貴軍如果繼續抵抗的話 , 南京將無法免於戰火 , 千年的文化精髓將會毀於一旦。十年的苦心經營將也化爲烏有。本司令官代表日本軍 , 希望根據下列手續 , 與貴軍和平地接交南京城。

大日本軍總司令官   松井石根   

對本勸告的答復安排在十二月十日中午 , 地點在中山路通容道的警戒線上。貴軍派司令官代表和本司令官代表在該地進行接收南京城所必要的協定的準備。如在指定時間內未得到任何答復 , 我軍將斷然開始進攻南京。

 

 

日寇入城

  

 

鍵入閱讀日軍侵佔南京時的編制

 

倖存者:「我們原先以為軍佔領了南京便算,根本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進行屠殺!」

兩條馬路上的人群,后面有寇的炮火,前面阻于緊閉著的城門,哭喊聲、怒罵聲,響徹兩條馬路。這群難民,多半是傷兵病兵和老弱男女,又久經凍餓,在進退無路的情況下,或向四面逃避,或逗留原地,失去了控制自己命運的能力。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寇從雨花門光華門中華門三路侵入城內。當天入城的寇,為谷壽夫部隊。這些獸兵入城後,一部分立即占領各級政府機關、銀行和倉庫,一部分則野獸似地尋找屠殺對象。于是,馬路上的難民群,特別是中山北路中央路和兩旁街巷中的難民,就被他們當作戰斗的目標,使用機槍、步槍和手槍,瘋狂地射擊。南京大屠殺展開......

 

南京城內大屠殺展開

             

南京大屠殺中最凶狠的武器 小倉兵工廠日式30型刺刀 (館藏編號: NG-002-J-0011)

成群的老人、婦女、孩子和混雜在人群中的傷病兵,隨著槍聲,紛紛倒臥下去,大多數當場死亡,但也有仍在呻吟、叫罵。馬路和街巷,頓時血肉狼籍,屍體縱橫。寇繼續對手無寸鐵的人們射殺。這天僅僅是屠殺的開始。十四日清晨,寇的坦克車隊帶頭,炮隊、各種車隊涌進了南京城。他們人數很多,窮凶極惡地繼續屠殺逃散到其他街巷中的難民,成天槍聲、手榴彈的爆炸聲,沒有停息片刻,一直殺到馬路上街巷內都見不到人了,他們又打開挹江門和平門,把屠殺的范圍擴展到城外。

 

       

官帽(制帽) 館藏編號:NG-055-J-030820  野戰(略帽) 館藏編號:NG-019-J-020403

經過十三、十四兩天的大屠殺,中山南路北路中央路,及其兩旁的街巷,都成為血路、血窟。寇在南京城外和環城等處的大屠殺,比城內更野蠻更凶惡,各地逃來的難民和傷病兵及軍人家屬死得也更多更慘。滯留在下關一帶江岸上的難民,因國軍軍隊為了撤退,已將各種船只都加以控制,因此平民只能望江興嘆。十三日那天,城內的槍聲,震驚了江邊的難民,他們意識到寇已侵入城內。江邊情況萬分紊亂,稍微有一點力量的,不問潰兵和難民,都用盡力量作最后的掙扎,大家取商店和居民的木門、木板、洗澡盆、長板凳、圓木,甚至一塊朽木,作搶渡的工具。但人數太多,可利用的工具畢竟有限,僅有少數人僥幸渡過長江,絕大多數難民則完全處于絕望中。

 

     

出征戰旗

木村義國出征戰旗 館藏編號: NG-035-J-020513    支那事變紀念章 館藏編號:NG-047 -J-021122

 

太陽軍旗

這面寇軍旗 ,是侵華日軍的隨身的必備軍需,用以象徵軍種及攻略城地時,作記號引領同袍,由中國戰場至菲律賓戰場,所向無敵的最後結局,便是這名軍衝出戰壕時被軍重型炮火所殺,他身上的伴隨物品幾乎被嚴重焚毀,此旗是戰勝者在其屍體腰間搜出,纏裹在皮帶上的一面軍旗 , 也成了這名不知名字軍的終點標記。   館藏編號:NG-001-J-001009

 

99式步槍(槍管己經缺失) 館藏編號: NG-040-J-020724  

支那事變紀念章 (正反兩面的圖案)

 


 

大屠殺的新聞原照片

    

這是一幀有關當年南京大屠殺的新聞原照片,幅度 21.5  厘米 x 17 厘米,為本館的一件重點收藏,照片保存相當良好,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八年由美國記者拍攝,這個歷史鏡頭己成為了中國近代史上,血與淚的悲壯回憶,一九三七年中國首都南京陷落在寇手中,平民百姓任人魚肉的有力鐵證,相中的日本士兵手持自動手槍向著兩名中國平民,根據照片背後的解釋為「Japs shoot Chinese Prisoners 」「日本鬼子向國的俘虜開槍」,相信這兩名俘虜最終也難逃被害,然而這兩名被害同胞究竟是甚洶H?現今學術界上認為他們是南京的一間禪寺堛犒洶H,其中一位還是禪寺的住持大師,同時也有一些身處在台灣的漢奸著書上認為,這是美國人偽造來誣陷他們祖國日本的世紀大謊言!從照片的光線來看應該是白天的中午,日影垂直在草地上,這名行凶的日本劊子手,身上背著皮包,左手緊握武士刀,由於日照關係,因害怕自己的面貌會看不清楚,因此刻意把軍帽移向右方,從今天的角度來看此人面目可憎,無恥己極!同時也是日本右翼份子的「好榜樣」,典型的大日本帝國皇軍的「靖國英雄」!館藏編號 NG-060-J-030924

一九四三年十月卅一日美國出版的 PICTORIAL  REVIEW以畫報方式敘述了這個鏡頭下的軍暴行,文中描述如下:

While these tow Chinese kneel with bowed heads, awaiting the death shots soon to be fired by their Japanese captor, their executioner pauses momentarily in his bloody task, to pose for a picture of himself and victims to send back home. -----Paul Guillumette, Inc.

 ( 一會兒這兩個跪著的中國人等待著死亡的短瞬間,這個日本劊子手向他們開槍前,作個姿勢彰顯他的戰績,來拍張照片寄給他的家人 -Paul Guillumette, Inc)  

 


 

日軍的回憶.......

日本退伍軍人土屋元雄(Yoshio Tsuchiya)回憶地說:「當我第一次用剌刀去戳殺中國人的時候,自己的良心確實會感到不安,但之後同袍們會讚賞你英勇!同時又會受到部隊的嘉獎,之後你便會有動力去幹第二次,因此第二次之後,我便再沒有良心不安的感覺,如果我當時當他們是人,我絕對做不 出來!但當時我們只當他們是不配做人的畜牲,因此我們才會幹出這些事來!

 

     

十四日下午,寇忽然打開挹江門沖殺出來,扑向中山碼頭下關車站等處,用機關槍、步槍拼命向難民群射擊,手榴彈瘋狂地拋擲。成千上萬的難民在驚駭、憤怒、絕望中倒下。有許多還可以掙扎的難民,不愿讓寇射死,就跳江自殺。最后余留在江岸上的一部分難民,則被寇驅下江淹死。只經過一段短短的時間,數萬難民的生命就這樣完全犧牲在日寇的屠刀之下。十二月十六日,寇又把聚集在僑招待所(現中山北路81號)里的難民五千多人,分批綁起,用大卡車運到下關屠殺,屍體全部拋擲在江中。

      

寇沿江屠殺較集中的地方還有草鞋峽燕子磯觀音門等處。南京淪陷前,無力遠逃的人們,成批散到城外四郊,加上從前方逃來的難民(其中有大量的傷、病兵),也擠入了城郊四鄉,沿江一帶更多。一時無法渡江的難民自動組織了難民村,維持秩序,尚可生活。寇攻陷南京后,隨即開始搜索鄉村,捆綁了大批難民,共五萬多名,先拘禁了幾天,斷絕飲食,有很多傷病難民凍死餓死,最后把未死的難民驅到草鞋峽慘殺。南京城內和四郊經過十多天的屠殺,白晝除了寇橫沖直撞外,看不到人影,黑夜除寇所在地發出幾點燈光外,一片漆黑。自從寇侵入南京後,已有數十萬手無寸鐵的難民遭到殘殺,而寇并不就此罷休。

 

松井石根勝利入城

 

我軍終於攻陷南京市,將我們的國旗升起,色彩鮮明的旗幟迎風飄揚,軍人高聲歡呼,眼中充滿喜悅的淚水,在一片為日本帝國而歡呼聲之中,我軍浩浩蕩蕩進入南京,歡迎為這場聖而創下輝煌戰績的軍人(日本朝日新聞一九三七年十二月)  

 


駐滬岡本總領事致駐北平森島參事官電

(1937 年 12 月 10 日合第 1235 號)

致大臣第 2589 號電
10 日中文報紙載 , 南京城外各處發生火災 , 清華、湯山、大校場機場已被佔領 , 中華門已被突破 , 但中國軍隊仍在堅守。我松井軍司令官勸告唐生智於 10 日中午前投降 ,  我方還發出 勸告僑居南京的外國人離去的通報。外交部發言人聲稱 , 蔣介石在 國家危急關頭決不放棄領導全國的責任 , 決心支撐難局 , 否認蔣的 下野、孔祥熙的下野和蔣介石已外逃等。這些均系漢口國民社電報 所報 , 該電還特別報 " 路透社 " 消息 , 國民政府已成爲軍政府 , 朱、毛 等將成爲政府內的重要分子。外電還大肆報道義大利將于本周內退出聯盟的消息。《大公報》的短評稱 , 這與承認滿洲國有關 , 退出聯盟的日、德、意三國的結合 , 值得注意。

南京總進攻開始

(1938 年 2 月 1 日日本國際情報社發表的報道)

(12 月 7 日)進攻南京的戰幕終於拉開 , 我方軍的助川、片桐、大野、脅坂、富士井、人見、下校、千葉、山田等部分路從東、南兩方 合圍 , 以迅猛的攻勢使敵屈服 , 迫近敵軍城下。今日午後一時伴隨 炮兵的隆隆的炮聲 , 開始對南京的總進攻。憑藉堡壘在郊外守衛的 敵軍在拼死抵抗 , 從南京城東面中山門通往城外高橋門的道路兩 旁的房屋都已燃燒起來。加入海軍航空隊的陸軍飛行隊 , 也參加了 渡海部隊 , 昨天中午全部出動 , 對正在南京郊外進行抵抗的敵軍進 行最大規模的轟炸。目前正在展開南京攻防的決戰。
海軍飛機當天也飛臨蕪湖 , 猛烈轟炸敵軍 , 並空襲了安徽省的 首府安慶 , 轟炸了飛機場。另一編隊則轟炸了江陰對岸的炮臺。( 12 月 8 日 ) 南京的末日臨近 , 敵方在唐生智、顧祝同的聯合指揮下 , 還相當頑強 , 南京郊外仍在激戰中。東面湯山附近之敵 , 憑 藉有利的高地持續抵抗。野田、片桐、大野等部仍在包圍進攻 , 助川 部隊更進一步正同紫金山之敵激戰 , 山麓的中山陵園附近的房屋 拂曉被敵燃燒 , 大火熊熊。在南面 , 已突破句容到索墅鎮一線的下 校、脅板等部 , 午後 3 時許擊退扼守南京街道的淳化鎮之敵 , 並予 佔領 , 正在進而攻擊清龍山等附近的高地。西南方面 , 從深水向前 推進的千葉、山田各部 , 己攻陷秣陵關要隘 , 朝牛首山的堅固陣地前進中 , 形成激烈的山地戰。在此歷史性的攻擊戰中 , 我中島中將 于 7 日午後光榮負傷。自丹陽向北進攻揚子江岸的江蘇省首府鎮 江的花谷、安達等部 , 本日午前 9 時已佔領該地。敵方在退卻前 , 照 例放了火 , 現仍熊熊燃燒。添田、倉田等部本日淩晨從江陰附近渡 揚子江 , 在海陸空軍和軍艦的掩護下 , 強行敵前登陸 , 奪取天生炮 台 , 並向其後面的靖江進攻。揚子江北岸已有我軍的足迹 , 因而使 揚子江航行暫且安全了。

南京戰線 向南京前進

由二日晨以來 , 正攻擊丹陽之片桐、大野等部隊 , 掃蕩市內之殘敵 , 于午後十一時頃 , 完全佔領之 , 繼續向南京追擊敗敵。三日 午前九時 , 奪取自兔鎮之一角 , 更繼續急迫。至四日晚 , 進入句容東 方七公里之太平莊 , 開始向句容攻擊 , 反復實行夜襲 , 並掃蕩殘敵 , 由城外西北角 , 進佔飛行場。于五日日出時 , 已獲全勝 , 而三呼萬歲矣。複由六日午前起 , 開始攻擊湯水鎮附近之敵陣地。至翌七日 , 由湯水鎮東北方及東方 , 占得包圍之態勢 , 更以一部進入湯水鎮西 南之高堪 , 以壓迫敵軍之退路。 二日午後 , 攻略金壇城之我軍 , 向西方續行猛烈追擊。三日日暮 , 佔領磨盤山。四日黃昏 , 佔領句容南方之二聖橋附近。五日午後三時 , 佔領句容、南京道上之索墅鎮 , 更壓迫淳化鎮之敵 , 距南京 僅十四公里也。
至七日午後 , 由淳化鎮東北方及南京 , 包圍該敵 , 殷殷之槍炮 聲 , 震撼南京郊外晴朗之冬空 , 我官兵之志氣 , 直欲虎吞南京也。 二日攻略深陽之部隊 , 於三日 , 佔據南渡鎮 , 更向西北橫 過磨盤山麓 , 一氣殺到深水。至四日午後 , 于城頭高懸日章旗 , 複 繼續向南京方向進擊。四日日暮 , 進抵烏山鎮。六日 , 進抵祿口鎮。 攻略廣德 , 續向西北方追擊敵軍之我部隊。三日黃昏 , 佔領郎 溪 , 更西進而到達固城湖西方之水陽鎮。自二日以來 , 與廣德西方河南店之敵激戰中之小堺、藤山兩部 隊 , 於四日午後 , 攻佔該地 , 並追擊敗走之敵。至五日正午 , 續占十 字鋪 , 複陷朱塘鎮 , 已進迫南京附近之敵軍唯一退路之江南鐵道 ( 南京至山間 ) 矣。 五日傍晚 , 與龍頭山上阻塞進路實行決死的抵抗之頑敵 , 展開 猛烈之山地戰 , 旋突破之。至六日拂曉 , 於此山間高呼萬歲之聲 , 並 於山頂豎立日章旗。更據汪家山 , 占雙溪鎮 , 遮斷江南鐵路。至七 日晨 , 佔領宣城 , 其一部于午前十時三十分 , 已確保西山廟 ( 宣城西北方十六公里 ) 。 於是已突破句容、深水、水陽鎮之線 , 完成對南京戰略的包圍 之基礎態勢 , 遂向南京郊外之本防禦線開始攻擊。 據情報 , 南京及其附近之敵 , 自三日以來 , 開始向南方移動。又 蕪湖有敵之大部隊 , 亦正向揚子江北岸渡江中。十二月五日正午 , 我空軍對於猾集蕪湖附近之舟船 , 當其滿載數萬敗兵 , 正向對岸移 動時 , 加以爆擊 , 使敵軍之心膽俱寒矣。

南京逼近未日

(12 月 9 日)懷著一刻千秋的全體國民 , 獲知最大喜訊的時刻 終於臨近。南京進攻戰已達高潮。迎戰東面之敵而從湯山向紫金 山進攻的大野、野田、片桐各部已到達紫金山東二堛瘧Q麟門 , 該 方之敵入夜開始退卻 , 該地昨晨已落入我軍之手 , 因而距南京只有 一里半的路了。我片桐、助川等部再接再勵 , 不斷進攻紫金山下中 山陵附近之敵 , 逐漸靠近南京東城的大門---中山門。從東南攻入 的脅坂、下校、富士井、伊佐各部 , 在攻擊南京街道兩側高地的敵人 的同時 , 到達了人們熟知的南京城外大校場機場 , 午後進而向南京 城東南的光華門挺進。從南面進攻的長谷川、竹下等部 , 利用夜戰 , 終於佔領了牛首山及其附近地區。坦克部隊 , 午後靠近通濟門。炮 兵猛轟南面中華門附近的雨花臺。於是我軍從三面逼近城牆附近。 松井最高指揮官昨天中午用飛機向南京防衛司令唐生智投下了勸 降書 , 爲等其答復 , 至 10 日中午暫緩對南京的攻擊。由宣城猛攻而 來的藤山、野岡、小、片岡、淺野各部 , 昨晨抵達蕪湖南郊 , 並立即 轉入進攻 , 午後 5 時終於攻陷蕪湖。長野、山田的奇襲部隊昨晚到 達當塗的東面 , 岡本〈鎮 ) 部隊則出現在蕪湖街上 , 佔領了鄰近南京 的西善橋及其他南部要地 , 切斷了南京的退路。海軍航空隊午後空 . 襲了江西首府南昌 , 炸毀約 40 架待飛的蘇聯飛機 , 與 20 架左右起 而迎戰的飛機展開了激烈的空戰 , 最後擊落 16 架 , 取得了巨大勝 利。( 12 月 10 日〉由於南京之敵不僅沒有理會我方投降勸告反而 進行反抗 , 於是斷然轉入總攻 , 各部隊齊對城牆開始猛攻。由廣德前進的藤山、片岡、小、野副各部於夜占蕪湖的當天 , 與攻陷南京附近當塗的長野、山田等部連夜渡過揚子江在對岸登 陸 , 昨晨急襲烏江成功 , 接著急奔津浦線。南京之敵由於當塗、蕪湖陷落 , 斷絕後方 , 渡江逃往江北之路也被堵截 , 完全陷入包圍之中 , 

 

南京城內掃平戰

(12 月 11 日 ) 總攻第一天 , 我脅坂部佔領南京城東南的光華門 , 在南京城頭挂起了太陽旗 , 我軍還擊退了企圖奪回該地而反復夜襲的勁敵 , 確保該地。翌日 , 由於各軍繼續奮戰 , 更擴大戰果 , 伊佐部協同脅板部午後 1 時佔領光華門的東南高地 , 同城牆上的敵 人展開了猛烈射擊戰。下校部隊在同一時刻也靠近了東南角。從 紫金山東北側靠近城牆的野田、大野、片桐、助川等部從早就猛烈進攻 , 先後靠近和平門、太平門附近。大野部隊的一部分佔領了紫金山麓的中山陵 , 後該部與富士井部同坦克部隊一起 , 與中山門之 敵遭遇。向中華門前進的長谷川、岡本部隊 , 從昨晨起即和激戰中 的竹下部隊、向南京城西南角繼續進擊的岡本 ( 鎮 ) 部隊等在城西 南的莫愁湖畔同敵人交戰中。從在紫金山及其附近一帶的高地布 置的陣地發出的巨彈全部命中 , 發揮了驚人的威力。海軍航空隊 , 午前和午後在城內上空 , 對濫射的敵人 , 進行了徹底的轟炸。
天津治安維持會於 11 日發出通電 , 否認事實上業已解體的南京政府 , 希望出現防共的拯救全體國民的政府。(12 月 12 日 ) 去年的今天是突發西安事變使蔣介石陷於垂危之日 , 一年後的今天我軍進入南京城內 , 首都瀕臨危機。佔領了城 南高地雨花臺的長谷川、岡本 ( 保)、竹下、岡本 ( 鎮)各部向中華門 ( 南門)和以西的各城門進擊 , 雖然不斷遭受炮兵隊的壓制射擊 , 仍 繼續前進。由昨日午後零時山田工兵部隊的爆破挺身隊爆破了南門城牆。向該方面前進的長谷川部隊的諸方部隊及時豎起梯子 , 在 彈雨中迅即登上了倒塌的城牆 , 接著長谷川部隊沖入城內。我軍從此時開始蹂躪了南京城內。岡本(保)部隊也接著突入城內 , 轉向掃 蕩城內之敵。向西南角方向前進的岡本 ( 鎮)部隊也在工兵隊再次 爆破作業下 , 在後渡橋渡過護城河進入城內。搶先登上南京城牆的脅坂、人見部隊昨天過午也從中華門入城。結果從東南的光華門至 西南的突出角的城牆大部分落入我軍手中 , 同時城內的巷戰也在 繼續中。最先攻入光華門的伊藤善光少佐 , 當夜曾遭受敵人夜襲 , 但在奮戰中終於佔領光華門。向正門中山門前進的富士井、伊佐、 片桐、大野、野田各部隊中的突破中山陵第二防線的富士井部隊 ,其左翼的伊佐部隊午後 2 時半參加了進攻中山門戰鬥 , 由於×× 炮的集中射擊 , 終於打開了城牆的突擊口。城門內的敵人是精銳的 教導隊 , 名不虛傳 , 以決死的戰鬥精神堅決地頑強進行抵抗。由前 一天起 , 我炮兵各部隊即夜以繼日進行炮轟 , 致使紫金山變成噴火 之山 , 昨晚山麓一帶已發生淒慘的大火 , 山中的頑敵不斷逃出。

南京攻略戰

南京最後之末日 , 相距愈近。蔣口口於七日晨 , 由南京乘飛機 逃往南昌之情報 , 亦已證實。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尚圖死守 , 欲實行其最後之頑抗。然南京已落我軍之掌中 , 若攻略南京本防禦線 , 則所剩者 , 惟須掃蕩城內外之殘敵耳。而繼續並轡向南京前進之我官兵 , 其意氣 沖天 , 高聲大叫 :" 呵 , 已到南京矣。 " 仍著血與汗污染之戎衣 , 爲日當不久 ; 換著新鮮入市之錦衣 , 爲日亦自不遠也。我軍已制南京之死命 , 敵尚不知。由附近之山谷間 , 往往有殘敵努力反攻 , 嘗試其窮鼠啃貓之伎倆 , 此種以抗日自豪之錯誤觀念 , 蓋己面臨末日矣。紫金山之寒風 , 蕭然眨人肌骨 , 似爲敵軍哀悼也。在向南京開始總攻擊以前 , 九日正卒 , 松井最高指揮官 , 對於南京衛戍司令官唐生智 , 以二十四小時爲限 , 即至十日正午 , 應表示納降 , 由飛機投下勸降文書。如此對敵軍盡情盡理 , 可謂已將光 榮的日本武士道之精神 , 宣示於中外也。

勸降文告 :
日軍百萬 , 既席捲江南 , 南京城又在包圍之中 , 由戰局之大勢觀之 , 今後之交戰 , 有百害而無一利。惟江寧之地 , 爲中國之舊都 , 民國之首都 , 有明孝陵 , 中山陵等 , 古迹名勝地點甚多 , 宛然令人有 東亞文化精髓所在之感。日軍對於抵抗者 , 雖極嚴厲而不寬恕 , 然 對於無辜之民衆及無敵意之中國軍隊 , 決以寬大相處而不相侵犯。 至於對東亞文化 , 自有保存維護之熱情。若貴軍欲繼續交戰 , 則南 京勢必難免戰禍 , 而千載之文化將化爲灰燼 , 十年之經營亦將全成爲廢塵。故本司令官代表日本軍勸告貴軍 , 即將南京城于和平之氣氛媔}放 , 並希望採取左記之處置。

大日本陸軍總司令官松井石根

對於此勸告之回答 , 於十二月十二日正午 , 在中山路通句容之公路上 , 有我步哨線接收。若貴軍司令官派遣代表負責納降時 , 則在該處 , 可與本司令官之代表 , 商議關於接收南京城爲要之協定事項。若在指定之時間內 , 無何等之回答 , 則日本軍將不得已而開始攻擊南京。然南京之敵 , 對於投降勸告 , 並無回答之表示 , 仍繼續頑強抵抗。至十日午後一時 , 我軍遂決行總攻擊 , 先以炮兵之全力 , 開始炮擊。並全線隨即一齊進擊 , 與飛機之爆擊相輔 , 向南京城加緊壓迫。協力于地上部隊的陸海軍航空隊之巨彈 , 則對於城內之敵 , 或 江面退竄之敵 , 加以攻擊 , 或遠向敵空軍再建之根據地 , 對於正編成之飛行場 , 與待抗中之新銳機 , 加以攻擊。南京城東正面之情況正攻擊南京之各部隊 , 一面排除敵之抵抗 , 一面逐次縮小包圍圈 , 突破湯水鎮、湯山附近之敵陣地。九日傍晚 , 以主力進至黃泥墅南北之線 , 其先鋒部隊之大野、野田部隊 , 八日正午 , 已進迫麒麟門 ( 紫金山東方八公里〉。于九日天未明時 , 開始猛攻。

九日日暮 , 向麒麟門東方亙蒼波鎮之線前進 , 猛擊當面之敵 , 突破敵陣。至十日午後 , 以右翼進至堯化門〈南京東北九公里〉 , 主力進至紫金山東方 , 及南方山麓附近 , 依然猛攻敵軍。十一日 , 右翼部隊 , 突破堯化門附近之敵陣地 , 進入其西方地區。主力部隊仍對紫金山、小衛間之敵陣地攻擊中。同日傍晚 , 已進入玄武湖北端 , 經紫金山西麓 , 亙中山門東側之線。時刻向南京推進壓迫的攻圍陣之前線部隊 , 至十二日日暮 , 其右翼方面 , 進入和平門附近 3 主力方面 , 于午前五時半 , 佔領紫金山頂。大野部隊之一部 , 十三日午前三時二十分 , 突擊南京城中山門 而佔領之 , 于城頭高懸日章旗 , 大呼萬歲、片桐部隊之一部於午前零時 , 佔領中山陵 , 高呼萬歲之聲 , 震撼夜半之紫金山。既佔領中山門 , 隨即由城門附近踴躍突入之我軍 , 更佔領該門 附近之軍事中樞機關。又由南京城北方迂回之助川部隊 , 已進迫下 關遮斷敵之退路。至十三日止 , 于南京北方地區 , 給與敵軍之損害 , 爲遺棄之屍 體 , 達四、五千。並於十三日在下關鹵獲機關車三輛 , 客車六輛 , 貨 車三十八輛。南京城東南面之情況 :自六日以來 , 正攻擊淳化鎮附近敵軍之我部隊 , 至八日午後 , 遂突破淳化鎮 , 而猛追敵軍。傍晚 , 進至高廟之線 , 更由九日晨起 , 進迫南京城壁。至午後 , 已進入由中山門東方附近起 , 亙東南城角前溝渠之線。

由舊大道突進之脅板部隊 , 九日早 , 已進迫南京城光華門前面 , 對於由城牆上猛射的敵軍之抵抗 , 持續非常淒壯的近迫戰鬥。 十日午後五時 , 實施決死的爆破奏功 , 即破壞光華門之一部 , 旋突入城牆上 , 高豎日章旗。當時夕陽沈西 , 我先登之勇士 , 左右振動日章旗 , 奏首都南京陷落之歌曲 , 蓋以軍旗代唱歌時之指揮棒也。高 呼萬歲之聲 , 震撼南京城 , 此豪壯雄大之情景 , 正演進中。時已薄 暮 , 即開始掃蕩敵兵之激戰。至十一日有我後援部隊 , 到達光華門 附近 , 遂一同占得 , 逐次擴張戰果之態勢。向南京城東南角方面攻擊之我軍 , 其右翼突破中山門高地之 敵陣。十一日 , 進迫中山門前面約百公尺處 , 於炮兵掩護之下 , 繼續 血戰死鬥 , 迫近刺刀相接之位置。以十三日爲期 , 由中山門之破壞口 , 一齊突入城內。一面壓迫頑強之敵 , 一面漸次向北方擴張戰果。 對於殘敵 , 加以最後之打擊。又由常州、金壇西進中之部隊 , 通過天王寺、湖熟 , 十二日 , 到達上方門。其先鋒之鷹森部隊 , 加入南京城東南角方面之戰鬥 , 對于武定門正準備攻擊中。至十三日 , 佔領南京城東南角 , 遂向武定門擴張戰果。南京城南正面之情況由深水續向南京前進之部隊 , 七日 , 一獻秣陵關之敵 , 迫使潰走 , 並追擊之。又由郎溪進至深水南方地區之岡本、竹下等部隊 , 亦同時向西北方並進。至八日晚 , 已進入水閣北方地區亙穀塈曭F方 地區之線。九日 , 更迫近南京城 , 進入雨花臺南方丘阜地 , 亙西善橋之線。千葉、山田、矢崎、山本各部隊 , 對於南京城南側、香橡樹、安德 門之線敵陣地。十日夜繼續攻擊 , 其右翼方面 , 戰況逐次進展。至 十一日薄暮 , 山本部隊 , 已進迫距雨花臺七、八百公尺之線。長穀川及兩岡本部隊 , 對於南京城南側安德門、毛關頭之線敵 陣地 , 十一日繼續攻擊 , 至午後五時 , 由安德門高地方面 , 極力擴張 戰果。又竹下部隊 , 接近揚子江岸 , 實施迂回 , 進入南京西側。十三日午前 , 佔領水西門 , 突入城內 , 開始掃蕩。傍晚 , 已佔領城內西北 方之高地。城內之敵 , 猶頑強抵抗。由十一日午後四時頃起 , 乘十數隻船 舶 , 向揚子江上流退卻中 , 我步炮兵之一部即對於此退卻中之敵 船 , 進入江岸 , 而追擊之。由南方攻擊之各部隊 , 十二日晨 , 進入雨花臺北端附近 , 繼續 對於城牆攻擊。十二日正午 , 長穀川 , 及千葉部隊 , 對於南京城門中 最堅固之中華門 , 相繼突入 , 于城頭高懸日章旗。岡本保部隊 , 複向其西方續行強攻。午後四時二十分 , 佔領城牆之一角。岡本鎮部隊 , 於午後四時四十分 , 佔領城之西南角 , 繼續向城內掃蕩 , 並將敵向 北方壓迫。以完全佔領南京城爲目的 , 由東南西各門突入之皇軍 , 至十三日傍晚 , 已完全掃蕩南京城內之殘敵。

震撼南京城之我機爆音與槍炮聲 , 正替敵人撞抗日亡國之喪鐘。此日于江南空中飄揚之日章旗 , 高懸城頭 , 與夕陽相輝映 , 表示 " 皇軍 " 之威風已壓倒長江一帶矣。南京上流長江沿岸之情況 :既陷水陽鎮之山田、長野等部隊 , 北進渡過丹陽湖 , 向當塗進擊。九日日暮 , 已進入當塗東面地區。當塗縣城 , 在南京與蕪湖之中間 , 位於揚子江南岸 , 爲敵軍之要害地點 , 亦爲南京之後衛 , 乃應重視之處所也。此地之被我軍攻擊 , 恰如在南京之背後 , 以劍刺之也。

十日黎明 , 即開始攻擊前進。午前十一時 , 一舉突入當塗城內 ,掃蕩城內周章狼狽之敵兵。午前十一時 , 已于城頭高懸日章旗。佔領當塗後 , 有我軍之一部隊 , 以敵不預想之奇襲 , 神出鬼沒之行動 , 由古烈山 ( 當塗北方約二十五公里 ) 附近 , 突然渡過揚子江 , 於對岸之烏江附近上陸 , 急襲烏江之敵而佔領該地。不暇休息 , 即越過省界 , 進入江蘇省境。十一日午後十時三十分 , 到達橋林鎮 , 夜間少想之後 , 於十二日天未明時 , 由該地出發 , 向浦口進擊。十二日日暮 , 擊破江浦〈南京西方十五公里 ) 約五百之敵 , 而向 東北方前進。十二日 , 佔領浦口站 , 及浦口城 , 已完全遮斷敵之退 路。片岡、小楞等部隊 , 乘破竹之勢 , 由宣城向西北前進 , 到達灣祉鎮 , 更行北進。至八日晚 , 進入黃池鎮西南方南徒門附近 , 其先鋒 隊 , 於九日 , 進迫蕪湖東方 , 而揚子江岸要害地點之蕪湖 , 已如風前之燭。至十日 , 該地遂完全落於我軍之手中。複以完全遮斷敵退路之目的而北進。十一日夕 , 通過大橋 ( 蕪湖北方三公里 ) 附近。十二日午後四時 , 已通過慈湖鎮 , 仍繼續北進。南京下流長江沿岸之情況正攻擊鎮江之安達、永津部隊 , 於八日午後 , 完全佔領之。 我軍既屠鎮江 , 於十一日 , 更佔領焦山炮台 ( 鎮江東北方四公奡迨l江中山上 ) 。
十三日午後 , 複於七潦口附近 , 斷然實行長江之敵前渡河 , 壓 迫敵兵 , 攻擊前進。于十四日午前九時頃 , 攻擊施家橋 ( 揚州南方九 公里〉附近之敵 , 而突破之。同日午後二時四十分 , 更佔領揚州南門 , 于城頭高懸日章旗。已佔領江陰要塞 , 沿長江南岸西進中之一部隊 , 自十一日正午 以來 , 攻擊圃山要塞 ( 鎮江東方約十八公里 ) 。同日午後十時攻略 之 , 奪獲二十四公分榴彈炮四門、十二公分炮五門 , 並有其他鹵獲 品。又一部隊於十一日 , 佔領象山炮台 ( 鎮江東北四公里〉 , 此部隊 沿江岸前進。於十二日午前 , 到達橋頭鎮 ( 鎮江西方十七公里 ) 。更行西進 , 攻擊南京北方之烏龍山炮台。於十三日午後四時三十分攻略之 , 鹵獲大炮十四門、高射炮四門。十四日午前十一時 , 又 佔領幕府山炮台 ( 南京北方四公里 ) 。我騎兵部隊 , 其輕快鐵蹄 , 有久未響動之感 , 於十二日夜 , 在仙 鶴門附近忽然過遇有約二、三千之敵 , 由南京城東北方地區 , 突圍 而出 , 與之激戰 , 給予大打擊之後 , 而將其擊退於東北方。此戰鬥 後 , 敵雖逸去 , 但其遺棄之屍體 , 不下七百具。

南京完全陷落(十二月十三日)南京攻克了 , 嗚呼 ! 敵人首都終於爲我軍佔領 ,多麽令人欣喜 ! 全體國民必將熱血沸騰。由於我們的炮擊 , 中 山門左右露出了二個突破口 , 大野部隊首先從這堿薴J , 並佔領了 該門。隨後 , 富士井、伊佐部隊也渡過了城牆前的小河 , 進入城內。 完全佔領了中山陵、明孝陵的片桐部隊也隨之進城 , 潮水般地通過 中山路 , 衝向故宮飛機場。中山門附近的大部分敵軍這時已經退 走 , 戰果迅速擴大 , 很快進入了市區街道。從下午二時開始了街區 掃蕩 , 一部分敵軍仍在各處零星抵抗 , 到處展開了巷戰。隨著佔領 區域的逐步擴大 , 我海陸空軍從下午二時停止了轟炸 , 中央軍官學 校、國民政府等機構 , 先後落入大野等部隊之手。另一方面 , 前日開 始一直在城南一帶進擊敵人的部隊 , 把敵人不斷地趕向城北丘陵 地區。我軍的城內掃蕩戰 , 在黃昏前終於結束了。南京終於被佔領 了 , 從而翻開了歷史性的光輝一頁。從當塗渡過揚子江 , 在烏江登陸的山田、長野部隊也很快佔領了江浦 , 不久又佔領了南京對岸的津浦線終點站----浦口 , 從而在切斷南京退路的同時 , 控制了津浦 鐵路。助川部隊配合從紫金山方向過來的部隊奮力進攻南京的揚子江出入口----下關 , 並佔領了它。

 

日軍公佈的南京攻擊戰戰況統計報告

上海派遣軍曾發表了部分從進攻南京到完全佔領南京之間給 予敵軍的打擊情況。根據其後的詳細調查 , 遺棄的屍體達八萬四千 多具。其間我軍的損失是死傷共計約四千八百人。敵我損失概況 如下 :
一、我方戰死八百 , 戰傷四千。 二、敵方戰死八萬四千 , 被俘一萬五百人。 三、主要戰利品 : 步槍十二萬九百支 ; 輕重機槍三千二百挺 迫 擊炮、曲射炮二百九十九門 ; 山野炮四十門 ; 高射炮四十門 ; 重炮一 百十門 ; 手槍一百二十支 ; 坦克十輛 ; 卡車四十輛 ; 機車三輛 , 客貨 車六十輛 ; 各種炮彈合計共約四百七十萬發 ; 其他食品等等。

南京完全攻佔戰功輝煌的入城式 

( 原文載於日本國際畫報社 1938 年 2 月 1 日出版的畫報)

十二月十三日晚上十時 , 我上海派遣軍發表了完全佔領南京 後的第一份戰報 :" 我進攻南京城的軍隊已於今天 ( 十三日)傍晚占 領了該城。江南的碧空中 , 夕陽映照著城頭的太陽旗 , 軍威大振紫 金山。 " 自明太祖在南京建都以來 , 作爲 " 王城之府 " 而聞名的南京 終於落入了我軍之手。 盛大儀式充分顯示丁聖戰半載的戰采 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發生以來 , 進入支那大陸的膺懲南京政府之師業已佔領了黃河以北的廣大土地。正當那埵b防共和親日 的精神指導下建立新生的 " 中華民國 " 之時 , 敵人的首都南京陷落 了。這對上海、南京的戰局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 , 標誌江南戰局的 告一段落。而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 , 我軍佔領南京更具有劃時代 的重大意義。十七日下午一時半 , 攻佔南京的部隊以中山門到國民 政府爲中心 , 舉行了意義深遠的入城式。以在總攻南京中身居第一 線的朝香宮殿下爲首、軍司令官松井大將及其以下幕僚 , 陸軍各部 隊長 , 在排列於中山路兩側的部隊中間 , 步武堂堂開進敵都 , 進入國民政府。這時 , 從下關登陸的艦隊司令長官長谷川中將也率領各 幕僚參加入城儀式。然後 , 升起太陽旗 , 面向東方遙拜皇居。在松井大將的帶領下 ," 聖壽萬歲 " 的口號響徹紫金山。至此 , 激動人心 的歷史性的入城式結束了。 戰鬥從現在開始 我軍佔領南京和華北新政權的誕生 , 已經給予了抗日的南京 政權以致命的打擊 , 但蔣介石的南京政府猶未翻然悔悟 , 集結殘敗 部隊於南昌、武漢 , 揚言要堅持長期抗戰。因此 , 帝國政府將按既定 方針 , 以膺懲之師將討伐進行到底。十二月十八日下午四時 , 松井 最高指揮官發表司令官談話 , 聲明在攻佔南京城這個歷史性時刻 , 再次期望全支那朝野的反省 , 今後皇軍的行動將永不後退。

南京入城式

攻略南京後 , 於敵之首都南京城 , 參戰的陸海軍部隊 , 舉行南 京入城式 , 以紀念 " 皇軍 " 萬年之團結。即於十七日 , 由中山門起 , 以 國民政府爲中心 , 舉行此儀式。此日晴空蔚藍無雲 , 槍聲不響 , 於此 新戰場 , 充滿和平之曙光。 陸海軍各部隊 , 午後一時 , 於中山門至國民政府前 , 南京第一 之大馬路兩側 , 整頓佇列 , 執光輝燦爛之軍旗 , 及軍艦旗 , 其軍容之 盛 , 與長江之浪花共放 , 與紫金山之霜華同光。在如此軍容整肅之 中 , 奉朝香宮鳩彥王殿下爲首 , 松井石根軍司令官隨之到達中山 路。又長谷川清中國方面艦隊司令長官、大川內上海海軍特別陸戰隊司令官、近藤第口戰隊司令官 , 亦各有幕僚隨從 , 由南京城之北方門戶擔江門而入。而松井軍司令官旋以幕僚自隨之 , 親行堂堂的 閱兵式。陸海軍飛行隊 , 則以大編隊 , 盤旋于南京之上空 , 於是軍司 令官以下 , 陸海軍各部隊長 , 進入國民政府。午後二時 , 在部隊整列 致敬 , 全軍合唱國歌之聲中 , 於國民政府大門前旗杆上 , 高懸大日章旗。而全體官兵一同遙向在東方之 " 天皇 " 敬禮。松井軍司令官 , 亦不勝其感激皇恩之情也。全體官兵三呼 " 天皇隆下萬歲 ", 聲震遐逐 , 當此種歡呼聲浪之餘韻 , 遠向故國方向逐漸消失時 , 誰能不感念我殉國之忠魂 , 護國 之英靈 , 而希望其皆向中山門而來 , 以參加此盛大之儀式乎。

南京攻略之意義

十三日午後十一時二十分 , 接到我軍如次述已完全攻略南京 之電報 , 大本營陸軍報道部當局 , 發表談話 , 說明對於我在江南陣 亡將士之英靈 , 奉獻感謝與尊敬之至情 , 及以後之決心。 " 我軍於十二月十三日 , 攻略敵之首都南京 , 在城頭高懸日章旗。 " 回顧我軍於八月二十三日 , 在上海之一角上陸 , 對於佔領堅固 構築的近代式設堡陣地之優勢敵軍 , 能以寡克衆 , 反復實行執拗且 果敢之攻擊 , 予敵以徹底的打擊 , 打開上海戰線之膠著狀態。爾後 我軍猛擊之威力 , 真有如疾風卷枯葉之慨 , 已于世界戰史上 , 創立未曾有之記錄。而目前敵軍誓死圈守 , 宣傳難攻不破的首都南京 ,亦未經數日間之抵抗 , 遂不得已敗棄之 , 更足證明皇軍之堅強 , 實 爲吾人同深慶幸者也。此大勝利 , 自屬統帥卓越 , 官兵忠勇 , 舉國上 下後方之支援等之所賜也。就中可謂系于江南成仁取義之英靈加護所至 , 茲謹對於此等殉國在天之英靈 , 真誠捧獻崇敬感謝之至 情。上海、南京一帶之攻略 , 於江南戰局 , 告一段落。而在戰略上實 有重大意義 : 雖中國方面 , 如何巧妙宣傳 , 至今亦完全無法掩蓋此大敗之實情 ; 又經濟中心的上海之喪失 , 與華北戰局之進展相輔 , 將使彼等對於其長期抗戰之企圖 , 或能自己發覺 , 實與暴虎馮河相 類歇。然 " 蔣政權 " 依然策畫長期抵抗 , 戰局之前途尚遙遠 , 國際之動 向 , 亦不容許吾人偷安。因此 , 更須再振起無上之勇猛 , 舉國一體 , 向達成出師之目的而邁進。今 " 皇軍之士氣愈激昂 , 後方補給亦愈形充實 , 形而上下之戰力 , 逐次增強。今後對於抗日政權 , 及抗日軍 隊之武力壓迫 , 當益加大其猛烈之程度 , 故切盼內外全軍兵民 , 應 貢獻其更形緊張踢躍奉公之至誠也。 "自上海上陸以來 , 繼續難以言語形容之勇戰奮鬥 , 與敵以多大 之打擊 , 至攻略南京爲止 , 與我軍對戰之中國軍約有八十個師 , 其 兵力爲八十萬 , 其中約有四十萬遭受損害 , 其殘餘的四十萬向內地 遁走 , 尚口稱抗日救國 , 其實正走向亡國之一途 , 而不知返。且中國 民族更生之曙光 , 正開始吐露于華北 , 而亦不知也。國破山河在 , 城 春草木深。此不僅爲詩人之傷感之辭 , 而冬雖來 , 春豈遠乎。中國國民其覺醒哉。並盼爲亞細亞民族解放而興起。

 

 

 

上海派遣軍司令官  陸軍大將  松井石根

十二月十七日日寇舉行所謂“勝利入城式”,中派遣軍司令松井石根騎著高頭大馬進入南京。他一方面獎勵他的部下谷壽夫等的“戰績”,另一方面布署了第二階段的大屠殺。松井認為城內的公司、商店、居民們,一律關閉大門顯然是有意抗拒,必須命令他們敞開門戶,表示歡迎﹔同時借此搜查暗藏的抗分子。十二月下旬,清街運動開始了。大街小巷的路口上,一律站著荷槍實彈的寇。摩托車隊到處巡邏著,三名、五名的寇拖著長刀,挨門逐戶,大聲呼叫,勒令開門。因此,公司、商店和居民,都門戶洞開。長期伏在室內的人們帶著驚異的神色,不免要探頭向外張望一下,了解外面的情況,可是,災禍便立即降臨。在他們探望的瞬間,寇便會向他們射擊,許多商民人等,便應聲倒地。僅在這一天,就有好幾千人被槍殺、槍傷。與此同時,寇進行了大搜查。凡是青年店員、居民被認為有抗嫌疑者,不由分辯,立即綁走。說是帶去審問,但往往有去無回,事實上是被送到五台山上用汽油活活地燒死了。

   

總計有一萬多人就這樣下落不明。從此,寇的屠刀便正式轉向商人和剩下的居民。寇們三三兩兩,不論是官是兵,或馬夫和汽車司機,可以隨便進入商店,闖進民家,任意進行所謂搜查逮捕,或者干脆就地殺人。整個市面仍被恐怖籠罩著,清街運動在繼續進行著。自1937年12月13日侵軍攻佔南京,瘋狂地開始了長達六週(有些歷史學者認為是三個月的大屠殺、三個月的小屠殺,為期長達六個月)的燒、殺、姦、掠等暴行,不計其數的婦女被姦污,無數的住宅、商店和倉庫遭受劫掠,全市約有三分之一的房屋被焚毀,使南京成為了惡魔肆虐的人間地獄。自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2月期間, 南京50,000多名已放下武器的國軍戰俘和250,000至300,000名毫無武裝的平民(其中包括婦女,老人和兒童)被攻城軍血腥屠殺,死亡人數及被處死前所受待遇等問題仍有很多謎團......

   

 


 

 

「盡忠報國」四字摘自本室收藏南京大屠殺原凶,戰犯谷壽夫戰旗上的 筆墨,觀其書體雖略具文化涵養,但本質卻連禽獸都不如 !

 

皇軍的光榮戰績」 來盡忠報國

(右)軍第六師師團長   陸軍中將  谷 壽夫

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曾經向日本第六師團長谷壽夫舉出放火、掠奪、強暴、殺人等具體事例一百十三件,亦先後提出嚴重抗議十二次,但谷壽夫不僅不屑一顧,而且反將血淋淋的南京慘伏攝成電影和照片,表彰日本皇軍的光榮戰績!

  摘自《南京一九三七年十一月至一九三八年五月》

南京淪陷後,軍開始進攻中國其他地方,圖為被軍炸死的中國兒童。     


 

無畏日本禽獸魏特琳

 

     

慘被強暴和殺害的中國

 

金陵永生

 

       

明妮 ·魏特琳Minnie Vautrin 1886-1941

1912傳教,其後任教於金陵女子大學教育系教授,在南京淪陷期間,她盡力保護南京城內女性的安全。

金陵女子大學女難民進行遊戲

魏特琳見証

(節錄)

19371215

今天必定是星期三,1215日。追蹤日期是如此困難,這幾個星期不再有任何韻律。從早上8時半到晚上6時,除了吃中飯,當難民湧進時我一直站在校門口。許多婦女臉上流露著恐懼神色,昨晚是南京的恐怖之夜,日本許多年輕婦女從家中抓走。我們允許婦女與兒童自由進入,但常常懇求年紀大的婦女儘可能留在家中,以便年輕婦女留下空位,許多人哀求只要能坐在外面的草地上,我認為今天晚上必超過3000人。我們兩個警衛組成一個巡隊,現已穿一色衣服,夜間看便將整夜到處巡視。這兩天日本人到處搶劫,搗毀學校,殺死平民並強姦婦女,國際委員會曾想援救的1000已解除武裝的中國士兵被抓走,此時可能已被槍斃或刺(魏特琳)

魏特琳與紅十字會施粥處工作人員合影(左第一人為魏特琳)

19371219

早上,目光驚惶的婦女和姑娘再次川流不息地來到門口-----又是一個恐怖之夜,許多人跪在地上哀求收留,我允許他們進來,但不知到她們可以睡在何處,上午8時,Teso先生從美國使館來了。由於早前已獲悉這裡的難民沒足夠糧食,我要他送我到安全區總部:在那迂o到承諾9時送來大米,步行回學校時,在路上不斷有父母和兄長懇求我把他們的女兒帶回金陵女子大學,一位母親說,她的家昨天次被搶,她不能夠再保護親生女兒。

上午稍後時間全用於從校園這一邊走到那一邊,趕走一群又一群的日本士兵。我緊急呼喚到教員宿舍,獲悉有兩個日本士兵已上樓。在538室,我發現一個士兵站在門口把風,裡面那個日本士兵現已強暴著一個女孩,從大使館拿來的信和我的出現,迫使他們急速逃跑。我在盛怒之下真希望自己有氣力把他們揍垮。日本婦女如果知道道些可怕的故事,將感到多麼的羞恥。(魏特琳)

 

 


    

中國的舒特拉

 

               

(左)約翰.拉貝John H.D.Rabe 1882-1950德國納粹黨人,1937德國代表,在南京淪陷期間,為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主席,拯救數十萬名中國人,有「中國舒特拉」之稱。

(右)約翰.基利士比.馬吉John Gillespie Maggee 1884-?師,19121940傳教 南京拍下一幕幕日軍暴行鏡頭,為遇難者伸張正義

 

約翰·拉貝    馬吉牧的見証

(  馬吉牧拍攝     約翰·拉貝文字記錄   )

(節錄)

1938211

約翰·馬吉牧師已經拍攝了殘暴罪行的紀錄影片。羅森博士讓人在上海製作一部拷貝,他想把拷貝寄到柏林。據說以後也要給我一部拷貝。我暫時把各個場景的解說附在後面。影片中提到的好多傷員我都看見過,有幾個人在死前我還和他們說過話,其中有些人的屍體,鼓樓醫院還讓我在停屍房看過。約翰·馬吉牧師關於他的影片

《南京暴行紀實》的引言和解說詞

下面放映的畫面只能讓人簡單瞭解一下19371213日日本人占領南京之後發生在該市的無法用言語描述的事件。假如攝影師(約翰·馬吉牧師,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委員和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分會主席)有更多膠卷和更多時間的話,他就會拍攝下許多其他的場景。他像其他人那樣,這期間從早到晚忙著保護這個城市的居民,或是以某種方式幫助他們,因此偶爾才有時間去攝影。此外他還必須非常小心謹慎地行動,攝影時千萬不可讓日本人看見,因為如果讓日本人看見,就有被他們砸壞或沒收攝影機的危險。因此,他不能直接拍攝處決的鏡頭,或是拍攝該市幾個城區中堆放著大量屍體的場景。教會醫院(鼓樓醫院)收治了許多傷員和日本人暴行的其他受害者,假如攝影者能在那堻r留較長時間,那麽,這部電影的內容必定還要豐富得多。他特別記得一位70歲的老太太,一穎子彈從她肩膀打進去,又從她的背部鑽出來。僥幸的是,這穎子彈沒有打中其要害部位,傷口很快就癒合了。還必須考慮到這個情況,就是在成千上萬受傷的人中,只有極少數可以被送進醫院或是為我們所知。在鄉下,在小城鎮堙A也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殺,我們外國人卻無法看到這些暴行,也無法瞭解到這方面的詳細情況,只是到後來才偶爾傳來一些這方面真實可信的報告。約翰.拉貝

   

4號影片這個女子和其他5個女子被強行從難民區的一個收容所堜鴠X來,去給日本軍官們洗衣服。她被帶到一所看上去像是軍人醫院的樓房中。白天她必須洗衣服,夜晚供日本士兵們取樂消遣。根據她的報告,年齡較大的和普通的女子一夜要被強10次∼20次,而一個比較漂亮的年輕女子一夜被強40次。這堜褔嶀U的是一個普通女子。193812日,兩個日本士兵要她跟他們走。她被帶到一所空房內,他們欲砍下她的腦袋,沒有成功。人們發現她躺在血泊中,就把她送進了教會醫院,在那埵o逐漸又恢復了健康。她的後頸被砍了4刀,刀口很深,頸部肌肉都撕裂了。此外,她的手腕有一道嚴重的刀傷,身上挨了4刀。這女子一點也不明白他們為什麽要殺死她。她不瞭解其他女子的情況。約翰.拉貝

   

1213日,約有30日本士兵出現在門東新路5號房子前並想入內。姓哈的房主人是伊斯蘭教徒,他剛剛打開門,立即就被左輪手槍打死。一位姓的先生在死後跪在士兵們面前,懇求他們不要殺害其他居民,但他也遭到同樣命運。太太質問日本士兵為什麽殺害她的丈夫,也同樣被槍殺。先前抱著1歲的嬰兒逃到客廳一張桌子下的太太,被日本兵從桌子下拖了出來,她的孩子被刺刀刺死,她的衣服被搶走,一個或幾個士兵強了她,然後還在她陰道媔賱i一隻瓶子。後來幾個士兵走進隔壁房間,那埵太太的76歲的父親和74歲的母親及16歲和14歲的兩個女兒。他們要強兩個女孩時,祖母試圖保護她們,立刻就被左輪手槍打死了。祖父去扶祖母,也遭殺害。他們撕下了兩個女孩身上的衣服。她們分別被二三個日本士兵輪。後來大女孩被巴首刺死,而且他們還用一根木棍插進了她的陰道。小女孩也被刺死,只是她沒有像她母親和姐姐那樣遭受到用東西插入陰道那麽殘暴的惡行。後來,士兵們又用刺刀刺傷了也躲在房間堛太太的另一個七八歲的女兒。最後還殺死了房子先生的4歲和2歲的兩個孩子。4歲孩子被刺刀刺死,2歲孩子的腦殼被軍刀劈開。


那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受傷後爬進隔壁房間,那婼鷁萓o母親的屍體。她在那埵P她沒有受傷的4歲妹妹待了14天。兩個孩子靠著炒米和她們在一隻鍋塈鋮鴘熙捅漪〝R。攝影者從這位小姐姐的口中瞭解到了以上報告的一部分情況,將孩子的敘述與被殺害者的一個鄰居和親戚的敘述作比較,並在此基礎上修正了一些細節。這孩子還說,士兵們每天都回到這房子堙A以便把屋堛漯F西拖走,但沒有發現她和她妹妹,因為她們藏在舊被子下面。

在發生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之後,所有鄰居都逃到了安全區。畫面中的這個老太太14天後來到她的鄰居家,發現了這兩個孩子。就是這個老太太把攝影者領到了擺放屍體的院子堙C她、先生的兄弟和被救出來的大女孩對我們講述了這個悲劇的詳細情況。畫面上也可以看到16歲和14歲兩個女孩的屍體,她們和其他屍體排列在一起,這些人都是在同一時間被殺害的。太太和她的嬰兒同樣可在畫面中看到。

約翰.拉貝


 

揭露南京大屠殺

1938.5.16日的生活雜誌《LIFE》(館藏編號: NG-039-A-020729)

一九三八年五月十六日出版的美國生活雜誌《LIFE》首先揭露軍在南京進行屠殺,雖然只是短篇報導,但卻令世界為之震驚,雜誌中的圖片便是馬吉牧師拍攝殘暴罪行紀錄,再拍成照片刊登,日本皇軍欲蓋彌彰的暴行終於展現在世人的面前,根據戰後調查,在這次大屠殺遇害南京軍民,人數達三十萬人以上,能拍進鏡頭成為照片的見證資料,留傳後世的也只是一小部份!

1943年10月31日美國出版 畫報評論  Pictorial  Review 有專題講述日本皇軍暴行 ( 館藏編號: NG-036-A-020614)

 

 

上卷終


按此參閱: 南京大屠殺  下卷      相關專題: 南京大屠殺之陰陽會



本網頁中所有圖片及文本受延陵科學綜合室版權保障
All images and text on this pag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 Acta Scientrium Ngensis